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电商卖家闻风丧胆!揭秘职业打假人灰色暴利:我等你卖假货等得太久了

云合 2020-12-21 10:56:58
行业观察 2020-12-21 10:56:58 阅读 1693 评论 0

有这么一个故事,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详:

它讲述了一个时时处在恶龙威胁之下的小村庄。

每年,这条龙都会要求村庄献祭一名童女。

每年村子里都会有一名勇敢的少年英雄翻山越岭,去与龙搏斗,但无人生还。

当又有一名英雄出发,开始他九死一生的征程时,有人悄悄尾随,想看看到底会发生些什么。

龙穴铺满金银财宝,少年来到这里,用剑刺死龙。

当他坐在尸身之上,艳羨地看着闪烁的珠宝,竟然慢慢地长出鳞片、尾巴和触角,成为了村民惧怕的龙。

而今天,这个故事在电商圈上演了。

直播界大地震

喧嚣的直播电商止不住那股躁动的风。

近日,直播界掀起了一股打假热潮,一时之间风声鹤唳。

先是快手头部主播辛巴,被职业打假人王海指出其直播卖出的燕窝,含量极低、成本不足1元、与“糖水”无异。

再是抖音头部主播罗永浩,被王海控诉其在直播间销售的一款进口漱口水,涉嫌虚假广告宣传。

事后,两位主播都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中难以脱身。

辛巴团队承认涉事燕窝产品确实存在虚假宣传问题,启动了“退一赔三”的赔付工作,退赔金额达6198.3万元之多。

罗永浩团队则称该则涉嫌虚假宣传的视频,是相关营销号擅自加入罗永浩直播片段的剪辑视频。也就是“与我无关”的意思。

不过罗永浩团队怕是会被王海揭露更大漏洞,竟然先自曝了11月28日直播部分羊毛衫为假货。

直播带货这潭池水被彻底搅动,关于假货的问题更是得到了空前的关注。

有网友表示:“不知道你们还敢不敢去直播间买东西,反正我是不敢了。”

而这两起事件背后的关键人物——王海,更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高人,竟然能够以一己之力引发直播界的大震动?他的手段又到底有多厉害,竟然让辛巴和罗永浩都“栽”了?

他和他职业打假人的身份,引发了大众的强烈好奇心。

所谓的职业打假人,指的是专门以打假为工作、靠打假赚钱的人。这一职业已经在中国存在20余年,拥有深厚的历史。而其开山鼻祖,正是王海。

1995年,22岁的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花了170元买了两副索尼耳机,结果发现这耳机竟然是山寨货,一气之下将隆福大厦告到法庭,控诉其出售假货,并要求索赔。

这一举动在现在看来再正常不过,然而在当时却引起了广泛讨论。大家第一次知道消费者被坑了还可以这样维权。因为王海的状告,这一年被媒体评为“消费者维权元年”。

在这一历史性的时刻下,王海成为第一位中国保护消费基金会设立的“消费者打假奖”获得者,还被评为中国的新闻人物。

王海受到了鼓舞,随后越战越勇。1996年,他成立中国第一家打假公司,在维权打假的战场中奋力拼搏。

消费者买来了水货手机、天津伊势丹厕所乱收费、斯凯奇鞋虚假宣传……王海参与到这些不公事件中,并且全都大获全胜。

据媒体报道,2017年,王海在全国各地共开设了四家职业打假公司,业务主要为三部分,分别是“帮消费者维权打假、知假买假、替企业打假”。

市场流行的一个说法是,王海接一个“案子”的起步价是30万,最多的时候一单可以赚到400万。

眼见王海轻轻松松发财,全国各地开始涌现越来越多职业打假人。他们形成了巨大的利益群体,忙着调查商家出售的产品,或者坚持商家出品的广告,好从中揪出问题,大赚一笔。

然而随着职业打假人的发展壮大,关于他们的争议也越来越多:因为职业打假人在打假中掺杂了牟利的动机,那他们到底是帮消费者发声的正义斗士,还是专门钻规则漏洞的假货流氓呢?

变质的职业打假行业

如果说最开始的打假是为了维权,那现在的职业打假行业已经完全变味了。

职业打假人主要分为两类。

一类是正规军,他们一般会组织成专业打假团队进行打假,主要盯着大企业的动作。

他们会先调查清楚企业的哪些产品有质量问题,或者存在虚假宣传的嫌疑,再“知假买假”,最后依法索取“退一赔三”“退一赔十”的赔偿。

另一类是散兵游勇。他们更多潜伏在QQ群里,靠碰瓷电商卖家来营生。

一般是一个人在群里发出电商卖家的违规操作截图,表示他要“开车”了,招呼有兴趣的群成员“上车”,与他一起“搞”某卖家。

然后大家再一哄而上,犹如秃鹫分食尸体般上阵。每个人都下个小额订单,再一起要求索赔,以举报来要挟。很多卖家都会就范,给钱消灾。

大多数职业打假人,实际上都只是以正义之名,干着牟利之事,初衷只是为了赚钱。

他们就如同去屠龙的少年,失去了初心,将电商市场搅得一团乱,成为了电商市场所惧怕的恶龙。

他们最擅长两种操作:

第一种是小题大做。

他们专门盯着电商卖家一些违规操作。这些违规操作很多时候并不会影响到消费者的权益。

他们却死抓着不放,借机发话要求赔偿,不然就投诉或者将其告上法庭。很多电商卖家都对此苦不堪言。

比如从说明书上揪出错误。

周某在电商平台上买了某品牌的坚果,随后将该品牌告上了法庭。

原因是他去给坚果做了检测,发现这个坚果包装上标明的脂肪含量与检测的结果大相径庭。

他认为这个坚果不符合食品安全生产标准,于是状告该品牌,还要求十倍赔偿金。

结果法院那边一检测,发现根本没这回事,于是驳回了上诉。

没赚到钱不说,还浪费了人力物力,这个人图啥呢?

又比如从宣传话术中大作文章。

卖家于某在销售一款橡木桌子,在产品描述中,称这款桌子“选用20年橡木精心打造”。结果这句话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了。

他们通过工商投诉该卖家涉嫌虚假宣传,表示“你怎么证明这棵橡树有20年呢?”

于某拿不出证据证明该家具原材料的历史,急得团团转。

随后就有律师联系了他,表示收不到赔偿就会去法院起诉。

于某一时糊涂,就支付了1万元以求息事宁人。

然而于某的网店生意却从此一落千丈,再难回到当初的业绩了。

一句话惹来的祸,会不会太严重了?

第二种则是“钓鱼执法”。

很多时候电商卖家并没有违规的意图,结果在职业打假人的引诱下做出了错误的举动。这个时候职业打假人基本一抓一个准。

比如有职业打假人就盯上了某奶茶品牌。他们以“公司需要大量假货奶茶当福利”为由,找该奶茶品牌下单。

该奶茶品牌明明卖的是真货,但没有经验的客服,很可能在职业打假人的话术下落入圈套,顺着他们的思路同意了该请求。

这个时候职业打假人再立马下单,并截图当作证据,进行举报,收到赔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卖家一不留神就被坑了,简直有苦说不出。

最可怕的是,有些职业打假人还会“打假”之名行“造假”之实。

某个户外用品网店就遭遇了这么一种情况:周某在他们这买了个侏罗纪公园刺绣贴章,后来竟然把该网店告上了法庭。

原因是因为该贴章没有侏罗纪公园品牌的授权标识,也无厂名、厂址、联系电话,完全是诈骗,要求十倍赔偿。

后来经过调查发现,是周某偷偷撕下了这个贴章印着的授权标识,以职业打假人身份敲诈该网店。

职业打假人使用这样的手段,可以说已经突破底线了。

以正义为名的赚钱生意,根本不是正义

有些人可能觉得,职业打假人的存在,起码是替消费者发声,维护了消费者的权益,但事实上那只是极少部分。大多数时候职业打假人都是扰乱市场的蝗虫。

从打击效果来看,由于成本较小,取证相对容易,来钱快,职业打假人打假的主要范畴集中在产品标识、说明等方面。

这些操作可以说只是规范了商家对于产品的包装,跟消费者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又何谈维护消费者权益?

而且当知假买假行为越来越形成商业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职业打假人、打假公司涌现,其动机并非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为自身牟利或借机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只会将市场搅得一团乱。

变了味的打假让越来越多无辜的中小卖家被无差别打击,他们又到底犯了什么错?

他们很多人可能是刚创立网店,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结果他们在辛辛苦苦接单打包跑工厂的时候,无数职业打假人却坐在电脑前面,翘着二郎腿,等着吸卖家的血。

很多时候,他们苦心经营的店铺就这样被打假人败光。这难道不可恨吗?

而当打假泛滥的时候,免不了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画面:真正质量有保证的店铺因为一些失误被迫退出市场,而卖假货的店铺却交了“保护费”,堂而皇之地装摇撞骗。

这对于消费者来说,只会是更大的灾难——当职业打假这个行业充斥着欺骗和势利,习惯了忍气吞声的消费者,还能找谁来帮忙维权?

此外,频出的职业打假案还对社会资源造成了巨大的浪费。

以深圳为例,官方数据显示,职业投诉举报数量从2010年的699宗暴涨至2016年的64593宗。

而其中大多数案件都只是无事生非、小题大做甚至敲诈勒索的类型,可以说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无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完全是以恶惩恶,饮鸩止渴。

事实上,电商卖家们在遇到职业打假人讹诈的时候,千万不要慌了神,想着拿钱消灾。很多时候,这些状况都可以通过正当的途径来解决。

针对职业打假人,电商卖家专门创立了“反恶联盟”,“掌柜查查”这样的网站。

“反恶联盟”上,收录了166万“恶人”,曝光了各类打假师、差评师、敲诈师、刷单骗子。卖家一旦觉得某个找过来的消费者存在异常,就可以上该网站查询相关信息,看其是否就是传说中的打假人。

而如果职业打假人将讹诈延伸到了举报阶段,卖家也可以收集相关证据,积极向平台客服举报。只要平台核实了打假人的恶意行为,肯定是会站在卖家这边,对打假人进行封号处理。

就算卖家被告上了法庭,也大可不必担忧。

一来,有些职业打假人为了证明产品是假货,会做假的鉴定书,这从一开始就已经越界,已经属于违法行为,需要承担民事甚至刑事责任。

二来,职业打假人是以牟利为目的,不属于消费者,请求赔偿并不符合法律规定。

风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了职业打假人的相关案件,发现那些案子只要是判定原告是职业打假人的,一般都会驳回上诉。

在引导和规范职业打假人方面,最高人民法院明确表示:“我们认为目前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

所以职业打假人的牟利行为是不被法院支持的。

以正义为名的赚钱生意,根本不是正义。

结语

事实上,正因为大众对于假冒伪劣深恶痛绝,那些站出来打假的才会被公众视为英雄。我们不能否认真的有些人在为消费者发声,真正肃清了社会风气。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也涌现了越来越多蝇营狗苟之辈。他们打着正义的旗号装摇撞骗,带来了更多的混乱。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长期以往,消费者也许只能像歌里唱道的那样: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让我把这纷扰,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