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 CEO亚当·诺依曼表示 公司年营收已达25亿美元

WeWork CEO亚当·诺依曼表示   公司年营收已达25亿美元_O2O_电商报

1月11日消息,WeWork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依曼(Adam Neumann)周四表示,即便软银缩减了投资规模,但是第四季度公司的年营收已经达到25亿美元,且账面上留有充足的现金。

WeWork是一家提供联合办公空间的公司,目前正在大力进军其他领域。CEO诺伊曼在采访中表示,对于软银最初同意投资160亿美元之后又缩减投资一事,自己并不担心。他对软银的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大加赞赏。过去几年内,孙正义凭借规模达到1000亿美元的远景基金,在风投界的影响力急剧增加。

“孙正义和我的关系还不错。”诺伊曼说道。WeWork已经从软银那里筹集到了10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包括双方进行短暂会面后获得的30亿美元。诺伊曼表示当谈判变得艰难时,他们会将对方当作是合作伙伴,解释各自面临的限制,然后在这些问题中‘穿针引线’。”

在近期软银的投资中,大部分资金是基于WeWork估值在投资后能达到470亿美元,还有10亿美元则是基于其估值在接受投资前达到200亿美元。

WeWork如今已经更名为We Company。诺依曼表示WeWork获得的资金“已经超过未来四到五年内公司经营所需要的数额”。

WeWork是一家很烧钱的公司,但它同样在以很快的速度发展,2018年会员数量增加一倍,达到37.2万。公司在第四季度的年营收达到25亿美元,高于第三季度的20亿美元。

作为初创企业投资者以及WeWork的战略合作伙伴,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也和诺伊曼一起接受了采访。库彻针对最后的交易进行了辩解,还谈论了和孙正义合作以及竞争是什么样子。两人都是Uber的投资者,但是库彻表示他和其他风投都开始在与软银竞争投资。

“好几次交易,我都是和孙正义站在对立面。”库彻说道,“这让人倍感受挫。”

库彻表示远景基金已经改变了风投投资的模式。

“他为许多许多公司增加了IPO窗口。”他说。

库彻表示他并不介意Uber以及Airbnb这些公司推迟上市,因为相比上市公司,私有状态可以让他们这些投资者有更多“发挥的空间”。

“当你开始向公众汇报数据的时候,你就需要开始玩数字游戏了。”他说,“你也不得不开始参与到业务增长的游戏中。”

诺伊曼表示最后的协议能够让公司以之前从未有过的方式完成其使命。但是批判人士表示WeWork可能在经济低迷期间面临信贷紧缩。这是因为办公空间的使用者都是一些初创企业和小公司,它们可能会面临很大压力,甚至是倒闭,而WeWork却还要承担长期租赁义务。

软银减少投资意味着在经济低迷期,WeWork保护层又削弱了几分。

与诺伊曼相识十年的库彻并不是WeWork的投资者。但是他的责任也包括推广公司。他表示之所以没有进行投资,是因为他之前一直不能理解WeWork为何会是一家科技公司。

既然现在了解了情况,库彻表示自己会参与投资,即便是以470亿美元的估值。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3114.html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芒立 责任编辑:唐云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