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局者”王晓峰

摩拜,应该是王晓峰难以言说的“心病”。

“出局者”王晓峰_人物_电商报

在摩拜备受资本追捧的那两年,王晓峰的名字与摩拜一起屡屡见诸报端,但随着摩拜卖身美团一事尘埃落定,“出局”的王晓峰几乎销声匿迹,偶尔被人提起,身份却是尴尬的“前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CEO”和“那些消逝的创始人”之一。

更讽刺的是,离开摩拜大半年,依然有用户跑到他的微博下“撒野”,大骂着脏话让他退押金,对此,王晓峰像消失了一样,缄口不言。

换道“修行”——All in摩拜

拨开商战的面纱,摆在众人面前的不外乎就是“成王败寇”这样血淋淋的本质。

加西亚·马尔斯克在回忆录的扉页上写道,“生活不是我们活过的日子,而是我们记住的日子,我们为了讲述而在记忆中重现的日子。”“出局”的结局没有压垮王晓峰,却藏在众人的心中,成为记忆。

摩拜,是王晓峰职业生涯的分水岭。

此前,王晓峰曾供职于一系列行业冠军企业,宝洁、谷歌中国、科蒂(全球最大的香水制造商)、Uber以及腾讯。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自由切换。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每次跳槽,都是几乎截然不同的新领域,王晓峰还是留下不错的名声。

2015年秋天,摩拜天使投资人兼董事长李斌找到王晓峰,邀请他加入摩拜出任CEO。那时候,摩拜刚完成A轮融资,产品也快要成型,创始人胡玮炜深感自己媒体人出身不太适合掌管高速发展的摩拜,便让李斌帮忙物色一个运营能力非常强的CEO。

于是,王晓峰成为了摩拜单车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他在个人微博上这样写道,“12月9日,正式离开Uber,即将开启一段全新的旅程和更大的冒险。”

李斌是用“画大饼”打动王晓峰的,“说我们一起来做一家公司,做一件有益于社会的事,一起来帮助解决社会难题,至少成为去解决社会难题的一个主要的推动力量。”王晓峰在2016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

有意义又足够疯狂,还是“前无古人”的创业,一下击中对创业跃跃欲试的王晓峰,“最关键是,摩拜这个项目很刺激,特别有挑战性。它不是从硅谷抄来的,它就源自中国,很可能会从中国走出去。这点就足够让我们很自豪。”他说。

这一年,王晓峰40岁。

“出局者”王晓峰_人物_电商报

后来胡玮炜这样回忆与王晓峰初次见面的印象,“我们就沟通了不到两个小时,他是一个很直接和干脆的人。而且非常专业、职业,执行力和行动力超强。在宝洁接受过系统的管理训练,在优步带领团队打过很多仗。他身上有很多我完全没有的东西。”

为了这次疯狂的创业,王晓峰几乎是all in了自己。当时他是Uber上海区总经理,彼时来势汹汹的Uber正投入20亿美元准备与滴滴展开正面拼杀,鹿死谁手还不知道,更何况Uber一旦上市,身居高位的他自然期权和分红不少,此时撂担子走人,无异于放弃到嘴边的鸭子。

坐客第一财经《波士堂》时,他曾自曝自己在摩拜的月薪仅仅只有6000块。很难想象,向来身居高位的人,竟然有勇气放下身段All in一场命运未卜的旅程,从零开始。

难以承受的资本之重

美团收购摩拜25天后,王晓峰以个人原因卸任摩拜CEO,该位置由胡玮炜接任。这场轰轰烈烈的并购案,终于以王晓峰的“出局”谢幕。

这样的结局,并不让人意外。

王兴和胡玮炜发布内部邮件称:“感谢王晓峰,过去两年多,我们服务了2亿多的用户,进入了200多座城市,15个国家,感谢王晓峰为此立下的汗马功劳。”

结局虽然不甚好看,但至少有过“蜜月期”。“王晓峰是大脑,我是心脏。”胡玮炜此前常常如此对外描述两人的关系。

王晓峰和胡玮炜性情截然不同,接触过王晓峰的人,对他的印象大多是木讷、理性、工作狂,而媒体出身的胡则感性,以“如果失败了,就当自己做公益了”闻名创业圈。

在入职摩拜的那三年,王晓峰负责公司具体的研发、运营及市场工作,胡玮炜则负责活动、品牌及海外部分,甚是融洽。

于是,踌躇满志的王晓峰一上场,立刻将摩拜从实验室搬到市场,并逐步把摩拜由一个App变成了一个拥有工厂、自己生产所有硬件的“重公司”。

众所周知,互联网历来讲究“轻”,这样的“重”不可避免地遭到质疑,“独角兽捕捉手”朱啸虎多次在公开场合毫不客气地直言并不看好摩拜。

当共享单车战况愈演愈烈,王晓峰再次面对他不太喜欢的“烧钱大战”,Uber与滴滴鏖战那一役历史重演。最疯狂的时候,他带着摩拜创造了在一年内共计完成5轮融资的壮举,投资人名单不断拉长。

只不过,福祸相依相生,摩拜创始人和管理层的股权一再稀释,也逐步失去控制权。摩拜或者说王晓峰的命运写在了这一轮轮高额融资里。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共享经济由风口变“疯口”,遇冷的共享单车在惊鸿遍野的裁员、关停、倒闭风波中慢慢走向沉寂,存活下来的两大头部摩拜和ofo日子也不好过,有媒体曝出摩拜挪用60亿元用户押金的消息,而ofo也丑闻缠身,频频传出资金链断裂、“人去楼空”。

2018年4月,这一天还是到来了。大半年未融资的摩拜,在大股东腾讯的牵线下,以总估值27亿美金被美团收购。

对于这样的结局,王晓峰有过挣扎。据报道,股东大会上,在李斌和胡玮炜等人一致同意收购时,王晓峰还是投了反对票,然而终究胳膊拧不过大腿,只能无奈抛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规则就是规则,投票就是投票,如果大家做了这个决定,希望大家不要后悔。”

后来的事,大家都清楚,王晓峰和多数被并购者一样,被“出局”。

一路走来,其实王晓峰的职业生涯并非都是高光时刻。刚出校门时,他在宝洁做的就是给小店兜售宝洁的货以及送货的地推。

“有一次,我蹬着三轮车,后面是一箱箱护舒宝。突然,前面的汽车一个急刹车,跟在后面的我也只能紧急刹车,导致车后的装女性用品的箱子翻落,日用的、夜用的、各种颜色的护舒宝散落一地,引来众人围观。”很多年后,王晓峰轻描淡写这段岁月。

曾有人问他,40岁的高龄创业者是否有点大,他坦承,“年纪大点,想的会周到点,没有晚节不保。我是一个思考比较多的人,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就希望做的事情有意义。”

也是,时间划过指尖的声音,其实是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只有活死人才感受不到时间流逝,因为麻木。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0551.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