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送外卖,透露出千万骑手现状

电商君 2022-09-22 09:29:51
行业观察 2022-09-22 09:29:51 阅读 2802 评论 0

1.博士生送外卖,当事人:“给浙大丢人了”

又一位外卖小哥登上热搜,这一次是位博士生。

近日,浙大博士生孟伟发布视频称:“我是浙江大学荣誉学院竺可桢学院本科毕业生,浙江大学自己的博士生……孟伟给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丢人了。”视频的最后他低下头对着镜头说了一句“对不起”。

format-jpg

据悉,这位博士生从今年2月份开始送外卖。除了送外卖之外,他还注册了抖音号。今年4月初时,孟伟送外卖一事已经引起过大讨论,他的学业、延毕经历、送外卖日常,都引起了舆论的关注。

为啥一个博士生,要去送外卖?

这个问题的背后,是社会对高等教育知识分子的崇敬,应当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在浙大学工的官微一则关于孟伟的推文中,我们能看到他在浙江大学取得的耀眼履历——求是学院研究生兼职辅导员,G20峰会优秀志愿者、浙江大学十佳研究生党支部书记、浙江大学优秀党员、浙江大学十佳大学生……

format-jpg

图源:上游新闻

而这些熠熠生辉的标签与“八年难毕业、送外卖”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此次博士生发视频向母校致歉,并自称“丢人了”,也再次引发大讨论。

很多网友评论称,无需道歉,送外卖又不偷不抢,不丢人。

据孟伟自述,从博三开始他抑郁了,当时导师第一次向他提出建议转硕士,他很排斥,再加上和周围同学的处境对比,他认为别人都走上了人生了正轨,自己却还没有摸到节奏,每天心情都很低沉。

而自己选择送外卖是因为经济压力,而且时间自由,能兼顾学业。“其他工作时间不自由,我还要继续完成我的科研和学业。虽然延毕,但三年内,我还有一次答辩的机会,我希望能抓住这次机会。”

9月21日下午,孟伟在抖音平台再次发布视频,称自己因没有完成满意的博士论文而延毕,并对自己送外卖一事进行了再次澄清。

他说,“送外卖是一份正经的职业,能为我提供一份较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也能让我在科研之余,缓解一点精神焦虑。自己也从没有因为身为一名外卖员,而感到低人一等。”

format-jpg

但奇怪的是,在视频中他依旧重申,“孟伟给浙江大学和浙江大学竺可桢荣誉学院丢人了”,可能对于送外卖一事,他本人还没能彻底放下心防,心里还是存在落差。

因为除了这位博士生以外,近两年来,热搜榜上不乏大学生送外卖的新闻。三年前,一篇《一个北大毕业生决定去送外卖》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文中阐述了作为北大硕士研究生的主人公,选择送外卖的经历。

今年8月31日,山东齐河一位妈妈发视频记录自己19岁儿子暑期送外卖挣了17350元的经历,也再次引发热议。

透过这些事件,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在学业、职业、生活等多重压力下的抉择。但除了个体案例之外,人们更关心的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究竟有多少人在送外卖,以及外卖骑手的生存现状。


2.外卖行业生态探究,大学生占比越来越多

其实大学生群体送外卖,已经不是罕见的个例了。

2019年,美团研究院发布《城市新青年:2018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270多万骑手在美团外卖获得收入,80后、90后居多,他们多是家中的的顶梁柱。

format-jpg

其中92%为男性,值得一提的是,拥有大学文凭的骑手比例高达15%。按照这个数据换算,当时仅美团平台的大学生骑手数量已突破40万。

同样来自美团发布的《2020上半年骑手就业报告》显示,在295.2万有单骑手中,90后骑手已经占据近半壁江山,其中大专及以上学历骑手占比达24.7%(包括网络大学、电大等成人继续教育学历)。

可以看出,屡次引发热议的大学生送外卖,已经悄悄成为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以骑手为代表的新就业形态,正在大学生提供了社会实践和过渡性就业机会,帮助他们更快地融入社会。 

除了大学生群体送外卖之外,女性送外卖也备受关注。

结合前文提到的数据,我们发现,2020年及以前,全国范围内一般会有比例低于10%的外卖骑手为女性。2018年美团平台,就拥有8%的女性骑手。

此前三联生活周刊曾引用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的相关数据,在对北京市外卖员进行调查问卷后发现,2020年北京的外卖骑手里,女性占9.04%。至2021年,这一比例增长到16.21%。

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女性加入到外卖行业中来,以外卖为主的灵活就业形式,正在成为新时代就业的重要渠道。

format-jpg

《2022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显示,2021年通过饿了么获得稳定收入的骑手数量是114万。美团2021年全年财报显示,2021年共有527万骑手在美团平台获得收入。仅这两个平台,目前就拥有641万骑手。

骑手这个职业,已经成为社会的基础设施建设,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大学生选择做外卖呢?

因为单纯作为一份职业,外卖本身具有独特的优点。

第一,相较其他初级服务业,外卖骑手,具有一定的薪酬竞争力。

最近在华安证券的2022外卖行业专题报告中,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在二线城市中,外卖创造了薪酬更具强竞争力的新工作岗位,相较于保安、保洁等可选择岗位,具有一定优势。

format-jpg


其次,外卖配送时间接单更为自由,成为更多人的副业选择。

不少人把送外卖当做一个跳板,希望一边跑单,一边寻找留在这座城市的其他工作机会。比如在新闻中的博士生外卖员,他就坦言,外卖配送可以为自己提供一份较为稳定的收入来源,也能让其在科研之余,缓解一点精神焦虑。

在饿了么的相关报告中,有43%的蓝骑士,选择一边送外卖,一边寻找其他工作机会。

format-jpg

对此,工人日报曾评论,“硕士送外卖”本质上是一个理智的行为。因为这类岗位可能不是最理想、最赚钱的,但是结合当下的现状,可能是最能解燃煤燃眉之急的一份工作。对个人来说,都有益无害。

并且,随着更多群体加入外卖配送行业,也能让更多大众切身关注起外卖员的生存现状,对于外卖行业的“污名化”“低端化”等问题的解决,都有推动作用。

更加需要注意的是,相较于“送外卖丢人”的讨论,我们更应该关注百万骑手的其他行业难题。具体来说,骑手的安全保障、行业中的算法困境这些事情才是最需要迫切解决的难题。

好在更多群体的加入,这些问题已经在逐步推动解决了。


3.行业渐趋成熟,送外卖不丢人

除了传统意义上的“餐食”类外卖之外,近两年时间里,外卖行业正逐渐扩张至“送万物”。

除了送外卖之外,即时零售、前置仓生鲜电商、送药到家等诸多业务形态在快速发展中,这些细分赛道的崛起,整个行业中对配送端的需求越来越多,这也进一步提高了市场上对高质量配送员的需求。

format-jpg

而在外卖、快递逐渐成为社会基础设施建设之际,监管部门、平台也注意到行业中存在的难题,逐步推进行业变革。

以《2021年度美团骑手权益保障社会责任报告》为例,美团牵头申报“网约配送员”新职业,完成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和职业培训包研制工作。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不断完善骑手职业技能培训体系。

在饿了么发布的《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中,也详细展示了外卖员的晋升体系。从网约配送员,到站长,再到地区配送经理,并逐渐拓宽转岗通路,为骑手提供更丰富的职业发展路径。

今年三月,最高法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网络消费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一)》,这是一份规范外卖市场发展的纲领性规定,对外卖平台进行量化约束。进一步规范了行业的发展。

而在骑手的安全保障方面,美团和饿了么均推出智能头盔,使用内置话筒与客户交流,减低骑行安全风险,近年来关于平台关于这一群体的保障与发展也在不断进步。

format-jpg

总的来看,博士生送外卖固然稀奇,但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送外卖不偷不抢,自食其力,一点也不丢人,也根本不用致歉。

无论作为从业者还是旁观者的我们,都应该关注到外卖小哥污名化之外的行业难题,只有行业进步了,从业人员的生活才会跟着进步。

至于送外卖的人有什么学历,一点也不重要。原因很简单,工作不分三六九等,也无高低贵贱。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