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十几年后,戴琨终于迎来阶段性胜利

在互联网领域,二手车市场的竞争堪称血腥。

尤其是人人车、瓜子和优信三家之间的厮杀搏斗。这些弹药充足的玩家们,砸起钱来毫不手软,补贴战、广告战、公关战一轮轮打下来,几乎“血流成河”。

6月27日,优信赴美上市的靴子安稳落地,这场血腥无比的二手车“马拉松”之战,终于以优信的率先跑出而剧情逆转。

“血战”十几年后,戴琨终于迎来阶段性胜利_人物_电商报

历经一场场势均力敌的贴身肉搏,戴琨和他的优信也暂时迎来阶段性胜利。

从面临几乎要“打死”,但如今安稳上市,作为优信创始人兼CEO的戴琨,无疑是其中的关键先生。

跟大多数互联网创业者T恤牛仔裤的随性打扮不同,头顶海归光环的戴琨总是打扮得一丝不苟,熨帖的西装配上无框眼镜,显得十分正式,衬托得整个人温和儒雅。

很难想象,这样浑身洋溢着精英气息的人,竟然会进入二手车这个接地气的行业,而且摸爬滚打了13年。

“我买过的所有的车都是二手车,别人就开了几个月,但价格比全新的便宜,多划算。”谈及自己的车,戴琨满脸兴奋。从他的反应不难看出,对于二手车这个行业是由衷喜爱的。

就像戴琨自己说的那样,“从毕业后到现在没有做过任何其他事,卖二手车是我唯一会干的。”

戴琨对于二手车的热爱,源于在英国留学时第一次买车的经历。

2002年,戴琨在英国卡迪夫大学攻读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20出头的他,通过二手车杂志Auto Trader,用打工挣的1500镑买了一辆二手车。正正是这次快速、方便的二手车消费体验,为他开启二手车的大门。

“那次购车对我冲击是很大的。”与国内大多人趋向于买新车不同,当时英国二手车电商市场非常成熟,对这种行业模式做一番研究后,戴琨决定有戏,于是回国创业。

2004年12月,回到国内的戴琨,像江湖好汉一样,拉上三五好友风风火火地开始第一次创业。他完全照搬Auto Trader的模式,在深圳创立了一份二手车杂志《汽车简历》,这是中国第一家二手车信息平台。

整个团队热火朝天地印刷、出版大量的杂志,可最后死也是死在做杂志上,因为现实狠狠地甩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些杂志被二手车商拿去垫桌脚。至今回忆这件事,戴琨一脸沮丧,“很伤心、很心疼。”

到2007年,戴琨只好把《汽车简历》卖给易车,同时也把自己打包过去,负责二手车板块。

在易车四年,是戴琨人生的一大转折点。

这四年里,他在易车创始人李斌身上学会了怎么去治理一个公司,从怎么管理、怎么看战略、到怎么融资这一系列创业者必备技能。最重要的是,李斌成了

因此,在易车上市一年之后的2011年,羽翼渐丰的戴琨趁着互联网之风又吹起来,赶紧进行第二次创业,幸运的是他还拿到李斌的天使投资。

优信拍上线之初,业务也只限于二手车B2B交易,当时的竞争对手主要是车易拍,两家撑起了二手车行业双寡头的格局。

俗话说一山不能收藏二虎,两家自然处于“你死我活”的状态。

2014年初,一场关乎存亡的危机到来。优信前两年的业绩表现平平,几乎就是靠烧投资人的钱苦苦撑着,要命的是,这时对手车易拍开始打起了凶狠的补贴战。

双方你补一千五、我补二千,你补二千二、我再二千四,如此往上叠加着一路顶上去。

面对来势凶猛又豪气冲天的对手,戴琨招架得有点体力不支,因为这时优信拍账面的现金只够支撑45天,而融资不是很顺利。但补贴战一旦开打了就不能停,否则前功尽弃,戴琨很清楚此时自己已经无法抽身,只能咬着牙打下去。

“因为到那个位置,你不可能停下来嘛。你补了五个月,你停了下来,你不就证明自己错了嘛,于情于理,死撑也得撑下去。”戴琨说。

在如此内忧外患的情形下,还坚持与对手死磕到底,这无异于是一场赌博,风险远远大于赢面。

那段时间,面对对手的步步逼近,戴琨压力特别大,时常失眠,有时甚至整宿睡不着觉。这种时候,他就强迫自己起床去跑步,跑完后接着去上班,如此高压下,他的体重从190斤掉到了156斤。

最难熬的时候,戴琨甚至做过最坏的打算,如果没能挺过来,他就去打工,“如果当时没挺过来,那我现在是另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他笑言。

在关键时刻,剧情还是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逆转。就在45天倒计时快要结束的时候,戴琨终于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优信拍迎来了华平投资老虎环球基金的B轮融资。

有了这笔救命钱,戴琨总算松了一口气。有时候运气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双方鏖战到2015年,胜负终于揭晓,由于对手改变策略打到二线三线去,优信拍因此夺得先机保住了一线城市。

刚从生死边缘爬起来,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戴琨又得匆匆上路。

2014年,随着李健离开58同城杀入二手车电商C2C领域,以及杨浩涌出任瓜子二手车直卖网CEO,二手车市场开始进入“血淋淋”的三国杀时期。

当对手纷纷入局C端时,以B端为护城河的优信,就不得不考虑向C端业务扩展的问题,这是大势所趋。

于是戴琨力主向C端业务扩展,但在董事会上遭到一部分人的反对。反对的理由是,刚结束补贴大战的优信,正元气大伤,应该是休养生息的时候,如果此时进入2C领域,势必会开始新一轮的烧钱,这是他们不想看到的局面。

最后在戴琨的坚持下,优信朝双翼发展。

相比车易拍,人人车和瓜子二手车更难应付,毕竟这两家身后站着的是互联网资深高手李健和杨浩涌。尤其是杨浩涌,他有与58同城姚劲波近身搏斗近10年的战绩,最可怕的是,他是那种哪怕误入穷巷沦为“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丝毫不肯鸣金收兵的人。

面对这么强劲的对手,戴琨哪里敢轻敌。

果不其然,很快戴琨就与杨浩涌过招,但战事已由补贴战转换成广告战。

经历过此前血腥的烧钱大战,戴琨很清楚,由于汽车行业回购率太低的特殊性,补贴给消费者是不明智的,而从与58同城近身搏斗的10年经验中,杨浩涌必然明白其中的窍门。

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是在2017年,光是广告费一年能烧十几亿,按戴琨的说法就是,“基本上就是我拿血呲你,你拿血呲我。”

如今虽然优信先“上岸”,但不幸的是,优信是“流着血”上岸的,因此,戴琨难以逃脱被质疑的命运:一是持续亏损的优信何时能赚钱;二是优信如何持续的获得客户信赖。

关于这两个问题,我想可以用戴琨的话做暂时性回应,“优信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场简单的创业了。它可能是我人生之中,最漫长、最艰难的一场超级马拉松。”

至少,现阶段,他迎来了这场马拉松的阶段性胜利。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81458.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