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汽车的绝地逃亡

鸣远
2018-12-11 15:45
阅读 1593

曾几何时,一个个传统行业只要被冠以“共享”之名,便能如飞在风口上的猪一般,成为叱咤资本市场的宠儿。而如今,“共享”二字却仿佛已成万人唾弃的对象,从单车到充电宝,再到如今处于溺亡之际的共享汽车。

在悬崖边缘的途歌

随着共享单车ofo被多地用户爆出押金难退之后,曾被称为“共享汽车里体验最好的企业之一”的共享汽车品牌途歌也成为了其用户“讨伐”的对象。近日来,北京、广州等全国多个地区均有用户反应途歌出现了押金难退的问题,甚至有部分用户申请退款超过两个月也无法收到退款。

根据途歌退还押金的规则显示,注册用户在最后一笔订单结算成功后20天即可提交押金退还申请。用户在使用途歌车辆时,未发生违章、事故、异常用车等行为的,押金将于7个工作日退还。

然而,有成都用户则反映,“退押金快一个月了,客服就打不进去,在线客服永远在排队,投诉12315没效果,都没几辆车了”更怀疑途歌是否要跑路称,“这是要跑路的节奏啊,坐标成都,有一起维权的老哥吗?”

据《电商报》了解,不少用户都是2、3个月之前就已经向途歌申请了退还押金,然而却迟迟没有到账。而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之下,更有用户发现在其居住的附近,已经没有了途歌旗下共享汽车的身影。

创立于2015年7月的共享汽车品牌途歌,在获得了拓璞基金数百万天使轮融资后,便正式在应用市场上线了App。与其他共享汽车平台不一样的是,途歌致力于为用户提供Smart、MiniCooper、宝马等中高端车型的租赁服务。

经过近几年的线下推广,途歌已经在北上广深等7个城市落地运营。由于共享汽车自带的重资产属性,与共享单车所需缴纳的押金相比金额较高,途歌的用户押金就已经达1500元/辆。尽管途歌到目前为止都仍未正式向外界公布过其准确的用户数量,但按照100万注册用户估算,途歌所收取用户押金的总额就已高达15亿元。

对于途歌退还押金的问题,途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本月初曾在公司短暂现身,并回复媒体称,公司收取的所有押金都是专款专用。同时他还表示,之前到公司要求退还押金的用户均已收到退款。

事实上,早在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就曾经发布过相关《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表示,对于押金应实施专款专用,并接受第三方监管。可是到了今年12月,仍有途歌用户络绎不绝地反应押金难退,为何途歌退还押金如此艰难,而庞大如斯的押金金额去向何处都成为了用户心中挥散不去的疑问。

被唾弃的共享之名

作为共享汽车行业的头号选手,途歌的发展前景也一直被资本市场看好,即便是资本寒冬来临的大环境下也依然获得了投资方的青睐。今年1月,途歌宣布完成B+轮2600万美元的融资,由海益得凯欣基金领投,真格基金及海纳亚洲创投基金跟投。

值得一提的是,这同时也是途歌完成的第5轮融资了,其创立以来的融资总额度也超过5000万美元。但回到现实,企业的发展好坏却远远不是钱足够了就可以盖棺定论的,恰恰相反,因为融资上去了但是经营管理跟不上而濒临倒闭的企业比比皆是。

今年9月,途歌就已经被爆出大规模撤出南京市场,在撤出后仍拖欠当地运维人员20万的欠款。彼时CEO王利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公司早在今年6月份就已经暂停了在南京市场的运营。“我们在南京4-6月测试运营,当时网约车红火,所以分时租赁表现不好。”

而对于欠款的问题,王利峰则表示近期会有新的融资消息宣布,且目前已经在北京实现盈利。10月初,途歌宣布获得千万级美元B2轮融资,本轮融资由海纳亚洲基金领投,真格基金及凯欣资本跟投。

B2轮融资的到来让途歌缓了一口气,但事实上,这距离途歌上次B轮2600万美元的融资也不过隔了10个月,其烧钱的速度可想而知。更令人震惊的是,这才仅仅两个多月过去,途歌就又传出了押金难退的消息。

与途歌发展模式相似却最终以欠债解散收场的例子近在眼前,2017年10月,上线一年多的EZZY正式宣布解散,并表示正积极处理后续事宜,已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成立清算组,并严格依法开展清算及清偿工作。尽管EZZY已经宣布了解散,但直至今年1月,仍有不少用户反映押金问题未能得到解决。

相对于共享单车收取的一两百元押金,共享汽车索取的普遍在千元甚至高达数千元,虽然共享汽车的用户无法和前者相比,但由于其金额是前者的10倍甚至20倍,押金池的金额也相当庞大。而这一笔巨款却近于监管真空的状态,企业将会如何使用更是无法得知,一旦平台跑路用户受损难以维权。

君不见曾经红遍全国的共享单车品牌小鸣单车累计收取的押金高达8亿元,在宣布破产倒闭后依然被广东省消费会告上了法庭,有将近70万的用户的押金无法退还。共享汽车由于重资产的属性,不良平台借此圈钱的速度将会更快,而一旦平台跑路用户基本没有追回押金的可能性。

“共享”二字一度被认为是时代发展最前沿的产物,但当人们头脑冷静下来之后发现,其本质不过是赋予传统行业一个新的概念罢了,实际包含的创新和技术发展甚至经不起多大的推敲。当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汽车等等共享平台开始一一倒闭、跑路,受损的用户才幡然醒悟,对于万千普通人而言,这一场场的共享大潮不过是悬梁一梦。

1、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相关阅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行业人士的估算,近半年,整个共享经济已经有15亿元左右的押金有去无回,对用户造成了实际的经济损失。《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6月,共享单车用户规模已达到亿。按用户平均超过百元押金估算,整个共享单车行业的押金总数或已超过100亿元。如果再加上共享汽车及各类物品租赁,整个共享经济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预计在150亿左右。
电商报讯3月24日消息,昨晚,在海南博鳌举行的新浪财经之夜-正和岛夜话上,滴滴出行董事长程维发表了关于共享经济和智能汽车商业化的演讲。程维认为发展共享经济最好结合市场的特点发展,而最好市场的三个特点便是大众、高频、刚需。另外,互联网时代以后把整个社会拉平,降低了成
12月4日消息,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滴滴CEO程维表示,随着共享经济发展,预计到2020年,全球将有50%的汽车是专门为共享出行设计的,而这有望突破限制传统的五座、七座设计。将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拥有的物质更多,产品的利用率会越来越低。私家车95%的时间处于闲置,而城市为此修建大量停车点。共享提高了汽车利用率,一定程度解决了停车问题。
1月16日消息,在日前召开的十三届全国政协第十八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上,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表示,交通运输是共享经济的风口,广受关注的共享汽车共享单车、网约车、无车承运人都在交通运输领域。刘小明谈到,共享单车对构建城市绿色出行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但从企业角度看,其发展存在线上强、线下弱以及投放无序等问题。由于共享单车管理涉及多部门,管理制度设计还需要进一步完善,以达到数量和秩序的平衡。
电商报讯4月5日消息,日前,易到用车CEO周航在在上海举行的汽车电子商务发展论坛上,表示:在共享经济逻辑上衍生的打车服务,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改造汽车行业。汽车销售本来就是低频服务,几年才进行的一次购置、更换需要消费者的谨慎决策,如此重的决策意味并不适合在线上交易线下交
11月2日,滴滴创始人程维宣布,滴滴联合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合资成立全球新能源汽车服务公司,通过构建充换电体系、储电、电池再利用等新能源汽车配套支持服务产业。据程维介绍,滴滴计划通过建设面向未来的新能源汽车服务体系,来推动全球新能源汽车的普及。与其他汽车企业打造新能源汽车不同,滴滴的新能源战略仍然围绕共享经济
4月11日消息,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其中提出,大力发展共享经济、数字贸易、零工经济,支持新零售、在线消费、无接触配送、互联网医疗、线上教育、一站式出行、共享员工、远程办公、“宅经济”等新业态,疏通政策障碍和难点堵点。引导云服务拓展至生产制造领域和中小微企业。鼓励发展共享员工等灵活就业新模
随着共享经济发展共享办公不仅迅速得到人们的认可,还似乎备受资本的青睐。
国家信息中心今日在北京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年度报告(2019)》。
2月19日消息,《电商报》获悉,来自国家信息中心的消息显示,国家信息中心已于近日正式发布《中国共享经济发展报告 》。报告提到,2020年,全年共享经济市场交易约为33773亿元,同比增长约。同时,受疫情影响,不同领域发展不平衡情况更加突出。人均网约车支出占出行消费比重为1,与去年基本持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