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行业大地震!刚刚,国家突然下令

央行特急通知,支付机构哭瞎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规定支付机构必须在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

支付行业大地震!刚刚,国家突然下令_金融_电商报

在文章开始之前,我们先来普及一下什么是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账户,它是指第三方支付结构用来保存用户预付款的资金账户。

风清给大家举一个很通俗的例子。相信大多数人都有淘宝购物的经历,我们要预先支付货款,但这笔钱不是直接打到商家的账户,而是放在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账户上,等到收货确认后支付宝把款项汇给商家。这笔预付款项就是所谓的“备付金”。

备付金可不是一个小的数目。截止2017年3季度末就已达到8000亿元,分析师普遍估计当前规模超过1万亿元。

支付行业大地震!刚刚,国家突然下令_金融_电商报

大家可能不大了解,这些第三方支付备付金都会被存到银行收取巨额利息,基本上可达到3%以上。

对于这些支付机构来说,通过客户备付金赚利息,相当于无风险套利,只要吸收客户备付金,就可以躺赚。对某些中小型的支付机构来说,备付金收益可以占到其全年盈利的90%。

但如今,国家突然下令取消银行备付金账户,这意味着第三方支付少了一个盈利的来源。对某些靠备付金活着的支付企业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对支付宝、微信支付这等支付巨头反倒没多大影响。

既然如此,国家为什么要取消备付金账户?

支付乱象,国家一年开近百张罚单

随着移动支付的发展,支付牌照越来越值钱,特别是移动支付、互联网支付、预付费卡发行受理等都齐备的牌照甚至可以炒到30亿一张。

为什么支付牌照会那么值钱,不就因为有备付金吗?有了备付金就可以形成巨大的资金池,有了它,那些野路子的支付机构就干起了理财、投资、炒股、放贷等生意。

还有的支付机构,会在多个银行准备多个备付金账户,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些账户多头、超额获取银行授信额度。这笔发财钱,自然想怎么样用就怎么用。

最性感的玩法是本该“T+1”的支付结算,被做成“T+N”(资金留存)或“T+0”乃至“T-N”(信用放贷)。

总之,因为有备付金这个筹码在,那些野路子的支付机构可以说是为所欲为,最终受伤的还是消费者。

比如,2016年,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挪用客户备付金,造成资金风险敞口7.8亿元,涉及持卡人超过5万人。

这些年,因为第三方支付机构滥用支付被罚可谓是屡见不鲜,2017年以来,央行共开出94张罚单,其中共包含67家支付公司,累计罚款金额约2468万元。

遗憾的是,这些第三方支付机构“死猪不怕开水烫”,截至2018年上半年,又开出了50多张罚单。

竟然屡罚不止,屡劝不听,国家只能采取最强硬的措施砍掉它们赖以生存的备付金账户,这样有利于防范金融风险,更好维护用户资金的安全。

不过,支付机构们可能会有点“伤心”,因为这种靠着备付金“躺着赚钱”的日子将要彻底结束。

这也意味着,在当前这个竞争激烈的移动支付市场中,洗牌进程将加快,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两大巨头无疑要笑开了花。

支付行业大地震!刚刚,国家突然下令_金融_电商报

金融关乎国家安全,必须严加监管

金融是国家命脉,这点相信不用风清多说,大家都应该知道。特别是在今年,国家决定开放金融,允许国外支付机构在华开展业务,越是在这种时候,国家越要严格监管,以防境外机构洗钱、转移财产。

2018年8月6日,央行一次对国付宝、联动优势、支付宝、银盛支付4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合计5张罚单,共计被罚没近1亿元人民币。

国付宝、联动优势因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等,分别被罚约4646万元、2640万元;

其中国付宝还存在向身份不明的人提供服务或交易,不留存客户资料;联动优势还存在将境内汇款非法转移到境外的违法行为。

银盛支付也经查实为境外非法贵金属互联网交易平台提供网络支付业务服务等非法行为。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支付巨头之一支付宝也领取了400多万的罚单。

9月份,国家又开了9张罚单,其中九派支付因为反洗钱不利被罚400多万。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与支付相关的各类罚单已超过57张。

想想就可怕,这些支付机构为了赚钱不惜为贪污腐败提供洗钱服务、转移国家财产,牺牲国家利益,这种事国家能容忍吗?


在这种严格监管之下,第三方支付正面临行业发展的十字路口,需要重新审视、思考第三方支付的定位、商业模式和可持续发展问题。

不过,对于消费者来说,国家监管越严格,我们的金融越安全。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1277.html 来源:电商头条 作者:风清 责任编辑:陈元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