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市场三巨头”的草根突袭战

这两年,伴随着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在一二线城市外,一场下沉市场“突袭”战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主角是宿华、黄峥和谭思亮。

“下沉市场三巨头”的草根突袭战_人物_电商报

(左上为宿华、左下为谭思亮,右一为黄峥)

他们三人异军突起,从短视频社区、社交电商和内容聚合三个维度围猎“五环外”,相继创办了快手、拼多多和趣头条,被业界称为“下沉市场三巨头”。

有意思的是,三位都是以精英身份做着草根生意,又一起在质疑和群嘲中逆袭,同笑亦同悲。

最早入局的是小镇青年宿华。

2013年夏天,由晨兴资本张斐牵线并设局,宿华带着七八个弟兄与东北铁岭的程一笑等四个铁杆,进行了第一次“会师。起源是做了GIF快手的程一笑,由于性格很轴,频频在融资上碰壁,急需要一个CEO来互补,而宿华当时做的搜索引擎项目刚被阿里收购,正处于空窗期。

说来也奇怪,这次“会师”,两伙人竟然出乎意料地投契,一直喝到凌晨两点,地上的啤酒瓶子堆了20多个,直到一旁的张斐困得不行,不得不打断,“干脆合了算了,以后你们天天聊。”

“会师”后的第二天一大早,宿华跟打了鸡血一样,特意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激情澎湃地给台下的10个弟兄画大饼,“从今天开始,我们要做中国最好的视频社交软件。”

就这样,两伙人合在一起,搬到宇宙中心五道口,公司的名称沿用快手,避开巨头们的主战场,主攻三四线小城镇,俗称“五环外”人群。“我们见了一面。很投缘,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后来宿华这样描述当时的“会师”,言语中流露出一种知己相逢的感觉。

有一点宿华没有提到,那就是程一笑“真金白银”的诚意。在谈到股权一事上,程一笑相当豪爽,一出手就稀释掉自己一半的股权给宿华的团队,并且让宿华担任CEO统管公司,而自己则负责产品。

程一笑和宿华的组合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化学作用”,每走一步都几乎都踏在点上:2013年7月,“GIF快手”转型为短视频社区;2013年年底,产品采用人工智能,用算法推荐;2014年11月,正式更名为“快手”。

那时候巨头们的火力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五环外”的市场冷冷清清,留下一大片空白,性格沉闷的宿华也不擅长造势,因此巨头们并没有留意到快手,长达三年的时间里,下沉市场都只有快手一家在唱独角戏,这给了快手足够的空间狂奔,并以裂变的速度激增用户。

等到2016年巨头们心生警惕时,快手用户数已近亿。

就在宿华带着快手在蒙眼狂奔之时,黄峥这位“战友”终于在2015年匆匆赶来。

“下沉市场三巨头”的草根突袭战_人物_电商报

相比宿华这位本土派温顺的打法,黄峥这位硅谷精英就凶猛得多,他一上来就瞄准社交电商,不惜与阿里京东等巨头夺食。2015年4月,拼好货正式上线,不久拼多多也上线,两者的玩法都是以拼单玩法为切入点,通过微信朋友圈等社交平台邀请好友参团,达到规定人数时拼单就会生效。

众所周知,国内的社交老大是腾讯,电商界是阿里在称王,而2015年是BAT跑马圈地最为激烈的一年,BAT几乎伸手触及了所有相对有潜力的领域,此时加码社交电商无异于在虎口上夺食。

对于这一点黄峥自己也是清楚得很。他曾坦诚拼多多的用户都是淘宝的用户“其实因为淘宝太厉害了,几乎占了中国所有的用户,所以说我们所有的用户肯定都是淘宝用户,就像是所有的微信用户都是QQ用户。”

这要是搁其他人身上,老早就换方向了,可黄峥这个人就是说一不二。要知道,这可是一位把“从小到大都是学校的第一名”视为人生最大遗憾的大咖,而且他的人生一路顺遂,据公开资料显示,在小学升初中之后,基本就没有参加过升学考试,一路被保送着进入大学,读的还是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美国威斯康星大学这样的名校。

毕业后加盟谷歌,一举拿下谷歌期权早早实现财务自由,从此柴米油盐不愁,大可风花雪月侃大山。随后,他回国创业也几乎顺风顺水,先后做过手机电商、游戏公司、水果生鲜电商“拼好货”,最终内部孵化出拼多多。

此外,他有着超级豪华的朋友圈,可谓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既有丁磊为他“两肋插刀”,也有隐形富豪段永平为他“保驾护航”。26岁那年,段永平以62万美元拍下与巴菲特的午餐,邀请黄峥随行,与巴菲特近距离交流。

一个习惯了第一名的人,岂会轻易认怂?既然在一二线与阿里、京东死磕没有算数,那就换个地方呗,于是他决定与淘宝“错位竞争”,争夺同一批用户的不同场景,“错位才会长得更快,不存在打掉淘宝多少订单。”

很快,宿华和黄峥迎来了另一位重量级“战友”谭思亮,就此“下沉市场三巨头”全部到位。

2015年年底,有钱有闲的“盛斗士”谭思亮,在“杀死过很多项目”后,终于确定杀入互联网资讯和流量的市场,也就是后来趣头条。

那时候,内容咨询领域巨头林立,不乏类似玩家,前有今日头条围剿,后有一点资讯、天天快讯等追堵,留给趣头条的机会真的不多。

跟黄峥的理由一样,为了避开巨头,谭思亮也选择“自下而上”的打法。所谓自下而上就是从三线以下城市作为切入口,放弃巨头占领的一二线城市。下沉到三四线城市这种玩法,有宿华和黄峥在前证明此路可行,谭思亮也就不“客气”了。

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他迅速组织力量开始产品的需求调研和技术研发,不断优化迭代产品逻辑,2016年6月这款聚焦三、四线及以下人群的聚合资讯App——趣头条正式上线。

值得一提的是,快手、拼多多和趣头条背后都站着腾讯这个超级巨头。这意味着,三者有足够的枪支弹药与阿里、京东、今日头条等对垒。

只不过,这场“突袭”战打得并不轻松。快手因为一篇,名为《底层残酷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的文章成为众矢之的,多次被主流媒体和监管层批评,为此,宿华不得不出面道歉,并把“接受批评”四个字放在自家APP上“拉横幅”;上市前夕,拼多多一度因商家不满平台打击假货而“围攻”拼多多总部,甚至跑去美国将拼多多告上法庭,苦不堪言的黄峥只能不断“拆弹”,还在媒体面前表达自己的委屈“这是我工作以来,我妈第一次打电话给我,问我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谭思亮的遭遇也大同小异,趣头条利用现金补贴获客的“师徒体系”营销手法,被质疑为“类传销”。

三观不正、假货泛滥、类传销,就像悬在三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威力无穷。

好在,今年7月26日,3岁的拼多多在上海和纽约两地敲钟,登陆纳斯达克,以351亿美元的市值结束首个交易日。9月14日,趣头条也随之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移动内容聚合第一股,IPO估值21亿美金。据传,快手也正在启动赴港上市计划。

“下沉市场三巨头”见招拆招,总算杀出一条血路,完成对互联网行业的“颠覆性”奇袭。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2519.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