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拿下D轮融资 行业同质化痛点难消

货拉拉拿下D轮融资  行业同质化痛点难消_物流_电商报

融资后继续海外扩张

日前,同城速运平台货拉拉宣布完成了D轮3亿美元的融资,本轮融资由高瓴资本D1轮领投,红杉资本 中国基金D2跟投。此前的投资方,如顺为资本、襄禾资本、零一创投等老股东也持续跟投,另外,光源资本担任本次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据货拉拉方面透露,本轮融资所得的金额将用于中国内地市场及东南亚市场的进一步扩张,同时,公司将持续专注于现有同城速运平台业务的精细化管理和提升效率。除此之外,还将在原有的汽车销售业务和企业版业务的纵深发展,拓展业务空间;以及继续探索物流链条的各个环节上的创新和变革方向。

对此,投资方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表示,货拉拉在中国与东南亚地区双线发展都取得了巨大成功,正是高瓴资本寻找的科技创新2.0时代“Innovation from China(创新源自中国)”的代表。

从货拉拉官方披露的数据来看,公司在中国市场的发展相当不错。截止2019年1月,平台注册用户已经达到了2800万,注册司机超过300万,去年全年公司业务增长更是高达近200%。目前,货拉拉在东南亚的业务范围也已经拓展到香港、台北、新加坡、曼谷、马尼拉等多个城市。

创立于2013年的货拉拉,一年后便开始进入中国内地和东南亚市场,实行海内外双线发展的策略,以“互联网+物流”的联动方式为用户提供同城O2O、即时及整车货运业务。据《电商报》了解,2015年1月,货拉拉拿下清流资本领投的1000万美元首轮融资;同年9月,货拉拉完成1000万美元A轮融资,由Mindworks领投,清流资本跟投。

2016年5月,货拉拉拿下概念资本、清流资本等1000万美元A+轮融资。一年不到,货拉拉又宣布获得襄禾资本、概念资本、清流资本等3000万美元B轮融资。加上2017年10月宣布完成的C轮1亿美元的融资和近日完成的3亿美元D轮,货拉拉累计融资金额已经高达4.6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货拉拉方面透露,目前公司的估值已经进入国内独角兽的行列。

货拉拉拿下D轮融资  行业同质化痛点难消_物流_电商报

同质化严重痛点颇多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此前发布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同城速运市场规模已从2014年的8200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1.1万亿元。而据Analysys数据预测,到2020年,我国同城速运市场规模与2014年相比将会增长78.1%,达到14245亿元。

显然,相对于已经被快递巨头牢牢占据着的传统货运市场而言,同城速运行业不但具有广阔的前景,甚至还将是快递行业的新兴蓝海。于是,嗅觉灵敏的资本和创业者也在近年纷纷涌入,行业迎来了近百家和货拉拉类似的“互联网+同城速运”平台。

但由于同城速运平台的扎堆出现,以及平台间相似的功能和定位等原因,造成平台间同质化竞争日益严重。不少平台开始了低价恶性竞争,甚至一度引发价格战,行业也因此很快便迎来洗牌期,大量平台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中。事实上,由于大量资本和从业者的加入,行业在迎来蓬勃发展的同时也开始出现不少乱象,就算是作为行业代表的货拉拉也难以避免。

去年8月,有用户在货拉拉上预约司机帮忙搬家,但当所有物品搬至车上时,司机要求取消货拉拉订单,采取微信支付的方式交易,否则将拒绝拉货。用户无奈付款后,搬家第三日司机向其发了骚扰消息,并威胁其家人。经用户多次向货拉拉投诉无果后,该名用户与家人最终选择报警。

半个多月后,货拉拉就搬家遭遇司机骚扰事件发表道歉声明,称已对司机进行永久封号处理,并将与涉事司机登门致歉。咋一看,似乎事件已经得到了完美处理,但同城速运公司对于平台上司机资质的审核疏漏也因此浮上水面。

实际上,上海市城管执法局在此之前,已经牵头召集市交警总队、市交通执法总队联合约谈了“货拉拉”等网约货运平台负责人,要求平台就经营中存在的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治安管理处罚法》、《上海市道路运输管理条例》、《上海市流动户外广告设置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的问题,依法依规限时整改。

然而,时隔司机骚扰事件仅仅过了两个月,就有市民向媒体爆料称,停在小区内的摩托车连续两次被小偷盗走,而小偷使用的运输工具竟是业内闻名的货拉拉。更值得一提的是,据当事人反应,小偷是凌晨两点要求货拉拉司机托运,且没有行驶本和摩托钥匙,甚至连下单使用的电话号码都是假的。

对此,货拉拉市场部负责人回应称,货拉拉司机并不知道当时所运的是赃物,也将和当事人商量解决方案。同时她还向媒体透露,此前公司已经对司机进行了相关教育与培训,并上线了一些措施防止再次发生。

不过令人咋舌的是,去年5月就被奥一报料平台爆出,货拉拉平台发货联系人不需要手机本人进行验证即可生成订单,导致其之后不断的接到货拉拉司机的电话。更神奇的是,有用户不堪其扰打电话到平台要求将自身手机加入防骚扰电话时,却得到了并没有这个功能回应。

由于货拉拉的定位是“货运版滴滴出行”的关系,平台司机的审核和监管就成为了企业发展中无法逃避也是最为重要的问题。又恰逢滴滴出行在2018年连续发生多起司机故意伤害乘客的恶性事件,货拉拉也一度被用户质疑其安全问题。

早在2017年底,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就曾对媒体透露,已有美国投行在接触货拉拉,希望可以在美国上市。货拉拉方面的发言人更直言,公司计划未来3到5年上市。虽然货拉拉在资本的眼中是不可多得的潜力股,甚至估值已经步入了国内初创公司的独角兽行列,但这一系列的痛点不解决未来的发展也难言顺风顺水。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4901.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爱德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