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深陷困局 自如还有一股底气

在这多事之秋,长租公寓无一幸免,但自如似乎还有一股硬气。

一边是,蛋壳公寓的新闻升级了,由此前的“蛋壳公寓破产跑路”升级为“我爱我家将接盘蛋壳公寓”,而且网传将接手蛋壳公寓的这家公司也并未否认这一消息。一边则是,同样是长租公寓代表的自如也难免陷入风波,但自如表现出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势。

与蛋壳公寓不同的是,在其关联公司作为被执行人这一假新闻传出之时,自如方面第一时间回应称,该信息不准确,赔付款已及时支付。同样,在11月17日网传蛋壳公寓要破产的新闻热度达到高潮之时,深受外界关切的自如及时回应:经营稳健,不负期待。

蛋壳公寓深陷困局 自如还有一股底气_O2O_电商报

自8月以来,杭州的友客公寓、巢客公寓,上海的岚越公寓以及深圳的爱租公寓、美居公寓等长租公寓相继“暴雷”。

在此背景之下,自如出色的危机公关毋庸置疑,在公司每次陷入舆论风波之时,总能第一时间站出来回应,并给租客们一颗“定心丸”。而反观蛋壳公寓,网传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之时,蛋壳公寓并未就此给出解决方案和回应,反倒使工作人员个人火上浇油“公司没有钱,请回家等待”。

当然,自如较于蛋壳公寓,真正让其于慌乱之中稳住阵形的原因并不止于此。

蛋壳公寓频频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与“上市”这个标签也有关。走过5年之久的蛋壳公寓于今年1月17日在美国纽交所成功上市后,无论是经营数据还是股价都变得极其透明,好与坏也都将作为市场在某个层面上的风向标。

而蛋壳公寓自2017年至今,深陷连年亏损的境地。2019年净亏损高达31.57亿元,作为上市后的首份财报,今年一季度也不例外,净亏损由去年同期的8.16万元增加至12.34亿元,负债率也由2019年的95.79%上升至97.06%。

但自如至今并未上市,因此财务数据并不透明。自2015年至2017年,自如虽难逃亏损困局,累计亏损近13亿元。不过,自如此后再也没有透露过相关数据。如此,资本市场、相关部门以及公众就少了一个对自如“评头论足”的切入点,无风故不起浪。而鉴于基本面没发生变化,自如目前恐怕仍处于亏损中。

蛋壳公寓深陷困局 自如还有一股底气_O2O_电商报

说到资本市场,这一定是自如站稳脚跟的奠基石,这也是蛋壳公寓望尘莫及的。

蛋壳公寓上市之前共获得过七轮融资,包括蚂蚁金服、开物华登、愉悦资本、高榕资本、老虎基金等在内的金主都参与过投资,C轮融资估值一度超过20亿美元。但好景不长,跌跌不休的股价和无休止的亏损,让蛋壳公寓很难再通过其他渠道拿到融资。上市之时,蛋壳公寓的募资规模据称是迄今为止长租公寓上市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但也仅有近1.49亿美元,估值为27.4亿美元。

而截至目前,自如总共获得过四轮投资,虽然在融资次数上不敌蛋壳公寓,但融资含金量颇高,获得包括软银、红杉、腾讯、融创中国等在内的大资本提供资金支持。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6月,自如完成B轮5亿美元的融资时,估值已经达到50亿美元;2020年3月,自如获得孙正义旗下的软银战略投资10亿美元后,融资额不仅超过了蛋壳公寓IPO时1.4亿美元的募资额,也几乎和蛋壳公寓上市之前七轮融资总额相当,而且66亿美元的估值超过两个蛋壳公寓的上市估值。

蛋壳公寓深陷困局 自如还有一股底气_O2O_电商报

除此之外,自如还有一个大靠山,即链家!2011年5月,自如业务作为链家内部创业项目的一部分正式启动;2016年,自如正式成为链家旗下独立运营的子公司,这就意味着自如可以额外从链家获取资源。自如CEO熊林也曾表态:“觉得租赁机会很大,利用链家的资源,每年可以成长40%。”

既有链家做靠山,又有大资本家巨额加持,这就让自如走得相对稳些。

蛋壳公寓和自如之间的差距仅于此吗?非也!若要说区别在哪,就在自如一直在努力的点。自如CEO熊林曾对外公开表示,自如的定位是“提供居住产品和生活服务的科技公司。”即在未来的规划中自如长租公寓业务占40%,包括旅游市场的民宿、独栋公寓的社区化等待开发业务占30%,来自包括保洁、维修、搬家,甚至家居用品电商平台在内的衍生服务则占30%。

而这条路,既有贝壳找房已经成功先行涉足,并且,自如在摸索前行中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自如在9周年会上表示,目前,自如在全国已经管理了100万间房源,获得300多万名自如客、50多万名业主的信任,自如保洁、搬家、维修服务等人性化的服务也累积完成超3000万单。

这,自然也是自如前行的底气之一。

本文链接:https://www.dsb.cn/132273.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王小孟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