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怎么改?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有话说

中国经济未来怎么走?

当下我们有哪些需要修正和转变的地方?

50人经济论坛的召开给我们敞开了一条口子;

整个学术委员会成员中,除了樊纲均为副部级以上干部;

这里汇聚着中国最高层,最权威的经济智囊团们;

那他们对民营企业减税,稳增长,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国进民退,科技的地位怎么看呢?

减税:高税负已让经济处于崩溃边缘

减税,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怎么改?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有话说_行业观察_电商报

在这次的论坛中,对民营企业减税的讨论无疑是最激烈的。

盛洪指出,从2010年到现在,一般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已经增长了12个百分点,而制造业上市公司的净资产收益率却在下降。

进入2012年,企业的利润边际基本被减没了,甚至为负,而现在还在越来越低。

我国宏观税负已经高到了可能会使经济走向崩溃的边缘。

楼继伟指出:纵观世界经济发展史,我们都出现过像“里根新政”“撒切尔改革”的时期,都是危机推动的被动改革,不改革就做不下去了。

在“里根改革”的时期,企业所得税的边际税率超过70%,于是便出现了企业不愿投资的现象。

段永基表示,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我接触的民营企业,感觉到的是形势日趋严重,信心大减,四个字“哀鸿遍野”。

当下,因为供给侧改革对民营企业的压缩,包括上半年贷款越来越难的问题,让很多企业信心受挫,甚至产生了怨言。

但民企创造了60%多的GDP,提供了70%左右的出口,还创造了超过80%的就业岗位,这显然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当高层全部都已经留意到民营企业的疾苦之后,减税将势在必行,比如昨天的达沃斯会议,我们的二当家就一再强调正在研究企业降税政策

将来会怎么减呢?杨伟民提议:继续降低并简化增值税,降低社宝缴费率,以及逐步取消强制性住房公积金。

稳增长:杠杆率过高只会加大风险

减税,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怎么改?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有话说_行业观察_电商报

如果经常留意财经的读者一定会发现,我们的地方基建又上马了,对应的地方债正如火如荼的发行。

吴敬琏提醒:我们目前处于一种翘翘板的经济运行状态。

我们再次靠大量的投资去拉动经济增长,而大量的投资又会造成杠杆率的再次提高,造成了系统性风险的增加。

而如果我们要降低杠杆,那我们的增长率又下去了。

在这样的两难状况下,我们唯一的出路就只能提高经济的效率,而效率就只能靠改革。

高质量的发展也就必须由市场来决定资源的配置,就必须提高市场的经济地位,减少政府的干预。

同时对刺激经济的依赖,也再次引发了社会对改革效果及诚意的质疑。

可以说,这基本是个短期无解的问题,贸易摩擦,消费下滑,经济的三架马车已经慢了两匹,但凡有办法,谁会再走刺激的老路呢。

贸易冲突:尽早结束争端,改善外部环境

减税,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怎么改?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有话说_行业观察_电商报

关于贸易冲突的看法,部分高层主和的立场估计是最有争议的。

而且对于消息的封锁可以看出,我们确实没有将事态扩大的打算。否则就是群情激奋,一致对外。

比如张曙光认为: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是一样。

我们从1949年到1978年就走了错路,实行一边倒的国策,与苏联和东欧国家为友,结果反复折腾,几经危机,老百姓还填不饱肚子。

改革开放后,我们改变了国际战略,对发达国家开放,像发达国家学习,与发达国家为伍,结果经济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明显改善。

所以在我们成为发达国家之前,这个方向不能动摇也不能改变。

就此而言,中美贸易摩擦绝非好事,从我们的长远考虑,当前应该做出一些必要的让步,以便达成妥协。尽早结束争端,改善外部环境。

其实,不单部分高层这样认为,有些精英阶层同样希望能忍则忍,贸易损失事小,如果民众恐慌,将动摇我们经济的根本。

供给侧改革: “一刀切”

减税,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怎么改?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有话说_行业观察_电商报

目前“三去一降一补”本质上属于深化改革,但当前有些官员不作为,在环保,去产能领域“一刀切”,引起了很多企业的投诉。

楼继伟说:现在很多的做法是把目标和任务当手段,去产能就下指标,给各个省下指标。

这是很传统的做法,靠行政手段,还属于计划经济时代的“关停并转升”的措施,真正的改革做法非常少。

这种不负责任“一刀切”的做法确实引起了企业很大的反弹,既然是去产能,往往还能扛住的都是具备一定效率的企业。

而强行的把别人的牛奶倒掉,一方面导致上游活下来的企业收益增长,一方面由于成本无法最终转移到消费者身下,又进一步压缩了中下游企业的生存空间。

即使是环保不达标,也要给别人改进的机会和空间,而非以减产为目的。

国进民退:后果堪忧

减税,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怎么改?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有话说_行业观察_电商报

其实最近几年,很多人特别是精英阶层都明显的感觉到了国进民退的趋势。

单从贷款方面,民营企业就感觉到了明显的不公平待遇。

我们2016年国企占据了78%的新增企业贷款,而民企才占到了新增贷款的17%。

但其实国企的效率呢?是远远低于民企的,比如2017年国有工业企业的净资产收益率只有9.9%,民企却能做到19.6%。

整个经济的大格局在发生变化,目前国进民退的事情尤为突出。

比如广东和浙江本应该是民营资本最发达的大本营,但现在也是国资凯歌前行,觉得自己赶上了不得了的好时候。

主要原因有四点:

第一: 整个形势今年有变,首先受冲击的是民企,大家都过不下去了。

第二:三去一降一补,使得产业链条的相对优势发生了变化,上游的赚钱,国企赚得不得了。而广大的民企在中下游吃尽了苦果。

第三:影子银行受到抑制,而过去民企大多数会靠影子银行来融资,资管新规断了它的血液,包括上半年金融去杠杆,贷款利率的提升都在伤害民企。

第四:虽然说我们主流政策上强调一视同仁,但事实上是歧视的。

很多企业过不下去了,于是就只能寻找国企做庇护伞。这是在经济下行剧烈压力下的一个自救措施。

而其实我们的国企效率是很低下的,当前的高盈利也是在特殊时期的政策保护下得到的。

如果在这样一次浪潮里,我们不认真落实国企改革的基本战略的话,过两年后果是比较令人堪忧的。

科技的地位: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减税,贸易冲突,供给侧改革怎么改?中国经济50人论坛有话说_行业观察_电商报

随着我们人口红利的消失,随着全球分工的产业再次转移,我们未来有且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提高单个个体的产能。

提高单个个体的产能有两种办法,第一种是增加劳作的时间,一种是提升劳作的价值含量。

显然,我们的劳作时间基本已经饱和,不论是工厂的工作人员还是北京CBD写字楼里的白领们,大家都没有继续增加的空间。

那么未来我们只能走高质量发展路线。于是,科技在这次论坛中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许善达从四个方面重新给我们定义了科技的地位:

第一: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创造财富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 科技在财富的分配上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真正的军事实力里科技占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现在的国际政治,国际外交,经济,等等,科技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曾经,我们在还具备后发优势的时候,赶超发达国家只需要模仿即可,而当这种优势慢慢消失后,科技便成了当下最重要的发展动能。

通过这次论坛,我们也看清了国家未来发展的方向,实实在在的减税,科技变得愈加重要,贸易冲突的缓和等等。

或许,一轮新的市场化改革正在路上。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87033.html 来源:金融智库 作者:范智林 责任编辑:云合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