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脸支付硝烟弥漫 瓶颈已破隐忧未消

刷脸支付硝烟弥漫 瓶颈已破隐忧未消_金融_电商报

移动支付实现了无现金交易,给百姓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已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场景中的主要支付方式之一,普及程度也达到较高水平。而在人脸识别技术迅猛发展的背景下,移动支付方式正从二维码支付、指纹支付向刷脸支付进化升级。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9年中国刷脸支付技术应用社会价值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刷脸支付用户有望增至1.18亿人,到2022年将突破7.6亿人,届时将取代扫码支付成为主要支付方式。

刷脸支付硝烟弥漫 瓶颈已破隐忧未消_金融_电商报

风口之下,各大移动支付平台纷纷入局“刷脸支付”市场。不论支付宝还是微信,或者是大小商家,都觉得刷脸支付可能是二维码之后移动互联网的下一个“入口”,于是大战爆发了。

巨头开启新一轮“支付大战”

尽管2019年被成为刷脸支付“元年”,但事实上,”刷脸支付争夺战”自2018年就已经开始了。2018年12月,支付宝正式推出刷脸支付设备“蜻蜓”,相比之前的刷脸机器,其在体积、价格与使用流程上都进行了大幅优化升级。

然而,“蜻蜓”刚刚起飞,支付宝的“老冤家”微信支付便紧随其后,在2019年3月正式推出其刷脸支付设备“青蛙”,火药味十足。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在今年4月,支付宝发布“蜻蜓”二代。微信见招拆招,随即在今年8月发布了新一代刷脸设备“青蛙Pro”。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款双屏产品,面向消费者的一面呈现的是会员权益、新品优惠等,而面向收银员的一面则是用户的过往消费数据标签。

微信的刷脸支付在会员营销上动了心思,双屏的创举亮点多多,支付宝自然不甘落后。“青蛙Pro”问世尚未满月,支付宝已在今年9月同时发布了两款新的“蜻蜓”:蜻蜓Plus一体机和蜻蜓Extension分体机。不出意外的是,两款新设备都突出了“双屏”特性,对标的意味明显。

刷脸支付硝烟弥漫 瓶颈已破隐忧未消_金融_电商报

在刷脸支付设备战场上,支付宝与微信双方你方唱罢我登场,激战正酣。与此同时,两大巨头关于刷脸支付设备的推广大战已悄然开打,似乎更加激烈,也更有看点。

设备优化升级固然重要,但要有商家使用才算成功,谁能够收获更多的用户,实现大规模商用化,才能占得先机。这也是“蜻蜓”和“青蛙”两者都有意降低使用门槛,以开放的模式向市场推广,并不断简化使用流程的原因。

相比于刷脸设备上的挖空心思,这场推广大战显得简单粗暴,就两个字“砸钱”。支付宝曾在今年4月宣布,将在未来三年投入30亿元用于刷脸支付技术的升级和推广。不仅如此,支付宝还在9月将刷脸支付的补贴由原来的30亿变为不设上限。

在当前的线下支付市场中,二维码支付依然是主流,而微信支付无疑是二维码支付的定义者和领先者。支付宝为了扭转局面,在刷脸支付上加大投入,以求变道超车,不失为可行之法。

但微信支付也并不打算将刷脸支付美好的未来拱手让与他人。就在支付宝宣布为刷脸支付补贴30亿时,业内传出微信的补贴计划是100亿元。虽然这个数字并未得到微信官方确认,但某家刷脸支付服务商的网站透露了微信的具体补贴计划。

在2020年3月31日前激活设备,微信一次性给予540元奖励,每日每位有效刷脸用户可以获得0.5元奖励,每月封顶300元,单台设备累计奖励最高1540元,高于支付宝的单台设备累计奖励封顶1200元。可见,微信并不想在补贴的战场输给支付宝。

刷脸支付硝烟弥漫 瓶颈已破隐忧未消_金融_电商报

就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刷脸支付战场打得难解难分之时,刷脸支付赛道迎来了“国家队”成员,银联在今年10月发布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正式宣布进军刷脸支付市场。刷脸支付也从二虎相争变成三足鼎立局面。

瓶颈已破隐忧难消

尽管刷脸支付技术多年前就已出现,但直到2019年才开始普及,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成本。

早在2017年,人脸识别的精度已经足以用在金融交易上,支付宝和微信也在当年推出刷脸支付的商用设备,但只是小规模的试点,并没有推广开。原因很简单:刷脸设备太贵,一套刷脸支付的柜机,成本往往在万元以上,而二维码只要一张打印纸的费用。

直到2018年8月,支付宝才在蚂蚁金服开放日上宣布刷脸支付功能已经“成熟”。这里的“成熟”并非是指刷脸支付技术有了新突破,而是成本终于可以降到3000以下,为大规模普及扫除了一大障碍。而支付宝发布的“蜻蜓”二代定价进一步降低至1999元,微信“青蛙”定价与支付宝步调一致。

一套刷脸支付设备的零售价在2000元左右,而微信和支付宝对每台机器的补贴均在千元以上,一方面设备成本大幅跳水,另一方面补贴力度不断加大,商家可能只需要付出几百元的成本,就能拥有一台刷脸支付设备,刷脸支付的大规模普及已冲破瓶颈。

目前,支付宝和微信的刷脸支付已推广近一年,不仅设备持续更新换代,更砸钱进行高额补贴,然而刷脸支付的发展情况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中国金融认证中心发布的《2019中国电子银行调查报告》显示,2019年指纹登录的使用在全国性银行中已经达到94%,在区域性银行中也已达到73%;而在全国性银行中使用人脸识别登录方式的仅占39%,区域性银行中仅占27%。

同样是采用补贴方式进行推广,扫码支付在短时间内就取得了巨大的成效,而刷脸支付的收效却不尽人意。有7-11店员反映,“蜻蜓”上线之初,使用刷脸支付的顾客非常少,大家还是习惯二维码支付。

尽管刷脸支付能够便捷生活,但人们还有一根时刻绷紧的底线叫“信息安全”,目前刷脸支付的安全性和准确性依然存在不足,这让不少消费者始终对这一新生事物敬而远之。

此前有报道称,曾有消费者通过3D打印复刻自己的脸,成功通过刷脸支付设备进行付款。此外,照片代替真人骗过人脸识别的事件也有发生。一旦用户脸部特征被不法分子冒用,造成客户资金损失的风险将会急剧上升。

刷脸支付硝烟弥漫 瓶颈已破隐忧未消_金融_电商报

此外,人脸属于核心隐私信息,唯一且无法修改,而目前我国在客户人脸特征信息的采集、存储、使用等方面缺乏行业规范,一旦因管理不善、黑客攻击等原因而遭到泄露,将无法补救并给客户带来持续的隐忧。

综合来看,刷脸支付既能极大地节省消费者的时间成本,也能在很大程度上节约商户的人力成本,提高收银效率。尽管目前刷脸支付普及率较低是事实,但我们仍然有理由对它的未来抱有信心,尤其是在线下支付领域,它仍然有着光明的前景。

只是当前行业规范与信息安全保障还不完善,在刷脸支付尚未打消民众的疑虑之时,与其在产品的更新换代和补贴上费力,不如以人脸识别技术的成熟性和安全服务作为核心推广点,让民众对新技术有正面认知。刷脸支付虽好,但离“飞上枝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111184.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云合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