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琪的野心与焦虑

“你真的是直男吗?作为一个直男你怎么了解女性的喜好?”两年前在BAI贝乐会年终庆典上,田朴珺向陈琪抛出这样一个辛辣又犀利的问题。

陈琪的野心与焦虑_人物_电商报

愣了半秒的陈琪,接过话题微笑着给出一个很“直男”的回答,“当面对一个女孩的时候,男人不懂她们;但当我们每天去分析一千万个女孩的行为的时候,通过数据分析我们就知道了。”

如此“不浪漫”的回答,典型的理工科思维。

“野心”创业者

理工科思维有一个好处,就是现实和目标性强,凡事都可以量化。

在资本寒流侵袭下,蘑菇街赴美上市的靴子最终落地,创业八年,陈琪总算给自己一个交代。

12月6日,主打年轻女性用户的电商平台蘑菇街,正式登陆纽交所。开盘当天,报12.25美元,较14美元的发行价下跌12.5%。股价盘中一度大跌逾17%,最终首日以14美元的股价收盘,与发行价持平,总市值为15亿美元。

蘑菇街IPO后,作为联合创始人、CEO兼董事长的陈琪,将拥有79.3%的投票权,是公司的最高话语人。

在性格上,陈琪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他不只一次坦言“我天生就是要当老大的。上幼儿园的时候,如果有台阶,我就一定要坐在最高的那层上面,下面的都要听我的。”

从来说一不二的陈琪,喜欢玩“ALL IN”,从不给自己留一丝退路,他觉得只有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进去,这个事儿才可能干好。

于是,他卖掉了一套杭州的房子,得了100万作为创业启动资金。一年后,又二话不说把淘宝期权以5美元一股卖掉,换得400多万元。这要是放到今天,以阿里股价约182.25美元算,至少也上亿元了。

哪怕是这种滴血的“亏损”,陈琪依然面不改色地表示,“不后悔!”

就连淘宝约谈有意收购蘑菇街时,他也坚决不卖。谈判破裂的结果是,2012年中,蘑菇街接到阿里的封杀令,被迫转型做独立的电商平台,这位阿里系创业者,最后也避免不了与老东家狭路相逢。

2015年,投资人提出希望蘑菇街和美丽说融合,陈琪霸气要求融合后的新公司必须以他为主导,担任CEO,否则不谈。历经大半年的谈判,这场合并案终于如陈琪所愿落下帷幕:陈琪出任CEO,徐易容退出。

大概,在陈琪眼里,什么都不及“当老大”时,挥斥方遒唯我独尊来得过瘾。

这些年来,蘑菇街被称为阿里、京东、唯品会以外的中国电商“第四极”。

对此,陈琪略有不服,在某次接受采访时他直言,“蘑菇街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大家眼中的电商‘第四极’了,只是曾经有过这个说法,但是事实上不准确,我更希望的说法是中国时尚‘第一极’,成为中国消费者的时尚目的地,而不是购物目的地。”

事实上,为了摆脱这个“标签”,为在电商江湖赢得一席之地,自创业之初开始,野心勃勃的陈琪从未停止过折腾。几乎每隔三年,他就带领蘑菇街进行一次转型,从创立之初只做讨论消费的社区,到导购,再到电商平台,如今,又押上直播、短视频、小程序等内容平台。

据了解,蘑菇街的收入包含营销服务收入、佣金收入和其他收入。

陈琪的焦虑

但敲响美股钟声的蘑菇街,给出的交卷并非尽如人意。

据11月9日蘑菇街向SEC递交的IPO招股书显示,拟筹集最多2亿美元资金,但随着上市步伐临近,市场反响不尽如人意,招股书只能一改再改,最后发行价确定为14到16美元,最大募资金额为8740万美元。但最后上市价却取了最低价14美元,最大募资额也仅为7650万美元。

除了资本寒冬这个大环境,蘑菇街业绩亏损以及MAU(月活用户数)增长几乎停滞,也是横亘在陈琪面前的老大难问题。

从此前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2018年财年蘑菇街实现总营收9.7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09亿元下滑12.3%。其中,营销服务收入为4.766亿元,同比下滑35.6%。而盈利方面,

经调整后,蘑菇街在2017财年、2018财年净亏损分别为4.761亿元、4.202亿元,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2019财年上半年调整后净亏损1.857亿元。

最要命的是,得到腾讯QQ钱包和微信支付两大流量入口的蘑菇街,其活跃用户的增长也意外地撞上天花板,在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12个月中,蘑菇街活跃买家也仅增长3.5%至3280万,活跃用户增长近乎停滞。

尽管净亏损略有收窄迹象,但对于投资者而言,营收大降、持续亏损、活跃用户增长近乎停滞等经营状况,始终不足以撑起他们的信心。

此番一再降低姿态,哪怕“流血”也要坚持上市的举动,背后其实是陈琪这个掌舵者的焦虑。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6年蘑菇街与美丽说、淘世界合并成立美丽联合集团以来,坊间一直传闻美丽联合集团正考虑赴美上市一事。

正所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果不其然,今年11月,上市一事得到证实,不过主角变成了美丽联合集团旗下的蘑菇街。原本一切都在陈琪的可掌控范围内,然而谁也没想到2018年的大气候会是这种走向。

众所周知,今年伊始,互联网惨遭资本寒冬,P2P爆雷、共享单车遇冷、美股科技股频频暴跌,受此影响,IPO狂潮变破发潮,不久前相继上市的美团、小米、宝宝树等股价跌宕起伏。

此外,在一众竞争对手中,阿里、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早已上市,就连专注母婴市场的宝宝树也抢在蘑菇街之前上市。

如此内外忧患夹攻之下,留给蘑菇街的空间自然有限,这对于向来野心勃勃的陈琪而言,实在是无法忍受的。

在“要么等死、要么找死”的两难选择中,陈琪步履维艰。可以说,在资本遇冷的当口,上市是融资的不二选择。

哪怕是一张姗姗来迟的船票,陈琪也要将其握在手中。因此,将发行价降到最低也要上市的做法就不难理解。

互联网“下半场”战事,始于王兴,但不止于美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无人幸免,陈琪以上市结束上半场战事,但更为残酷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1500.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