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11月3日,罗永浩因被限制消费的消息上了热搜榜!正式成为“老赖”中的一员。

从此罗永浩不能乘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孩子不能上私立学校。

当晚,罗永浩发微博称就算是“卖艺”也要把债务全部还完,次日凌晨孙宇晨就发博高调相邀,年薪一百万,试用期一年,转正后最高年薪可达一千万。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对孙宇晨的喊话,罗永浩还未有任何回应。许多人觉得,那个蹭热点的孙宇晨又回来了,但是笔者认为,这次有可能是孙宇晨动了“真心”。

边控罗生门后

今年6月,孙宇晨以457万美元的天价拍下巴菲特慈善晚宴,并大肆造势,由于过度营销,得不偿失,最后被迫取消晚宴。

随后传出孙宇晨被边控的消息,接着非法集资、洗钱、涉黄等报道铺天盖地,一下子击倒了孙宇晨,引发了“突发肾结石”,一场“大病”使他感受到生命的可贵,回想起了过往的种种“劣迹”,于是发了一篇长长的“忏悔”信以求自保。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正如他所言,未来因病将修整一段时间,减少微博发声,闭门谢客,减少媒体的采访,将从营销炒作回归区块链技术的深耕与研发。

沉默许久后,10月24日,他发表了一篇《孙宇晨区块链自白》的长博,起因是党中央高度肯定了区块链技术的重要意义和战略地位。

这篇博文被认为是其为自己“平反”的文章,低迷的数字货币市场更是沸腾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波场币也高开高走了一波。

但这次孙宇晨并未高调炒作,似乎有意扎根技术研发,如何将前期割韭菜获得的巨额“劣币”全部转换成良币是未来主要的战略。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其实,早在2018年7月,孙宇晨就以1.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美国的一家老牌互联网公司,这家成立很久的公司拥有1.7亿全球用户,拥有区块链技术。

一家公司靠出卖“空气币”获得巨额收益后,完全可以依靠资本的力量去收购一家技术公司,技术公司反馈母公司,最终实现“空手套白狼”的完美计划。

而此时拥有情怀和梦想的罗永浩刚好入了孙宇晨的“法眼”,毕竟这些年过度的营销和割韭菜让孙宇晨的公众信任消耗殆尽,何况还有“边控”的影响。罗永浩不仅是一位网红,而且还是一位屡败屡战的实干家,更重要的是他们身上有着太多太多的共性。

叛逆少年文学梦

在明星都纷纷下海卖艺带货的背景下,罗永浩如果真的选择“卖艺”,加入孙宇晨的团队也许不失为一种最佳的选择,因为相差18岁的他们很容易成为忘年交。仔细一看,他们骨子里有着太多的巧合,这也许是孙宇晨考虑罗永浩的原因之一吧。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在他们心性刚刚觉醒的时候,就拥有了与众不同的话语权。罗永浩在初中的一次作文课上,写道“五星红旗耷拉在校园上空”,而所有同学中规中矩地写道“五星红旗飘扬在校园的上空”。

经过老师的批评教育,罗永浩力求真切,改成了“说来也怪,尽管校园里没有风,五星红旗仍然飘扬在校园上空。”这样的学生决定得不到老师的“青睐”。

而同样是在初中,孙宇晨在考试的时候,语文只写作文,英语用中文答题,历史试卷中反面人物名字用老师代替,正面人物则用自己。

他们的叛逆如出一辙,都是源于他们对应试教育的反叛。这种叛逆精神延续到高中时代,只可惜罗永浩因此葬送了自己的大学生涯。

高一那年,罗永浩因无法接受应试教育,选择了退学,他一直有一个文学梦,希望以写作为生。彼时罗永浩已经在一些地方刊物和全国性二流刊物上发表过一些小说、诗歌、散文了,小有成就。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而高中的孙宇晨也同样“退学”一次。高三时,因为理科成绩实在太差,他不得不转入文科,高中时代的他跟罗永浩一样也有一个“文艺”梦想。但罗永浩更多的是为情怀,而孙宇晨却为了成功。孙宇晨比罗永浩幸运的是,他借助文学梦在《萌芽》上拿到了一等奖,以此完成了从三本到北大的逆袭。

极度偏执新青年

“如果在一个领域当不了第一,马上换下一个。”这句话是孙宇晨说的,当用在罗永浩身上也是应验的。

孙宇晨进入北大的时候,罗永浩早已度过N所社会大学。他从筛沙子干起,到摆旧书摊、代理批发市场招商、走私汽车、做期货都没有一个成功,他在不停的 “换下一个”中磨练自己的意志。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直至以短期旅游的身份到韩国打工时,他突然有了出国创业的冲动,想以出国这种走捷径的方式获得成功,于是他开始恶补英语。补着补着的时候,由学生补成了老师,他发现英语也是一门赚钱的行当。他的偏执让他历经三次试讲终于进了新东方的大门。

为了走捷径,孙宇晨也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他8岁去武汉学围棋,但冲段失败;后改学奥数,但也未能成功;高中理科转文科,大学文学转历史,都是出于对成功的偏执。

而他们童年叛逆的文学天分在成人的世界里也演变成了偏执。2006年,罗永浩从新东方辞职创办了牛博网。他的情怀让他的网站坚持不删帖,于是大量的公共事件在牛博网引发关注,网站人气高涨。于是他更偏执于这种自信,其后由于言论尺度过大引发监管部门注意,但他宁愿选择关闭网站也不改变删帖规则。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而孙宇晨在“言论自由”上也有类似的经历。2011年,北大一项学业会商制度引起了孙宇晨强烈不满,他发文对该制度进行抨击,文章的标题使用了“罪恶” “残酷”和“纳粹”等激烈言辞,爆炸性的内容将北大会商制度演变成为一起公共事件他因此被选为《亚洲周刊》封面人物。

相比于罗永浩,孙宇晨似乎有一种“先知先觉”,文学让他进入大学,偏执让他成为封面人物;而罗永浩与大学无缘,牛博网关闭,但这并不影响他么性情上的相通。

极度渴望成功

美团王兴说过,极度渴望成功的人并不多,愿意付出非凡代价的人就更少了。而罗永浩和孙宇晨恰恰就是“更少”这中的两个人。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为了进入新东方,罗永浩给俞敏洪写了一封万字求职信,虽然俞敏洪给他了两次试讲机会,但都失败了。他极度想进入新东方,又是又苦求俞敏洪,在第三次试讲的时候,他成功了。

而孙宇晨在文学上的道路上亦然,为了获得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他连续三年如一日地给大赛组委会投稿,终于在高考前意外获得了一等奖。

2008年,牛博网关闭,但罗永浩因此拥有了大量粉丝,他重回教育行业,创办了老罗英语培训机构,他要成为一名企业家。这一时期的罗永浩,进入疯狂的工作模式,他连续3个月,每天只睡3小时。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在进入波场币之前,孙宇晨在美国创办《新新青年》,正当刊物办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却传出抄袭事件,陷入了困境的孙宇晨一怒之下,放弃了多年的文学梦想,转投金融。开始拼命选修商业课程,找金融行业实习,为了进入商界,他不断出现在富人聚集的地方。终于,他接触到了币圈,一个符合他口味的行业。从此过上了“币圈一日,人间一年”的生活。

对成功的极度渴望,突破认知的炒作与营销,铁石般坚硬的内心,是罗永浩和孙宇晨从普普通通到万众瞩目的成功秘笈。但有的时候,地位超过了人的智慧与器量,并不一定是好事。

连“擦伤”都如此巧合

11月1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和国家烟草专卖局联合发文称,为防止未成年人通过互联网购买并吸食电子烟,各类市场主体不得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敦促电商平台立即关闭电子烟店铺,并将电子烟产品及时下架。

而就在上述通知正式公布约20分钟前,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在新浪微博转发“vvild小野一次性雾化电子烟”双11在电商平台正式开售的消息。

罗永浩与孙宇晨终究是同一路人!_人物_电商报

罗永浩真的是前一秒宣布电子烟将于双11在电商平台正式开售,后一秒就遭遇电子烟网络禁售令。而孙宇晨取消巴菲特午餐的过程戏剧般相似。

7月23日清晨,孙宇晨突然对外宣布,因为突发肾结石,将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而在前一天,他还发布推特邀请eToro首席执行官Yoni Assia一同出席巴菲特午餐。

渴望成功,是存留在他们身上最大的公约数,他们都不愿意屈从命运的安排,而是用自身的优势不断地折腾,当他们拥有的能量超过了智慧所能掌控的极限,一切就会轰然倒塌。

《罗生门》的作者芥川龙之介说过:“最聪明的处世术,是既对世俗投以白眼,又与其同流合污。”罗永浩会与孙宇晨“同流合污”吗?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108928.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吴昕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