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度人”巩振兵的幸与不幸

很难定论巩振兵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老百度人”巩振兵的幸与不幸_人物_电商报

短短七年的功夫,巩振兵遇到了互联网上风云激荡的两场战役:外卖和网约车。在O2O概念成为风口之时,他扛起百度外卖的大旗与美团、饿了么近身肉搏,从此声名鹊起走向主流舞台;在易到三度易主之后,他又被“三顾茅庐”请去坐镇,但可惜没能掀起大的波澜,如今离职收场。

也许,这就是互联网江湖最诡谲刺激之处,可以猜到开头,却永远无法预料结局。

空降“风波”

一纸文字公之于众后,闹哄哄的离职传闻终于得到证实,巩振兵从易到CEO的位置离开,成了板上钉钉之事。这距离他加盟易到,不过一年光景。

3月13日,韬蕴资本CEO温晓东在朋友圈证实,巩振兵即将卸任易到CEO职位,不过,他否认了是因为未达到董事会考核一说,坚持表示双方是好聚好散。

“巩振兵先生是我当年‘三顾茅庐’请来的,由于18年整体大环境的问题以及易到本身融资的问题使巩振兵先生及其团队在一个很不容易的情况下砥砺前行。”温晓东如此写道。

不可否认,2018年5月巩振兵加盟易到出任CEO时,确实是易到内忧外患、风雨飘摇的时刻。网约车市场这个大环境,早已重新洗了牌,比易到晚上线两年的滴滴,通过一系列资本操作,完成了与快的合并以及收购Uber,一举奠定行业霸主地位;此外,高喊着“无边界”的王兴也正虎视眈眈着,上线了美团打车。

祸不单行,喜成双。易到内部危机也接踵而来,随着周航等创始人与大股东乐视“互撕风波”爆发,易到经过三度易主,彼时落入了韬蕴资本手中,开始“去乐视化”。

巩振兵就是此时被手握易到控股权的韬蕴资本,以“三顾茅庐”的方式拉入易到出任CEO的。遭受三度易主的“折腾”,易到内部的现状可想而知。

更要命的是,就在巩振兵走马上任的5月,韬蕴资本和易到双双陷入资金困境,在因未能按期支付一款契约型基金的利息而被基金管理人公之于众后,韬蕴资本考虑将易到再度易主,找到深交所上市公司赫美集团接盘,但最后因双方没谈拢条件终止了合作。

谁也没有想到,作为“空降兵”入主易到的巩振兵,还没来得及将易到拉出泥潭,反倒因一场“磕头门”猝不及防地被推上舆论漩涡。

2018年11月16日,一则“磕头”的视频在网传疯传:里面的两位主角分别是巩振兵和易到用车的政府事务副总裁,吕艺说自己做了错事,特向大哥(巩振兵)赔罪,并主动下跪磕头,而巩振兵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中,一脸漠视。

此视频传上网后旋即引起轩然大波,两位高管如此骇人惊俗的举动,将易到戏剧性地推到风口浪尖。

随后,双方就此事各执一词,上演“罗生门”。先是吕艺向多名易到高管发送邮件,控诉控诉巩振兵曾逼其下跪磕头,称对方“没有担当,司机上门多次你都跑了,交通部检查你都不敢签字。”接着易到官方发布声明完全推翻吕艺的说法,称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饭局”,而巩振兵表示已报警。

谁是谁非,难以定夺,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两位手握重权的高管如此一闹,无疑将易到内部管理的混乱摆在公众面前,沦为“笑料”。

如今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巩振兵能够与易到“好聚好散”,也算是体面。

百度“老兵”

此前,巩振兵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百度老兵和百度外卖CEO。

寸板头、犀利的双眼上挂着两道浓眉,巩振兵给人的感觉不怒而威。有人评价他身有江湖气,为人仗义,极具感染力;也有人认为他行事风格狠辣,魄力强劲之余,格局和远见不够。

翻看巩振兵的过往,他确实是凶猛之人。

2003年便加盟百度的巩振兵,是地地道道的老百度人。众所周知,在BAT中,百度向来视技术为信仰,不过营销管理专业出身的巩振兵,在百度从事的一直是销售的工作,随后伴随百度成长一路平步青云,历任百度渠道大区总监、全国渠道总监、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等职位。

李彦宏曾经这样描述百度的人才理念:招最优秀的人、给最大的空间,看最后的结果,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曾经走上创业之路的巩振兵,无疑在一定程度上符合李彦宏的用人之道。2001年,就在李彦宏带着刘建国、雷明等人在北大资源宾馆创办百度不久,巩振兵也走上了创业之路,做的是股票分析软件。

只不过两者的区别是,百度位列BAT如今依旧笑傲江湖,而巩振兵的公司最终被出售,沦为历史。

随着“百度七剑客”以及一些资深老百度人的逐渐离开,作为百度“老臣子”坚守在百度的巩振兵,地位越发显赫,据说是为数不多可以每个月见到李彦宏一次的百度人。这种能够触摸到权力中心的触达力,为他后来被拉拢到内部孵化项目——百度外卖作了铺陈。

外卖之“殇”

巩振兵进入大众眼帘,是从2014年开始的,彼时的他扛着百度外面的大旗,频频亮相。

这一年,由于团购大战的火热,O2O概念成为备受追捧的风口,百度逮着机会高喊着“连接人与服务”战略口号转型,风风火火砸下2.7亿美元全资收购团购网站糯米网后,百度的O2O转型之路就此开始。

此时百度LBS事业部中一个团队看到独立出来做外卖的机会,他们很清楚想要成事必须要有人出来扛大旗,而且这个人必须在百度有影响力,最好要懂销售。一眼扫过去,刚好轮岗至百度LBS事业部又在百度待了十年的巩振兵,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2014年5月,巩振兵在说服李彦宏后牵头组建团队,百度内部创业就此开始。

当一个月后百度外卖上线时,外卖市场已是群雄逐鹿时代,背靠腾讯的大众点评与饿了么联手,阿里在投资美团之余顺手做新口碑网,不过,此时他们的战场集中在高校,无暇顾及白领市场。

逮到空白点的巩振兵,集中火力攻占白领市场,我们都知道,相比学生党,白领的客单价高很多,是妥妥的一块“肥猪肉”。通过扫楼式地推和疯狂补贴,百度外卖很快拿下白领市场,成为美团最大的竞争对手。

战绩,向来是高管最大的筹码与底气。凭借漂亮的战绩,巩振兵成了百度的“宠儿”,除了得到李彦宏的口头赞赏,还有雄厚的资金支持。2015年百度外卖拆分独立,巩振兵坐上百度CEO的位置,此外,李彦宏高调承诺,要拿200个亿支持O2O发展。

此时的百度外卖和巩振兵,风光无限!顶着CEO光环的巩振兵,频频登上舞台,左一句技术,右一句生态。

遗憾的是,这种春风得意的状态并没有维持多久,由于战略失误,百度外卖开始被边缘化。明显的失误是从2016年春节开始的,在美团、饿了么频频出手留住骑手保持春节外卖正常运营之时,巩振兵反而给骑手放假,导致百度外卖年后的运力在短期内难以恢复。

此外,随着内部人员扩张,百度外卖管理架构越发复杂,也催生了混乱和臃肿,而此时百度内部战略也开始改变,向AI转移。

2016年6月,李彦宏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直言:如果真的做不过,就不做,该做的决断也要做。随后,百度外卖开始大力度降低补贴,众所周知,与团购、网约车等领域一样,外卖是靠补贴涨流量的,如今突然刹车,市场反馈自然也很直接,百度外卖的走势开始由高走低。

2017年8月,巩振兵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出现:百度外卖打包卖给饿了么,作价8亿美元。担任百度外卖董事长虚职的巩振兵,半年后在微信朋友圈分享了一首名叫《启程》歌曲,随即转身离场。

当他重回公众视野,已是震惊互联网的“磕头门”主角之一。幸,还是不幸,时间自有公断。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5961.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