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押金监督的困与惑

O2O
  • 南方都市报
  • 2018-01-09 11:02

(原标题:共享单车押金监督的困与惑 押金是否真的“专款专用”?能否有更灵活的监管方式?)

共享单车押金监督的困与惑_O2O_电商报

将消费者押金作为企业运营资金这件事,让不少共享单车企业“引火烧身”,最直接的影响是去年以来多家企业运营不善乃至倒闭,比如小鸣、酷骑。押金到底是否可以作为企业现金流的一部分,成为企业运转的商业模式?

如果你将这个问题抛给共享单车企业的公关,十有八九得到的答案是“已经请银行托管,专款专用”。公关说辞和实际情况之间,存在着怎样的落差?

目前,部分企业已经在陆续使用信用免押金、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等方式继续运营共享单车。不过,前述那些经营不善乃至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带来的社会恶果向人们抛出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那些已经收取了消费者押金并且还在正常运营的企业,要做什么事情,才能让消费者继续“安心”使用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要“好好活着”,恐怕不得不解决一些目前已造成的困境。

本期,我们提出押金之问,希望这些问题可以引发读者思考———对共享单车企业来说,什么样的模式才可以促进社会健康发展?管理部门应该如何用力才能更好引导共享单车既利于民众又减少给民众带来的使用风险?

谁在使用?

摩拜ofo都说押金很安全,受托银行拒绝回复

谁在使用共享单车的押金?从目前已经倒闭的多家共享单车企业看,除了极个别企业没有拖欠消费者押金之外,其他的都拖欠了,以此推断———押金作为企业现金流,几乎是这些倒闭企业的通病。

已经倒闭的企业,比如南方都市报此前报道的酷骑公司,仅中消协的不完全统计就有21万人次的投诉,其中押金未退是主要投诉原因。

“死了”的企业几乎都在使用消费者的押金,“活着”的那些又如何?去年底,《财新》杂志就曾报道一些大型共享单车公司挪用数十亿元押金的报道,不过,相关企业予以否认。

日前,就押金使用问题,南都记者向ofo和摩拜发去采访函。

ofo的回应是“押金委托银行进行托管,保障用户押金安全”,会坚持“专款专用”。而且,回复称,ofo已为超过1500万人信用免押金,“对暂时还未启动信用免押金的城市,ofo也采用的是即租即押、即还即退、后付费、押金接受第三方监管的方式运作”,并强调“押金不是ofo的商业模式”。摩拜也表态已实现押金安全监管,“100%确保押金安全”。

据悉,ofo的相关账户开在中信银行,摩拜的开在招商银行。昨日,南都记者就押金账户问题询问中信银行和招商银行相关负责人,中信银行表示不便替客户回答,“这个问题最好去问ofo。”招商银行也表示之前类似的问题均未回复,“建议直接问摩拜就行”。

谁来监管?

广州消委:尽快制定实施第三方资金监管规范性文件

上周,广州市交通委员会等8个部门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广州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并正式颁布实施。

《意见》有多个地方提到与“押金”有关的问题:

其中第三条第7项提到,由广州市商务部门会同交通、金融等部门负责研究制订企业收取用户押金和预付充值金的安全监督措施。

第六条第7项提到,要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资金,必须依法在银行机构设立用户资金专用账户并实施有效监督,确保用户资金安全及时退还。

第六条第9项提到,要将注册用户押金和预付充值金的管理情况定期报送给交通行政主管部门。

第七条提到,如果企业终止服务,要提前30日发公告并及时将押金和预付充值余额退回给用户。

由此可见,对广州来说,共享单车监管问题涉及至少三个职能部门———交通、商务、金融。对于三个部门联手制定的相关安全监督措施何时出台,商务委对南都记者表示,国家正在制定相关具体操作文件,待国家的公布后,广州市的才会出台。

广州市消委会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制定和实施第三方资金监管的规范性文件,消委会建议相关部门抓紧出台具体的监管措施和细则,对同类事件防患于未然。

如何监管?

不拘泥“专款专用”VS“必须管起来才避免挪用”

对于《意见》的出台,公益律师、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郑子殷认为,这是一把双刃剑,作为行政指导,《意见》没有“罚则”,没有法律拘束力,而与此同时,指引企业走向良性发展,“哪个企业紧跟《意见》精神调整,哪个企业就获得更大公信力,从而赢得更多消费者青睐”。在他看来,《意见》对企业的循循善诱可能比“强制性要企业马上做什么”,更有价值。

谁来监管那些可能挪用消费者押金的企业?

对于这个问题,郑子殷的观察并非“非此即彼”,他认为,解决共享单车当下困境的核心问题,实质是回答一个商业问题———当消费者要退押金的时候,如何做到马上退回来?如何做到“无风险”使用共享单车?

郑子殷举例提到了“银行保函”的方式,即商业银行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出具一定额度的银行保函,确保当企业无法退还押金时,银行无条件退款,“银行保函起到了对押金退还的担保作用”,在他看来,通过金融、法律等手段确保押金安全,这才是共享单车押金困境的核心问题。

而对于是否“专款专用”,是否一定要物理式地在银行设专门账户“看管住”押金,郑子殷表示无须拘泥于此,“比如我存钱给银行,银行返还给我的时候需要按照原来的钞票账号返还吗”,他认为商业自有商业的逻辑,只要保证消费者利益不受损,也应该给企业一定的自由空间。

不过,即便是政府部门指导该企业在银行区分自用资金和押金,押金保证专款专用,郑子殷认为,企业仍然能以此为条件取得银行贷款,“实际上是通过加大这个企业的贷款成本去确保押金的专用属性,从而保障消费者押金安全性”。

另一名公益律师、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廖建勋则提出了“交保证金”的建议,他说,可以参照建筑行业缴纳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的做法,为了避免建筑施工企业拖欠工人工资,由建设部门要求施工企业在银行开设专门的农民工工资保证金监管账户,待结清工人工资后再返还给企业。又或者参照房地产交易的一些做法,签订企业、用户、银行“三方协议”,让银行在其中承担资金监管的角色。

对于“专款专用”的问题,廖建勋认为,不妨根据企业不同的发展阶段设置不同的提取比例,比如初设阶段押金要“100%”接受监管,而随着企业壮大、资质和实力增强、信誉度提升等综合实际情况,接受监管的比例可考虑酌情降低,以此增加企业运转的活力。

不过,一直关注共享单车问题的网友张嘉裕认为,绝不可以让押金成为企业运转现金流的一部分,“押金不能成为企业的商业模式”,他建议,应该就此开设第三方政府机构账户,或设立一个政府发展绿色出行基金会,用来收取押金、余额等预付款,“只有预防让并非属于可动用范围的资金流入企业口袋里,才能杜绝共享单车企业挪用这类资金”。

回应

小鸣单车

去年9月,小鸣单车曾声称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监管。但华夏银行方面表示,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

酷骑单车

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优拜单车

优拜单车的负责人声明,优拜单车押金将完全由第三方监管,确保不被挪作他用。

Hellobike

Hellobike共享单车公司,对押金和余额分别设立了账户,专款专用,对押金账户不做他用,余额账户则用于支付用户骑行的费用。

本文链接: http://www.dsb.cn/71603.html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张艳芬 责任编辑:老根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相关文章

快讯

人物

本周热文

热门标签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