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晓峰:摩拜不是自行车租赁公司而是技术公司

人物
  • 中国企业家
  • 2017-01-05 09:13

王晓峰说,大家觉得(单车)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我们挺骄傲的,这是一个中国原创的东西。不抄袭(硅谷)这个事儿挺爽的。

1月4日,摩拜单车宣布完成D轮2.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亿元)的股权融资。腾讯、华平投资领投本轮,新引入的战略和财务投资者包括携程、华住、TPG 等;红杉、高瓴等现有股东均跟投本轮融资。

其中,美国华平投资集团也是摩拜的C轮投资方之一。1月3日,本刊独家采访了华平中国区联席总裁魏臻,他表示,当初华平投资摩拜时,做了大量分析,曾详细调研了国内15个城市的政府公共自行车项目,以及国外纽约、巴黎、里昂等城市的模式。

他指出,华平投资摩拜并不是跟风。关于中国出行市场,华平从投神州租车开始就一直在跟踪。“中国一天有30亿人出行,出租车和专车是非常大的市场,但最后两公里的痛点一直没有解决,摩拜其实解决了金字塔下半截最后两三公里的需求。而且共享单车市场增长非常快,几乎没有营销费用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快速增长,极为罕见,说明它解决的是人群的刚需。”魏臻说。

摩拜单车CEO王晓峰在2016年12月10日参加2016(第十五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时,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独家专访。当时他透露,“几乎在每个指标上,摩拜都是第二名到第十名加起来总和还多。”而截至2016年11月,摩拜全国投放的单车数量已经接近50万辆。

不过他觉得摩拜的速度还不够快。

以下为摩拜单车CEO王晓峰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专访内容整理:

最不该花的钱是广告

CE:你怎么回顾总结2016年这一年?

王晓峰:摩拜办公室原来只在一个城市,现在在七个城市。北京最早的办公室是100-200平方米,现在在找上千平方米的办公室。员工数年底至少增长了30倍。年初没敢有想过公开数据能够进入App Store主流排行榜。过了十一之后,排名蹭蹭开始超,超过12306觉得已经很疯狂了,后来超了携程。到最后我们第二的时候,就看着滴滴在我们前面,然后突然之间有一天就翻过去了,就成为(旅游类别)第一了。

CE:你们做了一些特别的事儿吗?

王晓峰:什么都没做。地铁广告没看到吧?电梯广告没看到吧?报纸广告没看到吧?什么关键字广告也没看到吧?视频广告没看到吧?也没有买优化排名,也没有代言人,就是逐渐积累,前提是做了真正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

最不该花的钱是广告。广告没什么技术含量。(打广告)花钱的事大家都会,不解决问题。

CE:摩拜的钱花在什么地方?

王晓峰:花在人身上、研发上、制造上,我们刚建了第二个生产基地。

CE:生产制造方面顺利吗?

王晓峰:生产制造比较复杂,我们的确碰到了一些小问题。所幸都没有影响大局。真正介入生产制造环节,发现里面非常多学问,不是我们想那么简单,所以要敬畏生产之道。

不抄袭(硅谷)这事儿挺爽的

CE:对共享单车这个行业的现状怎么看?

王晓峰:我是觉得下半年我们开始把共享自行车这个事带火,有很多因素。

回到中国互联网企业,搜索鼻祖是硅谷的,团购、电商鼻祖也是硅谷的,打车鼻祖也是硅谷的,只不过我们中国本土有比较强大的企业而已。

但硅谷现在没有人做无桩自行车,全世界800多个城市都在做有桩自行车,(无桩自行车)这是源自中国,可以把摩拜和其他99%的中国创业企业区分开。这个很难得,我们特别骄傲。基于用户的需求,我们有了原创想法,产品概念在中国推出,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

跟风者没有很好的想这个事。

首先,大家还没大想明白这辆车尽可能的低维护有多重要,比如链条不能松、车胎不能没气、车辐条不要很容易断、车身不要几个月生锈,大家想得还不够。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去想,车辐条怎么不断,我们用了心,现在没有一个断的。全铝车身,所有部件都做了防锈处理,拿水一冲,就跟新的一样。

第二,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做一把七八十分的智能锁。其他人做不出来。

最关键是,现在我们握了30几个专利在手里,我们还挺酷的吧?一个初创企业有这么多专利。甚至银色车身跟红轮子都是我们的专利。

大家觉得(单车)没什么技术含量,但是我们挺骄傲的,这是一个中国原创的东西。不抄袭(硅谷)这个事儿挺爽的。

CE:面对抄袭者,速度和节奏如何把控?

王晓峰:(对速度)不满意,还可以更快。2016年一年才融五轮,我希望融六轮。

城市扩张也不够快,才6个城市(截至2016年12月初),希望更多一点,招人不到1000,我希望更多。

CE:有这么多人模仿你们,之前想到过吗?

王晓峰:想到过啊。

CE:那有没有想一些办法摆脱干扰?

王晓峰:跑得更快,更好改善产品体验,让用户喜欢你。用户还挺喜欢我们的,下载量大。

CE:随着下载量的增多,你们发现了什么好玩的数据吗?

王晓峰:其实已经有一些好玩的东西了。我们前段时间跟北京某个机构合作,论雾霾与骑行的关系。雾霾一来,骑行就减少吗?其实不是的,影响极小。

CE:跑得快会导致动作变形,或者出错的几率也会更大。

王晓峰:对的,至少保持一个平衡。现在还没太变形。

让子弹飞一会儿

CE:商业模式落地时有没有经历一些坑?

王晓峰:很多啊。比如开锁成功率,的确不到100%。

CE:为什么没有达到那么高的程度?

王晓峰:这个事情挺复杂的,跟整个移动网络、物联网有关,跟软硬件配合、使用场景有关。其实我们一直在提高。

CE:在运营方面,一辆自行车很久没有动你们会紧张吗?

王晓峰:随着用户基数扩大,车辆密度的增加,我会逐渐缩小判断时间。最早,五天以上没被骑我才去看他。现在密度上来,人多了之后,四天,三天,24小时就会关注。

CE:摩拜如何盈利?其实外界有猜测,一辆车每天平均骑多少次有多少收入,押金也是资金池,可以用押金赚钱,这个说法成立吗?

王晓峰:对于任何创业企业而言,都需要时间来探索商业模式,目前我们还专注于提高用户体验,暂时还没想盈利的事。

外边那些人经常没去花时间想,就简单算一个数,没那么简单。对我们来讲,这个模式全世界没有,不能指望既有商业模式来套。举例来讲,1998年,Larry Page和Sergey Brin两人创立谷歌时,当时所有网站都希望用户停留时间越长越好,可以卖展示广告,这两人希望你来谷歌找到东西就走,停留越短越好。如果Larry硬生生把用户往网站留,可能没办法做点击广告了,这跟展示类广告背道而驰。1998年来问Larry,你怎么赚钱?他想出来一个新的通过点击赚钱的方法。

我们要(像谷歌一样)想办法琢磨一个过去大家没有想过的盈利模式。为什么你要束缚我呢?让子弹飞一会儿。

追求“10倍速”

CE:对摩拜来说,危险可能存在于哪些地方?

王晓峰:危险在于,对一个创新公司,所有的创新结果,都是人弄出来的,如果没有好的人,好的凝聚力或者文化把这些人聚集在一起,就没办法持续做创新的东西。如果没有创新的东西,很快会被人抄袭、逆向研发给追上,然后你就废了。特别重要的是,你得有这套人,这些人天天拼命想一些更聪明、更有创造性、更快的达到目的的方法。

CE:你们危机感挺重的。

王晓峰:每个人危机感都很重的。车的骑行体验需要提高,可调座椅碟刹版还没有大规模数以万计在街上……很多挑战。

CE:摩拜现在最需要的资源是什么?

王晓峰:人!特别缺人!每个方面都缺!

CE:摩拜哪方面人才占比最大?

王晓峰:技术。我们从来没觉得自己是自行车租赁公司,我们是一个技术公司。

CE:你在Uber和之前的职业经历是不是让摩拜少走很多坑?

王晓峰:我觉得每一段职业经历都会学到很多东西。

比如产品思维挺重要的,我们自己有强烈的感受,从上往下,抠产品的每个动作。

比如谷歌的高要求,我记得特别深就是“10倍速”,如果一个事情没有比原来10倍好你就不要做了,这还是很疯狂的一个想法。

本文链接: http://www.dsb.cn/52908.html 来源:中国企业家 作者:杨倩 责任编辑:电商报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相关文章

快讯

人物

本周热文

热门标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