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软银再踩雷,9亿欧元投资缩水百倍

近期,软银再被曝出踩雷,6月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申请破产,让软银约9亿欧元(约71亿人民币)的投资在1年之后直接缩水100倍。

而有德国版支付宝之所以Wirecard的破产,导火索是安永(EY)6月18日发现该公司信托账户中19亿欧元(合21亿美元)现金“不翼而飞”,这笔资金相当于Wirecard资产的四分之一,于是拒绝签署其 2019 年账目。

其实安永并非第一家拒签Wirecard的审计机构,早在4月同为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毕马威发布的报告指出,他们无法对Wirecard一笔10亿欧元的收购支付进行确认,因此没有对Wirecard的财报真实性给以最终的保证性签字。

在毕马威审计报告公布后的次日,Wirecard的股票重跌26%,4月29日又继续下跌6%。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而在安永6月18日发布审计报告之后,Wirecard股价在7天内从104.5欧元左右跌至1.281欧元,累计下跌接近99%。

于是,曾经市值高达200多亿欧元的Wirecard到现在市值仅剩1.62亿欧元。

而软银去年4 月投资 9 亿欧元(约10亿美元)获得5.6%的Wirecard的股份,如今最多值900万欧元左右,市值直接缩水100倍,甚至还可能更多,因为Wirecard还欠着40亿美元。

而这也是软银今年来踩中的第三个雷,前两个分别是2月倒闭的美国电商平台Brandless、3月破产的是曾经与马斯克相抗衡的Oneweb。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三次踩雷,原因各不相同

而与作为上市公司Wirecard因为财务舞弊申请破产不同的是,前面两家企业倒闭是因为经营、资金问题。

首先,有美国版“拼多多”之称的Brandless是软银支持的第一家倒闭失败的初创企业,其倒闭时因为公司经营出现问题。

Brandless创办于2014年,售卖产品主要涵盖家居用品、厨房用具、食品、个人护理等品类,不管是洗面奶、沐浴露,还是牛肉干、橄榄油,都是一口价3美元,在过去几年一直因为高性价比深受消费者喜爱。

A、B两轮融资5100万美元,C轮软银投资2.4亿美元资金获得其32%股权。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但是,在竞争激烈的美国零售市场,Brandless“3 美元”的商业模式却没有频拼多多那么好的运气。

调研机构Forrester Research曾指出,3 美元的定价对消费者是好事,但对于Brandless来说,就意味着超低的利润的同时还要负担高昂的运输成本和质量问题造成的亏损。

如果有源源不断增长的订单,Brandless或许能和拼多多一样继续生存下去。

但现实没有若果。

在经历两轮裁员和CEO更换风波之后,Brandless一路下滑,去年12月销售数据比同比减半,于是公司关闭所有业务,只保留了10名员工来完成剩余的订单。

最终今年二月Brandless成为软银支持的第一家倒闭的初创企业。

若果说Brandless的倒闭因为本身运营出了问题,那么OneWeb就是纯粹因为钱烧完了,而软银又因为去年大幅亏损,放弃向其进行新一轮注资。

虽然OneWeb通过4轮融资获得了软银、高通、空客、可口可乐等公司投资的34.5亿美元资金,但发射卫星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前不久OneWeb完成第34颗卫星发射,然后又没钱了,差不多一颗卫星花了1亿美元。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今年年初又向已经领投3轮的“金主爸爸”软银开口要钱,但是去年大幅亏损后,连孙正义都不得不承认当前现金流最重要。

因此尽管已向OneWeb投资了20亿美元,但软银还是忍痛拒绝,及时止损。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于是OneWeb脆弱的现金流出现断裂。3月30日,OneWeb官方宣布申请破产保护,并且已经解雇了约85%的员工,成为疫情期间首家受影响倒下的独角兽,而OneWeb的破产也导致软银股价暴跌10%。

去年,由于对Uber和WeWork的投资账面亏损,导致成立14年的软第一次出现亏损。而今年上半年,软银所投企业中已出现3家破产倒闭,带给软银的损失可能高达30亿美元。

今年软银估计难逃亏损命运,甚至可能比去年还多,因为接下来软银面对的将是更多的“地雷”。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更多的 “雷”等着软银

作为全球最激进拥抱共享经济的投资机构之一,软银这些年投资了一大堆“独角兽”企业,如滴滴、Grab、Ola(印度叫车公司)、Airbnb、OYO、Katerra、Compass、Fair、Zume Pizza、Rappi、Getaround等。

而去年这些公司曝出各种问题,加上全球新冠疫情打击下,共享办公、出行、住宿等领域消费受到重创,这些公司很可能都将成为软银的“暗雷”

获得软银连续领投三轮的租赁中介Compass估值从18亿美金涨到了64亿美金,其估值是拥有两家房产经纪的上市公司Realogy的9倍。

公司不仅存在估值偏高风险,而且过去一年高层变动巨大,去年9月由于发展战略纠纷,C-级别管理团队(CFO、CMO、CTO、CPO、COO)走了一大半。

高层动荡不安的不止Compass,还有汽车长租平台Fair。拿到了软银的4亿美金股权融资与6.5亿美金债务投资的Fair去年10月为了减亏,不仅裁掉CFO和联合创始人,还裁员40%。

而要论那家公司猜的最狠,当属机器人披萨公司Zume Pizza,去年Zume 业务线调整后CMO等四位高管离职,今年1月第一周就宣布裁员80%。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在2018年11月拿到软银3.8亿美元投资,估计如今软银的3.8美元的投资估计也要折价80%。

而同样在1月曝出裁员的还有P2P租车Getaround和Rappi。

Getaround是世界上最大的P2P租车公司之一,在2018年获得软银3亿美元投资,其估值从1.7亿美金飙升至8亿美金。

在经过2019年高速增长后,Getaround却在今年年初宣布裁员150人,相当于其总员工数的25%。

与Getaround相比,有 “拉美版饿了么”之称的Rappi今年不仅因为突然裁员300人惹出风波,其创始人还被指控窃取商业机密,而这家公司软银去年4月投资了10亿美金,投后估值更是达到25亿美金,相比上一轮翻了2.5倍。

如今两家公司陷入裁员风波,加上欧美、拉美疫情爆发的冲击,租车、外卖业务量大降,估计他们的估值也将大幅缩水。

当然,以上几家企业的问题还不是最为严重的,最严重的是OYO。

在疫情冲击下,OYO宣布从3月1日起,中国区域划分将由原11个大区调整为7个,原48个Hub调整为30个。

之所以对中国市场缩编,是因为中国区域是OYO亏损的重灾区,去年OYO亏损高达3.35亿美元,扩大6倍,其中中国区亏损1.97亿美元。

面对巨额亏损的OYO那张嗷嗷待哺的口,曾表示不再对软银投资组合中的公司进行救援的孙正义还是食言了。

70亿1年缩水百倍,孙正义再踩雷,更多的雷还在路上!_行业观察_电商报

3月18日,OYO获得的8.07亿美元的融资中有 5.07亿美元来自软银,但公司估值也从去年的100亿美元缩减到77亿美元。

对于孙正义而言,食言的原因是决不能让OYO成为下一个WeWork,但OYO很可能就是下一个WeWork。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122653.html 来源:蓝经财经(ID:jrzxnet) 作者:宋辉 责任编辑:陈秀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