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熟取生”,陈华突围而出

2017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有几张新面孔,唱吧CEO陈华就是其中一个。他身高一米七多,留着板寸头,咖色皮肤,穿着古板和正统,笑起来眼睛弯成新月形,一看就是内敛而务实的技术宅男。

“舍熟取生”,陈华突围而出_人物_电商报

虽然是作为“新人”参会,但其实这位技术宅男来历不凡。作为北大计算机系96级的毕业生,他曾开发出天网搜索引擎,创办了酷讯,担任过阿里巴巴大搜索部门负责人。如今,则作为创始人和CEO,领导着一家估值42亿人民币的创业公司唱吧。

当然了,中途也曾遭遇过被投资人架空的无可奈何,以及害怕失败而整夜难以入眠的焦虑。

一入“搜索”深似海

96级计算机系出了挺多技术大牛,清华大学有王小川、许朝军,而北大则是陈华。

陈华成名也算早,和姚劲波是同一批创业的人,当时姚劲波在做58,他则在做酷讯。不过酷讯并不是他在搜索引擎上的第一次试水,第一次实操是在北大求学期间。

缘由跟扎克伯格创办Facebook有点类似,1996年,从广东跑到北大读书时,他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在北大找一个女朋友。可是,相比文科生的侃侃而谈,他作为标准理科男,性格相对腼腆内敛,社交能力自然也不算太好。

既然正面搭讪这条路行不通,他只好采取迂回战术——当时的爆款QQ,据说马化腾也是用这一招追到妻子的。然而受技术限制,当时的QQ还没有搜索“附近的人”这个功能,眼看着“撒大网捞鱼”的美梦就要泡汤,陈华灵机一动,发挥专业特长通过搜索邮政编码去搜人。

果不其然,仅此一招加了不少北大的女生,据说他后来的妻子也是其中之一。

1999年北大学生李彦宏回国创办百度,搜索引擎风靡一时。同年,北大计算机系李晓明教授开始拉着学生们做一个供内部使用的搜索引擎——“天网”项目,陈华也参与其中。

后来,其他两名成员去了百度投奔李师兄,剩下他一个人接手整个天网项目,在2003年做了天网MAZE,同时也去了微软当工程师。

“舍熟取生”,陈华突围而出_人物_电商报

如此辗转到2006年,他跟吴世春一起创办了“酷讯”,也是搜索方向。酷讯的创办有些偶然,陈华当时只是因为很难买到回家的火车票,才自己动手做了火车票搜索网站。吴世春觉得这是商机,便合伙成了酷讯,吴世春担任COO,他则担任CEO。

他们给酷讯的定位是生活搜索,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招聘、交友、租房、旅游等等。酷讯的走红,膨胀了他们的野心,一度画着“做下一个百度”这样的大饼。当然了,有技术有故事可讲,自然备受资本市场青睐。

但这同时也为日后的“败局”埋了雷。

被架空的“痛”

从高峰跌落低谷,只用了一年的时间,直到今日陈华也觉得这滋味太难受。

2007年,酷讯网的“大饼”越画越大,上上下下满门心思都是“成为综合搜索网站,成为第二个百度”。最高峰时,团队共有200个成员,开设了火车票、机票、酒店、旅游指南、度假、汽车、招聘等频道。

其实,倾向于技术的陈华并没有多少管理经验,一下子要管理几百人的团队谈何容易。而2008年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更是杀他个措手不及,酷讯摇摇欲坠。

投资人见势不妙,紧急要求大幅裁员,从200多人降到70人,这意味着很多人要掉饭碗,他开始犯难。今日头条CEO张一鸣,曾经也是酷讯第一号负责搜索的工程师。但没有办法,他与吴世春在董事会上的席位比不上投资方的,有点“泥菩萨过江”的味道。于是,他选择逃避,不参与董事会,决定任投资处置。

放任处置的结果是,投资方空降了两名职业经理人,将他们架空出局。2009年,投资人将酷讯以12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全球最大在线旅游公司Expedia旗下公司TripAdvisor。

经此阵痛,他猛然意识到,投资人对创业者只能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这该是多么痛的领悟!成长的代价尽管沉重,但在后来创办唱吧时极其受用。

内心的疼痛还没褪去,猎头便找上门。虽然吴世春提议,等过一段时间市场回暖后,他们再重新创业。但也许是这次跌得太痛了,也许是对自己缺失信心,他不再急着重整旗鼓,而是潜到最深处伺机而为。

2009年4月,陈华加入阿里,担任大搜索部门的负责人,从零开始搭建起阿里云搜索业务。

在阿里潜心打磨的这三年,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阿里的“六脉神剑”,更是受用不尽。这些创业哲学,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他的二次创业。

“枯木逢春”,携唱吧归来

时机到了!2011年,陈华在微博中写道:“刚刚办完离职手续,正式离开阿里巴巴,开始我的第二次创业之旅。”

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选择在自己熟悉的搜索业务死磕到底,而是谨小慎微地将方向初步定为移动团购,即电商导购和促销平台最淘网。

受当时大环境的影响,这超前的方向以失败告终。直到几年后,移动电商市场才爆发。

在不停的试错中,陈华内心也极其焦虑和忐忑,这一年年底,他焦虑得整夜整夜无法入眠,身上背着好多兄弟的饭碗,不容他有丝毫闪失。

“陈华那时压力很大,睡不着觉。他也算江湖成名人物了。毕竟从阿里巴巴出来创业,最淘网的招牌也打出去了。他觉得如果没有把员工带到更高的位置上,再次创业失败这些人该怎么办。”当时投资最淘的蓝驰创投投资人朱天宇曾这样表示。

人的潜能有时候是逼出来的。在他神经绷得最紧的关头,终于找到了一片蓝海——移动K歌社交工具“唱吧”。

起初,唱吧的盈利能力受到质疑,陈华带领团队耗尽九牛六虎之力,才使得唱吧开始盈利。2015年D轮融资过后,唱吧估值42.8亿元,这离他的目标还有一段距离。

始终憋着一口气的陈华,不敢有丝毫松懈。2016年,他抱着学习的心态,进入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接受第二次教育。

听完彭蕾讲整个企业文化的定义,KPI的设定、考核、团队的建设,他旋即回到公司组织员工研究公司的使命和愿景,力求尽快派上用场。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74127.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