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频现押金难退 盈利模式或存缺陷

1月9日消息,共享汽车行业似乎正被“押金难退”的阴云笼罩,多个企业都出现了拖延退还消费者押金的问题。这一现象也引发了外界对行业未来发展的担忧。

共享汽车频现押金难退 盈利模式或存缺陷_O2O_电商报

据《石家庄日报》近日报道,石家庄本土共享汽车品牌“嗖嗖开呗”被用户指出存在押金难退的问题。报道还表示,当前“嗖嗖开呗”在街面上投放的汽车数量减少,有用户表示遭遇想用车却找不到的难题。

“嗖嗖开呗”的情况并非个例,多个共享汽车企业都被卷入押金难退的风波之中。据多家媒体报道,2018年8月,广东幸福叮咚出行被指拖延退还多名消费者的押金;11月,总部位于深圳的“三加壹”共享电动汽车也频频被消费者投诉押金难退,其中有用户表示被拖延款项时间已超过2个月,且客服电话一直无法打通。

除了这些地方企业外,巴歌出行、途歌出行等行业头部企业的押金也出现了问题。据《北京晨报》报道显示,巴歌出行2018年8月起开始出现拖欠押金的现象,事发初期客服表示会进行处理,但后来就杳无音讯。而据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显示,该公司2018年9月还被顺义工商分局列入了经营异常名录,理由是其“通过其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到”。

另一边的途歌也因押金问题遭到用户的投诉。《电商报》记者近日以“途歌押金”为关键词在消费者服务平台黑猫投诉上搜索发现,相关投诉共有2355条。

共享汽车频现押金难退 盈利模式或存缺陷_O2O_电商报

不仅如此,甚至还有途歌用户上门讨债。据《新京报》去年12月报道,有用户陆续前往位于北京朝阳区的途歌总部要求退还押金。此外,据公开报道显示,途歌北京分公司办公场地还将被改造成专门的用户接待中心,用来处理用户投诉、退押金等问题。

共享汽车行业陷入“押金难退”的困境,或与行业商业模式尚未成熟有关。速途研究院在去年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不同于其他共享产品,共享汽车运营难度更高且属于重资金项目。共享单车和共享充电宝等产品问世不久,就很快实现了规模化,共享汽车则需要重资金投入,且还需要解决租车点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申请退押金用户的人数变多,共享汽车企业不可避免地就会出现资金紧张的情况。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共享汽车企业盈利模式尚未清晰、营运艰难的情况下,“退押金狂潮”的爆发无异于雪上加霜。这也意味着,在资本寒潮来临之际,如何加快完善商业模式的步伐,或将是共享汽车企业们站稳脚跟、通过市场残酷考验的关键所在。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2927.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石雨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