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充电宝纠纷再起 风口之后路在何方?

共享充电宝纠纷再起 风口之后路在何方?_O2O_电商报

共享充电宝又吵起来了。

6月12日,街电发布声明称,来电科技将未生效的判决发函发送给街电的合作伙伴,涉嫌不正当竞争,已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不正当竞争侵权诉讼。事实上,近两个月来二者的官司早已闹得沸沸扬扬,尽管相关单位早已做出判决,但作为竞品的双方却毫无休止之意。

不禁令人怀疑,共享充电宝是否要重走共享单车的老路,资本离去后仅留下一地鸡毛,在这尴尬的后风口时代,缺乏可持续盈利能力的共享充电宝又要往哪走?

共享充电宝纠纷再起 风口之后路在何方?_O2O_电商报

恶意竞争再起波澜

6月12日,街电对外发布声明称,来电将未生效的判决发函给我司的合作伙伴,此前亦曾借助司法保全手段、进行媒体的相关报道制造舆论压力,意图通过不正当手段,实现其不合理的商业目的。对此,街电认为后者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基本的商业规则。就来电公司的不当行为已经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不正当竞争侵权诉讼。

在被指认为涉嫌不正当竞争之后,来电随即发布声明公开反击:从未要求与街电公司存在合作关系的商家必须怎么样,否则来电科技将怎么样。来电科技坚持认为,评判法院的判决 “事实认定是否存在偏差”不是也不应是一家企业的行为,作为企业需要明确知晓企业的权责边界。

此外,来电更直指街电为拖延法院开庭审理、判决双方的专利诉讼官司,针对来电科技的多项专利多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专利无效请求。并表示,“街电公司避重就轻,歪曲事实的做法,来电科技呼吁广大商家引起重视。”

来电回击称,街电公司针对来电科技的多项专利多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专利无效请求,此举有拖延法院开庭审理、判决双方的专利诉讼官司的嫌疑。更披露街电刻意隐瞒并误导消费者及其合作商家所可能面临的连带侵权责任风险。

至此,双方你来我往的“口水仗”再度呈现在公众视野,实际来电和街电这两家共享充电宝企业的专利争夺战,已经拉锯了一年之久。5月25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宣布,判决街电侵犯来电科技“移动电源租用设备及充电夹紧装置”和“吸纳式充电装置”两项专利成立,并责令街电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来电科技共计200万元。

来之不易的判决并未给两家企业的纷争打下句号,街电方面认为,一审法院事实认定存在偏差,正在通过司法程序纠正上述错误认定。根据我国现有的法律体系,二审结果一般意味着判决生效,一旦被告在一审判决败诉但执意上诉的话,最终判决要等二审结果才能生效。换而言之,双方的斗争仍将继续“火热”下去。

共享充电宝纠纷再起 风口之后路在何方?_O2O_电商报

后风口时代的彷徨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发展现状》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电源市场规模达到287亿元。预计2018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将达1.64亿人。艾媒咨询分析认为,在共享经济的推动下,共享充电宝市场将会继续扩大,二线城市一下将会逐步展开布局。

资本精准的嗅到了共享充电宝的市场潜力,也纷纷涌入抢占“山头”。2017年1月,河马充电以及小班充电率先完成1500万元以上的天使轮融资;3月,小电获得金沙江创投以及王刚等投资人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与此同时,行业领导者街电也获得由IDG资本和欣旺达的数亿元A轮融资。

随后的4月,腾讯、金沙江创投领投小电近亿元的A轮融资;紧接着来电也宣布获得SIG资本、九合创投约1.3亿元的A轮融资;而后入局者如怪兽充电、充充、小宝充电、掌充、魔宝电源等,纷纷宣布获得了数百万元到数千万元不等的天使轮融资。短短3个月的时间,共享充电宝囊括了约12亿元的融资。

然而仅仅过去半年,共享充电宝倒闭的大潮便席卷而来。2017年6月,曾获亿元融资的Hi电传出变相裁员的消息,公司前员工透露,Hi电突然裁员的主要原因是企业资金链断裂,由于使用频率不够高,投资人曾中断投资款项。

10月,杭州共享充电宝项目“乐电”正式宣布停运,随后,河马充电、泡泡充电及小宝充电等也无法再使用;11月,仅入局两个月的美团也宣布结束共享充电宝试运营,大多数玩家的美梦终究破灭。经过2017年的大起大落后,资本已经渐趋理性,共享充电宝领域内最近的一次融资,唯独是今年3月宣布完成数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的小电,除此外再无其他玩家传来融资消息。

和共享单车的出现类似,共享充电宝的出现并不是建立在消费者的高频使用需求之上,也不具备流量入口及用户获取渠道等方面的优势。由于共享充电宝缺乏技术壁垒和持续盈利能力,本来就有不小的风险,2017年大量的资本涌入不过是营造一种行业火热的假象。一旦行业出现亏损迹象,资本便会抽身离去,风口便不复存在。

洗牌过后,共享充电宝当前能够排的上号的几个玩家,都试图从不同的角度掠夺更多的市场份额,但行业痛点却依然不少,街电和来电的专利风波就很好的展现了共享充电宝行业壁垒薄弱的现实。

此外,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也是不小的硬伤。目前大部分企业的盈利来源以租赁费用为主,其余的还有押金、广告收入及周边产品售卖等几部分。一旦企业需要扩大市场规模,就涉及到场地租金、人工运营和设备制造等多项费用。高昂的成本也是相当多一部分资本望而却步的原因之一。

去年11月,街电科技CEO 原源公开表示,已经在某些城市实现盈利。然而,根据聚美优品2017年年报显示,聚美优品全年营收58.17亿元,同比下降7.33%。值得注意的是,街电自2017年5月份被聚美收购之后,全年实现营收5800万元,亏损1.33亿,为聚美优品贡献了1%的营收以及340%的净亏损。

实际上直到今天为止,也并未有哪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敢说已经实现盈利,企业缺乏造血能力和可持续盈利模式这一明显缺陷早已遭到普遍质疑。风口离去不可避免,但后风口时代若只剩下无休止的“撕逼”,或许成为共享充电宝这一行业最大的悲哀。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80855.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爱德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