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

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_人物_电商报

买菜这件小事,在这个春节变成了民众的头等大事。

每当有大事发生的时候,就会有一群人冲锋陷阵,走在行业前端,为人民服务。

这次冲在行业前排的是在2019年生鲜电商大战中,坚持到最后一刻的叮咚买菜。在《天道》中,丁元英说,只要你比对手多一口气,你就赢了。

正是这一口气,让叮咚买菜在这个“寒冬”迎来生鲜电商的“春天”,其创始人梁昌霖也是凭着那口气从电商大战的“死人堆”中爬出来了,如今在风口起舞。

他军人出身,连续创业,深潜18年,如今正腾空而起,会跟马云一样幸运,成为“疫情”下的“受益人”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要弄清楚,18年来,他做了什么,是如何留住那一口气的?

立志从军,以任正非为楷模

时间追溯到二十多年前,年轻气盛的梁昌霖对军人有着特殊的崇拜,少年时的他渴望军营生活。

于是,在高考填志愿时,他义无反顾地都填报了军事院校,最终他如愿进入军校学习,毕业后,留在部队服役,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

在服役期间,他勤奋好学,刻苦钻研,掌握了不少先进技术,成为部队一名优秀技术骨干。

2002年,在服役期满后,梁昌霖服从部队安排,选择退役,此时的华为已在科技界崭露头角。

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_人物_电商报

当他得知任正非也是一名军人,43岁被迫创业,以强硬的作风华为从一个小作坊发展成一家知名企业,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于是,他将任正非作为自己的人生目标,或许他成就不了像华为那样伟大的企业,但他可以选择成为像任正非那样有事业担当的人。

因为他们都是军人,有坚强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念。在任正非的影响下,他退役后选择了创业。

第一次创业,他选择了自己熟悉的科技领域,他经过半年的努力,开发了一款一款视频剪切和合并软件,是当时最好用的应用软件之一。这次创业,为他攒下了80万美元的第一桶金。

三次创业,以社区为目标

尝到创业甜头的梁昌霖从此在创业的路上一发不可收。2003年,非典肆虐,他嗅到了互联网创业的商机,创立了互联网母婴社区丫丫网,是国内最早的母婴社区之一。

我们知道,2003的非典加速了中国电商的发展,其中阿里、京东就是在那个背景下发展壮大的,此后一大批互联网巨头进军电商行业。

母婴电商的竞争也呈现白热化趋势,梁昌霖在母婴行业奋战了13年,在2016年迎来了人生的拐点。

彼时丫丫网被好未来集团相中,很快进入了并购程序。最后,好未来以极高的价格收购了这家母婴互联网公司。

此时的梁昌霖几乎实现了财务自由,本可以去看海、晒太阳,但他没有,因为偶像任正非的华为早已成为世界有影响力的公司,他的成功在任正非面前不值一提。

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_人物_电商报

他需要新的挑战,创造更大的平台,为社会提供就业机会,为国家创造税收。思来想去,他还是选择了社区创业方向。

成功后的梁昌霖没有忘记帮扶昔日的队友,他找到了几个退役的战友,因为相同的信念,他们一起创业。在梁昌霖的主导下,2016年,“叮咚小区”上线了,主打社区服务。

但是,此次创业并不顺利,叮咚小区运营持续低迷,在投入的一亿元花光后,资金成发展的拦路虎。

彼时的社区赛道也涌入许多头部企业,小红书、知乎等社区崛起,融资方并不看好社区创业。

果断转型,聚焦生鲜电商

叮咚小区融资无门,公司人数由600人锐减到30人。第三次创业,梁昌霖遭遇到了人生的至暗时刻。此时,那些昔日的战友纷纷慷慨解囊,共筹资金,帮助梁昌霖渡过难关。

在资金链续上之后,梁昌霖开始复盘,他发现社区生活服务方向没有错,但业务繁杂,看不清主次。他经过调研发现,在社区生活中,老百姓关心最多的还是衣食住行,最后他选择了专注“食”里面的“买菜难”问题。

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_人物_电商报

确立了这个战略之后, 2017年,他将团队从北京撤回,搬到到上海,专注一行,偏居一隅,潜心发力。此时团队成员只剩下三四十人,他调整运营方向, 投入卖菜行业,杀进“生鲜电商”。同年5月,“叮咚买菜”APP正式上线。

他以上海为中心,辐射长三角,专注解决社区买菜难问题。每天,在街头巷尾都能看到一个个身穿绿色马甲的叮咚“铁军”奔波于社区之间。

只要客户下单,哪怕是一根葱,都按时配送,其口号亦是“最快29分钟,鲜到鲜得”,比业界的30分要快一分钟,或许就是这一分钟为他节省了“一口气”。

千人独木,有人落水,有人独秀

“叮咚买菜”的优势是前置仓,数百个前置仓都建在离社区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正真意义上解决了社区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成为生鲜市场的一匹黑马。

随着生鲜电商领域新的竞争不断加入,这个赛道上不仅有盒马生鲜、永辉超市、每日优鲜等垂直赛道的竞争对手,更有京东和美团纷纷加码生鲜电商,还有后厨王、小农女、鲜品会等“后起之秀”。

他们的目标就是叮咚买菜,当时盒马创始人侯毅公开直言,感受到了叮咚卖菜的威胁,他在盒马内专门开辟了一个300平米的区域销售平价菜,对标叮咚买菜。

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_人物_电商报

但好景不长,2019年的生鲜电商市场如同2011年的“千团大战”,一时间关店潮汹涌而至。

4月,小象生鲜关闭无锡及常州门店;5月,盒马鲜生关停昆山新城吾悦广场。一时间,生鲜电商市场哀鸿遍野,在头部企业关店的背景下,那些创业小辈纷纷出现踩踏事件。生鲜电商赛道上血雨腥风,死伤无数。

2019年6月,昔日被称为黑马的叮咚买菜被爆裁员、倒闭的传闻。在生鲜电商倒闭如潮的背景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梁昌霖通过努力让叮咚买菜获得了B4和B5轮融资,叮咚买菜撑过了称为生鲜电商的终结之年的2019。

撑到最后,逆势突围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虽然梁昌霖凭借军人钢铁般的意志撑过来了,但资本市场对其模式还是存有争议。

对于商业模式,梁昌霖是这样说的,商业模式取决于公司究竟是一颗什么样的种子。一颗好的种子,就可以长出参天大树;而一颗草的种子,再怎么浇水施肥,它始终是一株草。商业模式的真正生命力在于它的基因。

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_人物_电商报

至此可以回答前文提到的问题,梁昌霖留住最后“一口气”就是靠叮咚买菜的基因。

首先,叮咚买菜的基因是利他,解决人们的生活需求问题。

从叮咚上线之初,梁昌霖就始终坚持“过年不打烊”,正是这一坚持,才使他在这个春节抢占了先机。他提前一个月做准备,将75%的员工留在了公司。1月22日,他意识到事态比想象中的要严重,次日召开紧急会议,为民生而战。

其次,叮咚买菜的基因强大的供应链能力。

梁昌霖说,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一个供应链的生意,除了流量之外,你的供应链能力要特别强。现在生鲜电商,如果你供给不足,你的流量、需求量再大也没用。

他以任正非为偶像,2019年从“尸横遍野”中爬起来,如今战疫情迎风口!_人物_电商报

为此,他一方面成立了保安全、保供应、保配送三位一体的战斗小组;另一方面,他紧急派出100多名采购人员,奔赴在山东、江苏、云南、宁夏进行采购;此外面对配送人力不足,他返聘离职员工回岗,鼓励员工亲朋好友加入叮咚买菜。这是其制胜的关键因素。

最后,就是军创团队的凝聚力和社会担当。

我们知道,社会的每一次大的灾难,都是军人奋战在灾害第一线,无论是98洪水,还是汶川地震,亦会这次疫情。

叮咚买菜的团队中大部分成员都是军人出身,其8名核心骨干中有4名是转业军人,他们数年在部队形成的社会责任感也都融入到了企业中。

因为这些基因的存在,在疫情出现的2020年,叮咚买菜订单涨超300%也不足为奇。对于起步多年却始终等不到崛起“风口”的叮咚买菜来说,这是一次鲲鹏展翅的机会,但更是一份抗击疫情的责任。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114074.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吴昕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