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罗永浩之后,交个朋友急求上市

电商头条 2022-08-09 09:09:54
行业观察 2022-08-09 09:09:54 阅读 4444 评论 0

1.罗永浩退后,交个朋友“向钱”

失去罗永浩后,交个朋友将目标转向了资本市场。

近日,世纪睿科集团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杭州世纪睿科”与抖音电商签订了一项年度合作协议。协议中,双方将基于直播及短视频电商业务展开合作,预计一年期间的有效商品成交金额不低于人民币50亿元。

format-jpg

(截自世纪睿科公告)

初看之下,这似乎与交个朋友直播间并无关系。但事实上,世纪睿科的实际控制人李钧,正是罗永浩曾多次提到的交个朋友“老板”。

据天眼查显示,李钧同时也是交个朋友直播间供应链公司“杭州尽微供应链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实控人。2020年,也就是罗永浩开始在抖音直播的同一年,李钧担任法人成立了这家供应链公司,直至现在都是交个朋友直播间唯一的商品来源。

此外,“尽微”还是杭州交个朋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股48.99%。一直以来,李钧和罗永浩以及交个朋友的关系都很密切,罗永浩更曾直言,是李钧帮助他学会并做成了一家真正的直播电商品牌企业。

如今,李钧实际控制的世纪睿科突然宣布与抖音电商达成合作,而其自身在直播电商方向的实力远不足以完成一年50亿GMV的目标。因而业内广泛猜测,此次合作大概率还是为了给交个朋友直播间铺路,以方便未来将交个朋友的营收纳入作为上市公司的世纪睿科。

据了解,成立于2007年的世纪睿科,于2014年成功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其原本的定位是媒体方案供应商,致力于提供软硬件应用解决方案与服务、体育赛事转播服务和体育赛事运营,以及研发和销售自有品牌产品等。

但近年由于疫情影响,很多线下大型赛事被迫延期或取消,因而世纪睿科开始向新媒体领域探索新的增长点。从2019年开始,世纪睿科就已开始布局新媒体服务业务,在抖音、B站、微信小程序等平台为品牌客户提供了多场直播服务。

2020年后,世纪睿科不断加大在新媒体服务的资源投入和创新力度,引入了大量与运营、数据策略分析、企业管理等相关的人才。从其2021年的年报来看,世纪睿科的“新媒体服务”板块已成为其第三大收入来源,占比10.8%。

format-jpg

(截自世纪睿科2021年年报)

尽管如此,新媒体服务2200万的年收入也并不算很高。此前据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透露,2021年交个朋友直播间的GMV已达50亿元人民币。同样有直播电商业务的上市公司“星期六”,其GMV净利率约在5%左右。以此估算,交个朋友直播间一年的净利润能够达到2.5亿元。

因此,如果成功将交个朋友直播间的业务收入完全纳入世纪睿科这个上市公司的主体,对于双方来说都将是有利的局面:世纪睿科有望进一步提高市值,交个朋友也能够加快资本化进程,甚至借此完成“曲线上市”之路。

目前来看,双方的融合已初现端倪。今年以来,交个朋友旗下的多个矩阵账号,如“交个朋友潮流女装”“交个朋友母婴生活”“交个朋友轻奢时尚”等,其MCN认证都已变更为“世纪睿科”。而其它如主账号“交个朋友直播间”等,大多都未显示MCN机构。

format-jpg

(截自抖音)

种种迹象表明,交个朋友直播间在“失去”罗永浩以后,开始面向二级市场寻找新的增长点。

2.直播电商与资本市场相互成全

近年以来,直播电商资本化的趋势已愈发明显。很多做直播电商的新兴企业都愿意找一个上市公司做“靠山”,比如被“女鞋第一股”星期六收购的MCN机构“遥望”。

作为一家著名的明星直播MCN机构,遥望签约过贾乃亮、王祖蓝、张柏芝、娄艺潇、辰亦儒等大量明星艺人。2019年时,遥望还入选过“杭州准独角兽榜单”。而彼时的星期六,其主营的女鞋业务陷入困境,寄希望于通过收购遥望缓和颓势。

format-jpg

在一开始的时候,星期六还期望可以通过遥望在技术与渠道等方面的优势服务于其现有的时尚皮鞋业务。但结果星期六的亏损之势依旧难以挽回,根据其2021年的年报,这一年里亏损7.04亿元,创下了自2009年上市以来最大的亏损。

从其财报中可以看到,其营收倒是大涨30%,但都是由于社交电商部分收入的增加。而暴跌2996%的净利润,则是由于传统鞋履业务经营亏损等因素。也是因此,星期六开始急于剥离鞋履业务,彻底从传统鞋企转型为互联网营销服务企业。

今年7月22日,星期六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同意挂牌转让所持的“星期六鞋业”100%的股权。这也就意味着,当转让完成后,星期六将彻底成为遥望借壳上市的“工具人”。

而对于遥望来说,星期六的彻底转型也意味着自己能拥有更多的资源,未来其在直播电商领域的资本投入想必会出现可观增长。如今,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不少投资者都表示希望星期六更名为“遥望网络”,可见市场对于这一转型也更加看好。

format-jpg

(截自投资者互动平台)

除了遥望以外,自今年6月开始大火的东方甄选,同样展示了直播电商与资本市场的高度关联。新东方在线6月9日还只有4.47港元的股价,随着东方甄选的突然走红,一周内就暴涨至28.6港元,涨幅超500%。

而在更早之前,去年的12月29日,由于俞敏洪的直播带货首秀表现稍显逊色,新东方在线的股价就曾一度暴跌30%。可见直播电商与资本市场之间的关联早就有所显现。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前不久的7月17日,上市公司趣店的老板罗敏携上亿资金开启了一场直播带货上万份一分钱的酸菜鱼、上千台免费的iPhone,再加上数不尽的投流和营销费用,造就了一场带货GMV达2.5亿元的神话。

直播结束后,趣店原本濒临退市警告的股价,一度被拉高至2.18美元,涨幅高达100%。

当上市公司的雄厚资金涌入直播电商赛道,对于其它同行们来说无疑是一场“降维打击”。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加入,这已经成了难以抵抗的趋势。如今摆在直播电商面前的问题是,如何推进资本进入后的行业规范化。

3.资本介入直播电商已成新趋势

事实上,在交个朋友和世纪睿科之前,罗永浩的直播间就曾有过寻求资本介入的打算。2020年底,上市公司“尚纬股份”发布公告称,拟以不超过5.89亿元的价格收购罗永浩直播电商业务运营主体“成都星空野望”40.27%的股权。

如果以此计算,尚纬股份对星空野望的估值高达14.62亿元。要知道,当时的星空野望,其净资产也不过5192.48万元,尚纬股份的收购溢价高达2816%。也是因此,上交所接连对其下达公布工作函和问询函,最后该议案只能被迫终止。

但至少由此可以看出,直播电商的热度让资本市场完全不想错过。相比于稳扎稳打的业务发展,一场爆火的直播或一个自带流量的人物,其带来的情绪化收益是不可估量的。比如今年5月,随着王心凌的翻红,“芒果超媒”也成了一支“王心凌概念股”。在一天之内,其股价一度大涨10%,让芒果超媒迎来了6个月以来的最高股价。

format-jpg

而对于直播电商而言,上市公司所带来的财富效应,也是其跟同行比拼时最有力的武器之一。像交个朋友这样已经有成熟体系的头部账号,在资本介入后不管是引流、扩大规模效应,还是强化供应链等等,都会是如虎添翼。

对于腰部和尾部的达人和自播品牌来说,这样的趋势也可能是一个噩耗。未来直播电商的头尾分化只会越来越严重,如果没有资本的加持,可能难以继续从直播电商里分一杯羹。

往好的一面想,“欲戴皇冠,必承其重”。自从去年多个头部主播因税务或商品质量问题倒下后,对于直播电商的政策监管也日益严格。受到上市公司加持的直播间,虽然掌握了更多资源,但也势必会按照上市公司的规则来要求自己。这对于头部账号以及整个直播电商行业的合规性发展,都有着很大的价值。

既然直播电商拥抱二级市场已成大势所趋,那么最好的解决方法,也只有将之引往更好的方向。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