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大溃败背后: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人设崩塌

人设本是娱乐圈明星的专用词,但现在套过来互联网科技圈似乎也并无违和之处。曾经风光无限的梦想家贾跃亭,伴随着乐视的陨落而人设崩塌,现在几乎已经成为了“骗子”的代名词;而曾被软银孙正义看中为“马云第二”的亚当·诺依曼,如今也随着WeWork的大溃败而人设崩塌,所谓的梦想到最后,原来都是为了搞钱。

WeWork大溃败背后: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人设崩塌_O2O_电商报

WeWork大溃败

WeWork的大溃败发酵了几个月,如今终于迎来尾声。最新消息显示,WeWork已经获得来自软银的50亿美元新投资,以及至多30亿美元的股份要约收购协议,另外后续还有15亿美元资金的注入。

一口气出手95亿美元,软银一举拿下WeWork接近80%的股权,并正式将亚当·诺依曼踢出了WeWork管理层。而根据最新的股份收购价格,WeWork这个曾经估值高达470亿美元的独角兽,如今估值跌到了75亿至80亿美元,个中过程令人唏嘘。

创建于2010年的WeWork,乘共享经济的东风而起,于2017年受到软银孙正义的青睐,开始进入快速扩张期。在软银愿景基金的资金支持下,WeWork的市场规模疯狂扩张,估值也水涨船高,一度被外界视为未来最具潜力的独角兽企业。

但是“步子迈大了容易扯着蛋”,快速的扩张不仅给WeWork赚来了关于独角兽的吆喝,同时也让WeWork对资金的需求越来越大,并因此埋下了巨大的隐患。2019年,全球经济形势转变,软银愿景基金的出资人开始对WeWork所在的房产领域持谨慎态度,并了放缓了对WeWork的投资。

WeWork大溃败背后: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人设崩塌_O2O_电商报

这对骑虎难下的WeWork造成了打击,也让风光无限的WeWork原形毕露。尽管此后软银自掏腰包对WeWork进行了20亿美元的输血,但这对体量巨大的WeWork来说已经显得有点杯水车薪。

金主已经指望不上了,“日散千金”的WeWork面临资金断裂的危机,这时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上市。

上市可能成就伟大的独角兽企业,也有可能毁灭徒有虚名的独角兽企业。显然,WeWork属于后者,当WeWork的招股书一经公布,其巨额亏损及管理无序等问题便无所遁形,引起各界哗然。独角兽光环破灭之后,WeWork估值瞬间遭到腰斩。

估值腰斩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金主软银和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因为上市问题“掐”起来了。最终,亚当·诺依曼无奈辞任CEO,WeWork也终止IPO。

连遭变故的WeWork在终止IPO之后一直在破产边缘徘徊,近段时间更像是没了娘的孩子,惨到连裁员都付不起遣散费,WeWork的员工心中充满绝望。

但与此同时,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却在这场博弈中赚的盆满钵满,这引起了多年来随WeWork出生入死的员工的愤怒。

亚当·诺依曼人设崩塌

得到软银救助的WeWork前景不容乐观,业务收缩并不能完全止住亏损,大幅裁员势在必行。但是元气大伤之后的WeWork经济状况令人担忧,甚至付不起裁员的遣散费。

而在软银的本轮股份收购中,软银以2015年以来最低的价格向WeWork股东手中收购了30亿美元股票,估值的大幅下滑让这些股东的股票出售相当于“贱卖”。

与普通员工惶惶不可终日随时可能被解雇、普通股东无奈贱卖股票损失惨重形成对比的是,WeWork的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不仅拿走了上述30亿美元的三分之一,还获得约1.85亿美元的咨询服务费和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代价是辞去董事长一职。

WeWork大溃败背后: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人设崩塌_O2O_电商报

公司正常经营困难,创始人却直接拿走了近12亿美元,这种类似于“拿钱跑路,不管其他人死活”的态度令其他股东和员工愤怒不已。但其实亚当·诺依曼在这方面也有点身不由己,因为让他退出管理层,是软银一直以来坚持在做的事情,甚至有点不惜代价。

软银付出这么大代价,只为了让亚当·诺依曼从WeWork消失,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要知道,在几年之前,软银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还将亚当·诺依曼看做第二个“马云”。

自成功投资阿里巴巴以来,孙正义名气大涨,一度被誉为“投资大帝”,孙正义的自信心也开始“爆棚”,他认为自己的眼光不会错,唯一阻碍自己的便是资金,于是组建了愿景基金。这些年来,手握大把钞票的孙正义一直在寻找第二个阿里巴巴,以及第二个马云。直到2017年他遇到亚当·诺依曼。

亚当·诺依曼与马云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说坎坷的成长之路。马云早年高考连续失败,凭着矢志不渝的信念才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而亚当·诺依曼出生于以色列,在7岁的时候经历父母离异,22岁之前先后在十三个不同的家庭住过,其开局难度比马云还要高。

马云是一个极具理想和抱负的企业家,他想用互联网改变世界,并对公益、教育报以拳拳之心;而亚当·诺依曼也有类似的改变世界的梦想,他认为WeWork的公寓租赁等业务不仅仅可以给世界上1.5亿孤儿提供一个家,而且可以成为解决全球孤独和自杀的一种方式,他甚至觉得WeWork可以解决困扰全球的难民危机。

坎坷的童年经历,加上情怀满满的梦想,让亚当·诺依曼充满了光辉的色彩。这样的创业理念不仅仅吸引了一大批优秀的人追随,而且也让孙正义看到了“第二个马云”的影子。

然而从亚当·诺依曼在WeWork任职期间的一系列行为来看,追梦少年的形象可能只是苦心经营的人设。

伟大的企业从来都是“任人唯贤”,而亚当·诺依曼不仅“任人唯亲”,而且准备将WeWork像古代的帝国一样由他的血脉去延续。据了解,亚当·诺依曼曾立下条款,根据该条款,假如诺依曼去世、丧失行为能力或被免职,诺依曼的妻子丽贝卡将成为他的继任者。而在不止一次的公开发言中,亚当·诺依曼都透露出,自己对WeWork的控制权将延续给他的子辈、孙辈…

WeWork大溃败背后:创始人亚当·诺依曼人设崩塌_O2O_电商报

没想到大清都亡了,还有人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WeWork虽然被认为是新时代的科技公司,但是管理却像一个家族企业,亚当·诺依曼不仅让其妻子丽贝卡担任公司重要职务,而且雇佣了包括丽贝卡妹夫、表弟在内的多名家庭成员。

如果只是人事任命方面怪相频出,那亚当·诺依曼也不至于走到这一步,致命的是亚当·诺依曼一系列神奇的“套现”操作。

据了解,亚当·诺依曼曾经“借公司的钱”购买了一些物业,然后将其租给WeWork,并从中获利数百万美元。这种“空手套白狼”的骚操作当时就引来无数质疑,有分析人士表示:得亏WeWork还没上市,要是上市了这种妥妥的就是违规操作。

但这对亚当·诺依曼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作为公司创始人,在拉亲戚进公司的时候诺依曼与公司不分彼此,表现为“公司的就是我的”;而在涉及到利益的时候,诺依曼立马就和公司划清了界限。据了解,早年诺依曼注册了“We”的系列商标,等WeWork成长之后,诺依曼立刻找机会将这系列商标以59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WeWork。

这种操作更加让人奇怪,因为作为公司创始人,诺依曼拥有的商标本应该和公司一体的才是,公司向创始人购买商标这种事实在少见。

这一切除了套现似乎很难找到其他解释,有传言称,亚当·诺依曼在WeWork开启IPO计划之前就已经套现了超7亿美元,结合此前的各类“花式套现”行为,这也并非没有可能。

关于亚当·诺依曼的个人生活及怪诞的性格,各种花边新闻还有很多。但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亚当·诺依曼的这种花式套现的行为,及其导致管理层混乱的问题,逐渐崩塌了他身上“追梦少年”的光环。

这也是为什么,软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亚当·诺依曼从WeWork赶出去的原因。因为在软银看来,WeWork还有救,但是亚当·诺依曼早就已经没救了。

从事情的前后因果来看,亚当·诺依曼尽管被踢出管理层,但是通过精明的博弈争取了他所能获得的所有利益,而他拿钱转身离开,似乎对那些曾经追随他一起实现梦想的员工并无一丝不舍。那他创立WeWork的初衷,究竟是为了改变世界,还是单纯的就是为了搞钱?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108274.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风清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