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振栋:百度的“宠儿”

变幻莫测的互联网江湖,就像是一个偌大的战场。

善变的互联网人大多崇尚“识时务者为俊杰”,不执著于“人生若只如初见”,也不矫情于“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商海觅食,翻手拔刀覆手言和,向来不过是稀松平常之事。君不见快的牵手滴滴,优酷“联姻”土豆,蘑菇街“拿下”美丽说……

张振栋与百度,也上演着这样的故事。

张振栋:百度的“宠儿”_人物_电商报

迎战百度

诚如互联网创业者自嘲开门三座山:BAT,张振栋首次创业就不可避免地碰上百度。

2009年,张振栋从NetVillage(日本手机邮件企业)中国区经理的位置离开,开始人生第一次创业,所做项目叫“UUCUN(悠悠村),主要做第三方应用市场的建站系统,目标用户锁定为站长(拥有独立域名的个人)。

在那个还是功能手机当道的时代,PC端是人们上网的主要渠道,这样的定位毋庸置疑,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谁也不会想到,由乔布斯领航的智能机时代会不期而至,仅仅2年之后,智能手机大行其道,“打开一个个APP”替代了“打开一个个网页”,站长的辉煌时代日现颓势。

主打PC端的悠悠村自然备受打击,在前景堪忧的形势下,张振栋不得不转型。就在他寻寻觅觅快要陷入“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之状时,转机终于来了。

有一天,一家手机公司主动找上门来,问他们能不能帮忙做一个APP的应用市场。张振栋瞬间被点醒,只要从PC端调整为手机应用市场,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方向确定后,张振栋随即迈开脚步攻城略池,在短短一年之内,签下了海信、TCL、中国联通沃游戏在内的300多家手机厂商,形成了国内最大的安卓市场联盟。高峰时,用户累计超2亿。

商海哪有如此顺遂之事,2012年,移动应用解决商遍地开花,91助手、安卓市场、安智市场、应用汇、木蚂蚁等B2C应用软件层出不穷。最要命的是,这个看似牢固的联盟很快被来势汹汹的百度打破。

2013年7月,百度以19亿美元“天价”收购了网龙91手机助手,这里面有一段曲折的故事。早在张振栋死磕PC端的2009年,网龙的熊俊做了一款主打手机应用的91助手,但没多久,熊俊与网龙管理层“闹翻”,怒而出走,拿着蔡文胜和李开复的天使投资做了一款类似的产品——同步推和同步助手。

如此一来,张振栋不得不在主战场迎战百度这个强劲的对手。与巨头争雄,无异于螳臂当车。势单力薄的悠悠村,很快被资本雄厚的百度逼到墙角,甚至一度溃不成军。

投入百度怀抱

悠悠村与百度的鏖战,无异于以鸡蛋碰石头,胜出的概率微乎其微。

张振栋:百度的“宠儿”_人物_电商报

势不如人,张振栋也没啥好挣扎的。没多久,百度全资收购悠悠村,张振栋也跟随进入百度,双方从拔刀相见的敌人变为同一阵线的战友。据了解,完成并购后公司的净利润比收购前增长了近20倍,UUCUN被誉为百度体系内表现最好的兼并公司之一。

作为互联网创业的老玩家,张振栋骨子里是不安分的。

当张振栋离开百度二次创业时,当时负责UUCUN项目并购及投后管理的李明远说:“感谢张振栋在百度期间的杰出贡献,以及给予百度的丰厚回报。张振栋是富有激情和理想的优秀创业者,我相信他的商业嗅觉。祝福他的新项目取得超凡成就!”

2015年,电商江湖迎来第二次高潮。得益于跨境电商政策红利,这一年,跨境电商风起云涌,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既有祭出速卖通和天猫国际两面大旗的阿里、洋码头等老牌劲旅在竞争中占据一方;也不乏京东全球购、网易考拉海购等起步较晚却后来居上者;还有不甘落后的腾讯广撒大网,扶植的一大批新兴玩家,比如小红书。

经过与百度一战的张振栋,此时也不愿错过这个风口,搅局跨境电商。这一年2月,“波罗蜜”正式成立,据张振栋所言,名字灵感来源于周星驰在电影《大话西游》中念出“波罗波罗蜜”咒语后穿越时空的体验。

事实上,技术派张振栋对电商这个涉及零售物流的行业一窍不通,平时也鲜少网购,想要以后来者身份冲出重围,必定要有自己的独门武器。

跨境电商主要有三种商业模式:买手制、平台入驻型、B2C自营。其中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主打平台入驻;洋码头、海蜜占领买手制;蜜芽发力B2C自营……可以说各大山头早已插满了旗子。

再次“牵手”百度

张振栋绝对算得上是百度的“宠儿”。

2015年10月,有关“百度2亿美金收购波罗蜜全球购”的消息满天飞,最后经证实只是一场“美丽的误会”。但遐想还是有的,几天后,张振栋宣布完成3000万美元B轮融资,投资方正是“绯闻对象”百度。

张振栋再一次跟百度走在一起。

此前,姗姗来迟的百度也扶植了蜜芽,足见李彦宏对电商的渴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必然之举。就像马化腾说的,移动互联网就一张船票,谁拿到谁活。

当擂台摆开,腾讯、阿里、小米、网易纷纷登台过招,最终手握微信这个独门武功的腾讯,一一击败了米聊、来往、易信,拿到船票。错过了一波风口的百度,自然坐不住。

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的是,蜜芽和波罗蜜的商业模式都属于B2C自营。张振栋鏖战跨境电商的独门武器是视频直播、“店头价”以及专注于日韩路线。

店头价源于日语,意思是日本零售商的店头销售价格。简单来说就是,波罗蜜所售商品与当地商场商品价格保持一致。

直播的灵感来源于一则报道利用iPad卖鱼的新闻。“在东京街头,吉川先生的摊位上并没有鱼,取而代之是2个iPad。他用视频通话连线北海道渔场的鱼摊。东京的用户就能清楚看到新鲜的鱼,并能与当地的鱼老板对话沟通。这种体验太棒了!”后来在一次发布会上,张振栋这样回忆当时的画面。

众所周知,货源的真实性、价格是否合理、信息的透明等一直以来都是海淘无法述说的痛点,那么采用直播的方式,是一种可以一石三鸟的方式,可以一下子解决这些痛点。

但是这种看似简单厚道的方式,对于起步阶段的张振栋而言,无异于给自己挖坑。很长一段时间里,波罗蜜在日韩并没有拿下品牌方,只能用代购的方式在线下商店进货,再以同样价格亏本卖给消费者。

于是,有人说张振栋是“现世堂吉诃德”,透着一股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傻劲。

当然了,“傻人有傻福”,这样的傻劲不也赢得百度的欣赏?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1629.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