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亚勤:百度高管“退休”第一人

人生如风,来去匆匆,互联网江湖人来人往,已成常态。

毫无征兆地,53岁的百度总裁张亚勤宣布将以退休的方式从百度离场,时间是今年10月。这是继吴恩达、陆奇相继离场后,百度近两年损失的第三名大将。

张亚勤:百度高管“退休”第一人_人物_电商报

于是,知乎上有人调侃,“三英战李布,百度还是那个百度。”

从百度“荣退”

互联网的任何风吹草动几乎都能刺激大众神经,更何况是位列BAT的百度。

正如入场看姿态,分手见真章。入场的姿态如何意气风发,并不能完全反映高管与企业的关系,关键还要看离开得是否体面。

从3月15日双方对外发表的“分手宣言”来看,张亚勤和百度的这次“分手”,不失体面。

在内部邮件中,李彦宏肯定了张亚勤的工作,“亚勤相继推动了国际化市场开拓、金融和教育等业务的孵化和探索,最近两年来,他带领团队,在智能云和AI to B业务的整合及商业化加速、Apollo生态的建设及产业合作、基础技术体系的夯实与建设、芯片和量子计算等前瞻技术的布局等方面,取得了重要成果。”

随后,张亚勤在微信朋友圈也表达了对李彦宏和百度的感激之情,“非常感谢Robin和百度给我这个机会,我仍然是百度大家庭的一员,陪伴百度一起成长。”

当然了,按照历来惯例,是非功过更能直观体现双方的“契合度”。那么,抛开“官宣”,事实上张亚勤在百度这五年,究竟战绩如何?

提到张亚勤的战绩,就不得不提百度云。在2018年底,执掌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时,张亚勤为百度提出了“ABC”概念:AI(人工智能)、Big Data(大数据)和Cloud Computing(云计算)三位一体,据悉,如今百度云已经为百度贡献了收入。

张亚勤是在2014年9月被百度收归旗下的,职位是百度总裁,主要负责新兴业务,至今刚好是第五个年头,时间不长也不短。

五年中,张亚勤经历了百度数次组织架构调整,而他的职权与职责,几乎也伴随着每一次调整而变动,先后负责过技术体系、自动驾驶、云计算、教育、医疗、国际化、公关等业务。

“除了搜索,基本都管过了。虽然不同的时间管不同的事情,不管是技术也好,研究也好,业务也好。”在某次采访中,他曾这样说。

2014年,是百度高喊着“连接人与服务”战略口号开始向O2O转型的时刻,李彦宏曾号称投入200亿为O2O持续输血。

于是,伴随着团购和外卖业务不断开花,百度在2015年初进行了一次大幅度架构调整,张亚勤被任命执掌新兴业务事业群组,负责带队以O2O为突破口深耕国际市场,为百度开拓边界。这个新兴群组由新业务群组、用户消费业务群组和国际化事业部合并而来。

只不过,由于百度在策略上作出调整,由重仓O2O变 all in AI,百度的国际化业务却并没有太亮眼的成绩。到了2015年底,百度再一次调整架构时,张亚勤转为执掌百度大市场、公关及政府关系团队。

很不幸的是,2016年相继爆发的“出卖血友病贴吧”和“魏则西事件”,将百度推上舆论风口浪尖,股价应声大跌。

此后,张亚勤多次辗转在不同部门,直到如今百度推出高官退休计划,他以退休计划第一位高管的身份,开启人生的3.0。

年少成名的“天才”

职场博弈,选择向来是双向的。

就像阿里向来喜欢“闻味道”招人一样,张亚勤与百度,在理念上存在共同的认知。技术派出身的张亚勤,身形微胖,外表浑圆忠厚,笑起来眉眼弯弯,十分和善,而素来喜欢看科幻小说和下围棋的他,行事作风直截了当,坦承历来讨厌两种人,一种是讲话拐弯抹角的人,一种是浪费别人时间的人。

他曾这样描述与李彦宏的相处时模式,“我和Robin的沟通相当简单,决策的时候,有不同观点就讲。有没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也有,但通过沟通也可以达到共识。”

众所周知,在BAT中,百度向来视技术为信仰。很多场合里,李彦宏曾多次提及百度的人才理念:招最优秀的人、给最大的空间,看最后的结果,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翻看张亚勤过往的履历,堪称“神话”。

“神童”是打在张亚勤身上的第一道光环。1966年,张亚勤出生于山西太原的一个教师家庭,与李彦宏是老乡,自小天赋过人。

5岁那一年,在那个特殊年代,张亚勤的童年伴随着父亲的去世而早早结束,“我在妈妈跟前撒娇的时光结束得特别早。我的童年,几乎都是在晋南一个小城的外婆家里度过的。我上的第一所学校就像农村小学一样。”张亚勤回忆说。

天赋加后天努力,张亚勤在12岁时连跳多级跳到初三。一年后,一则刊登在《光明日报》上的“神童”故事:13岁的“神童”宁铂,考上中国科技大学1978级少年班,这大大刺激了张亚勤,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作为同龄人,“考中国科技大学”一直萦绕在少年张亚勤的脑海里,此时距离那一年的高考还有7个月时间,如何在这大半年里拿到高考的入门券,是个难题。

但张亚勤还是创造了“神话”,以惊人的天赋和学习速度,在一个月内完成了高中课程,顺利拿到“入门券”,并进入中科大少年班学习电子工程,成为那届学生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难能可贵的是,相比大部分进入少年班心理出现问题的孩子,张亚勤的情商和智商一样在线,在那个“神童”饱受追捧的年代,没有上演“伤仲永”的悲剧,反而是一路开挂。

从中科大研究生毕业后,拿到奖学金赴美攻读电子工程博士学位,31岁时成为美国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学会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院士,此后的数年间,获奖无数,荣耀加身:手握60项美国专利,数十项技术创新成为国际标准,在国际上发表500多篇论文,出版11本专业著作。

很多时候,历史就像轮回一样。

现如今,张亚勤以“任务完成”从百度功成身退,这与5年前从微软抽身离开时,极其相似。可以说,微软十六年,是张亚勤职业生涯中极其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4年9月,在绕着微软总部公楼走了好几圈后,身为微软全球副总裁的张亚勤挥手告别了这家工作了近16年的公司,“决定很早就下了,但要等一个影响最小的时点,给微软的同事们一个好的交待。”

至于离开的理由,他说自己是一个不停追逐下一个“兴奋点”的人,而百度成了他当时的“兴奋点”,于是,“郎有情,妾有意”,投身百度是水到渠成之事。

亦如这次离开!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6207.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