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再传跑路 成本高昂盈利难解

共享汽车再传跑路 成本高昂盈利难解_O2O_电商报

途歌被爆撤离南京

近日多家媒体同时报道称,共享汽车平台途歌已经在8月份完全撤出了南京市场,值得一提的是,撤出后的途歌仍拖欠当地运维人员20万的欠款,后者更透露将进一步追究途歌法律责任予以起诉。

对此,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早在今年6月份就已经暂停了在南京市场的运营。“我们在南京4-6月测试运营,当时网约车红火,所以分时租赁表现不好。”王利峰说道。而对于媒体报道的欠款问题,王利峰则回应称近期会有新的融资消息宣布,且目前已经在北京实现盈利。

据《电商报》了解,今年3月,途歌正式入驻南京,南京也成为继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后途歌布局的第7座城市。途歌不仅向当地用户开放了“1.8亿元优惠租车服务”,还给予新注册用户额度为1800元的用车体验券,使用后用户可享受一个月的免费租车出行。

不得不提的是,相对于同行们投放的众泰E200、奇瑞EQ等居家品牌轿车而言,一直以来以注重品牌战略自居的途歌,在南京市场投放的400多辆车里,则多以中高端车型为主,如宝马smart和大众Polo。

途歌的这种市场策略无疑拉开了和同行间的品牌差距,更易获得中高端客户的青睐,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无疑极大的加重了途歌的运营成本。再加上途歌自进入南京市场以来,就一直通过优惠租车的噱头和免费租车体验券来获取用户,途歌烧钱的速度可想而知。

今年1月,途歌宣布完成B+轮2600万美元的融资,由海益得凯欣基金领投,真格基金及海纳亚洲创投基金跟投。这已经是途歌自2015年成立以来,完成的第5轮融资了,而截至目前为止,途歌融资总额度也早已超过了5000万美元。距离途歌最近一次的融资仅仅过了8个月,这么快便传出拖欠运维人员款项的消息,不得不让人怀疑公司烧钱的速度和运营管理能力。

随着共享单车的走红,共享经济的其他成员也陆续为人熟知,出行行业中的共享汽车更是粉墨登场。截至今年6月,全国共出现过500家共享汽车企业,出行市场上总共增加了超过10万辆汽车。

共享汽车对资本的吸引力也不容小觑,尤其是2017年下半年以来,共享汽车领域融资金额逐步增加、平台融资的频率也不断加快。据《电商报》不完全统计,仅去年下半年,共享汽车行业便吸纳了约6亿元的融资。其中,TOGO途歌、Gofun、PonyCar等平台最新一轮的融资额度都超过1亿元。

而到了今年上半年,共享汽车领域融资的风头依旧强劲。首先是途歌拿下开门红,完成2600万美元B+轮融资;有车出行获得了蔚来资本1亿元的A轮投资;立刻出行则分别在4月和5月相继完成天使轮+A轮及B轮融资,总额度超过2000万美元。

从各家的融资情况来看不难发现,资本市场似乎对于共享汽车的“宠爱”一如既往,但随着共享汽车真正走向市场进行布局时,并不清晰的盈利模式、经营管理上的种种问题也随之浮出水面,甚至有部分平台不堪重负倒闭跑路。

共享汽车再传跑路 成本高昂盈利难解_O2O_电商报

共享汽车跑路频发

除了近期因为撤离南京市场而被推上舆论风口的途歌,还在不断苦苦挣扎外,此前上线的友友用车、EZZY和麻瓜出行等多个共享汽车平台,也早已因为不堪亏损而接连宣布停运、清理财产以退还用户押金。

2017年10月25日,上线一年多的EZZY正式宣布解散,并表示正积极处理后续事宜,已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成立清算组,并严格依法开展清算及清偿工作。据《电商报》了解,直至去年9月,该平台在市场上投放的车辆仍有500辆左右,车型分别以宝马i3、奥迪A3为主。

毫无疑问,EZZY当年的市场策略和现在途歌所践行的差异不大,都是专攻中高端的用户群体。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EZZY已经宣布了解散,但直至今年1月,仍有不少用户反映押金问题未能得到解决。

无独有偶,麻瓜出行也在今年5月发布公告称,因公司业务战略调整,麻瓜出行将于5月17日至20日期间分批逐步关闭租车业务。麻瓜出行停运的原因,同样离不开共享汽车行业必不可少的重投入,尤其是在行业没有清晰盈利模式的前提下,融资一旦花光便再也没有资金来支撑后续发展。

相对于网约车刚面世时所要应对的监管环境而言,共享汽车可以说有着明显的优势。去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多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不仅充分肯定了共享汽车的积极意义,还明确指出对共享汽车涉及的车辆停放、充电基础设施等方面应给予扶持。

不过和绝大多数的新兴产业一样,大量资本的涌入不仅没有促进行业的发展,反而使得整个行业进入了野蛮生长的阶段。由于行业内绝大多数平台都扔在摸索阶段,因此共享汽车平台之间的运营车辆和运营模式同质化相当严重。

此外,共享汽车行业自带的重资产属性,汽车保养、保险等多个方面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维持。尤其是我国一二线城市,日常的交通情况本就是已经是高负荷的状态,平台上的汽车如何协调好城市路权、停车等问题,更别说一线城市如北京深圳等城市早已开始限行政策了。

从行业现状来看,显然共享汽车平台采购车辆的成本、运营维护的成本相对高昂。虽然现有的共享出行平台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且大多开始选择与整车厂合作,采用经营性租赁、融资租赁、直采等方式来降低成本。但事实是直至目前为止,共享汽车的采购成本占整体车辆运营成本仍高达40%左右。

显然,面对如此高昂的成本,共享汽车现阶段廉价的收费已经难以让平台实现收回成本。即使不少平台都在着手发展金融、电商等各种不同的业务,但可以预示的是,共享汽车在短期内实现盈利依然困难。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86336.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爱德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