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老豹”鲍岳桥归来

淡出一线7年后,鲍岳桥重拾互联网创业者身份,低调归来。

“神仙老豹”鲍岳桥归来_人物_电商报

二度创业,他没有回到自己所熟悉又离钱近的网络游戏,而是冲进水深又慢的在线教育。他自己也坦诚,“在线教育的水比较深,而且教育又是一个比较慢的行业,很多人都不敢投。”

如果熟悉鲍岳桥其人其事,对于他这个选择,应该不会感到诧异。

“神仙老豹”的逍遥

2002年的“西湖论剑”上,鲍岳桥与马化腾、周鸿祎、梁建章等人成为马云的座上客。

众所周知,能参加西湖论剑的都是当时互联网上炙手可热的人物,鲍岳桥的江湖地位不言而喻,虽然如今是另一翻境况。

鲍岳桥是凭借反编译系统和UCDOS汉字系统,成为那一代互联网人的偶像。那是90年代初,互联网还没有普及,大家了解信息的渠道主要还是杂志、报纸,相对比较纯朴,而马化腾、马云、雷军还只是行业内不知名的小辈。

在嗜血的互联网江湖,鲍岳桥一直以“神仙老豹”自居。

与腾讯在网络游戏之中鏖战多年后,他淡出一线,用七年的时间,驾着越野车几乎闯遍了中国的沙漠无人区,过着仗剑越黄沙的神仙日子,将互联网的腥风血雨抛至九霄云外。

“神仙老豹”鲍岳桥归来_人物_电商报

不管是在混迹互联网,还是闯荡无人区,由始至终他都是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性情。对于得失成败,鲍岳桥看得很淡。

“我们老家所有的人都在做生意,有做得比较好的,也有很多失败的,但是,每一个失败的人过一段时间后都还想重头再来,接着做生意,这里的人遇到事情都会多动动脑筋,我多少是受他们的影响的”。1967年,出生于浙江余姚的鲍岳桥如此说。

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鲍岳桥仅凭兴趣懵懵懂懂踏入互联网这个世界。

鲍岳桥是在杭州大学数学系读书的时候,开始迷恋计算机的。那时计算机属于稀有事物,,学生上机的机会少之又少,他想方设法和机房看门的教师搞好关系,才终于弄到了一份机房管理员的差事。

于是整整四年的大学生涯,他几乎天天泡在机房,“恶补”在做软件上的知识。

兴趣与现实,鲍岳桥向来分得很清楚。因此1989年大学毕业时,他听从分配进入杭州一个橡胶厂工作。谁也没有想到,就是在这个橡胶厂,他开发出了FOXBASE反编译软件、普通码中文输入系统和PTDOS,从此走上了另一条路。

意外成名

这一切,其实是在不经意中发生的,有太多偶然性。

鲍岳桥的计算机水平在同学中是有口皆碑的,有一天,他收到同学寄来的一套软件,让他试着改一下,这可撞在心头上了,早就技痒的他闷头捣鼓一个礼拜,顺利研究出一款反编译软件,并寄回去给同学。

当时纯粹是帮一下同学的忙,不曾想过其他的事,直到他在《计算机世界报》上看到卖反编译软件的广告,才恍然大悟自己写的软件竟然还能卖钱,这激起了他的商业意识,只不过碍于广告费太贵才忍痛作罢。

折腾过后,日子又归于平静,已经被挑起的瘾哪有那么快消退,鲍岳桥决定自己琢磨着找点什么事儿干,给自己过过手瘾。这时,他想到了要发明一款能真正提高打字速度的输入法,只花了一个月时间,UCDOS汉字系统就此诞生。

那是1992年,鲍岳桥手执反编译系统和汉字系统,这一次没有再错过机会,咬咬牙和同事一起凑足广告费,开始公开销售自己研制的成果。结果,一个月后,他不仅收回成本,还轻轻松松成为“万元户”。

这一年,鲍岳桥25岁。

尝到商业甜头后,他将汉字系统交给北京的希望公司代卖。一年之后,他借着出差的机会前往北京视察,就这样“误打误撞”来到北京,之后干脆加入希望公司亲自坐镇,再也没回橡胶厂。

在他坐镇的那几年,UCDOS汉字系统风靡全中国,最高峰时占据内地市场97%的份额。而鲍岳桥也开始在计算机软件领域崭露头角,成为那个年代程序员们的偶像。

鲍岳桥不是那种喜欢躺着数钱的人,更何况在UCDOS几乎垄断市场的这几年,他明显感觉中文平台的路会越走越窄。与其坐着等死,不如自己自谋生路。

那时候,他经常拉上三五好友到家里玩,通宵打“拖拉机”是必备节目,而鲍岳桥本人喜欢下围棋。于是在他们讨论创业时,做棋牌类游戏网站便成为首选。

1998年,他拉着简晶、王建华一起离开希望,一共凑了十几万创办联众,就这样开始创业。

在网络游戏混战的日子

从1998年创办联众,到2007年离开,鲍岳桥在网络游戏领域厮杀了足足10个年头。

跟大多数创业故事一样,创业之初,总是困难重重的。在他们搭建起整个游戏平台后,第一个遇到的问题是服务器存放。网站最初接入的是中关村东方网景一条256k的办公专用线,接入一个月后,由于版本升级导致网络瘫痪,结果东方网景的员工找到鲍岳桥他们的机器,直接把网线拔了。

鲍岳桥只能不停找下家,直到北京电信ISP主动找上门提供一条10M的共享线路,这个问题才得以解决。

为了拉用户,三人还做起了“三陪”,一个人同时开通三个号陪用户打牌。就这样慢慢积累起用户。到1998年底,网站同时在线已达1000人。

就在这时,技术出身的三人做出了一个惊人决定,以500万元向海虹控股子公司中公网出售联众79%的股份。如此一来,导致国外的VC进不来,从而错失了很多机会与可能性。后来,他们又以1亿美元把收受的所有股份卖给韩国NHN集团,NHN占50%股份。

也就是说,一手打下的江山完全拱手让人。

对鲍岳桥来说,这十年最惊心动魄的莫过于与腾讯交手。2003年,经过几年的开疆辟土,联众坐上了中国第一休闲游戏门户的宝座,占有在线棋牌游戏市场85%以上的市场份额,一时风光无限好。

就在这年的8月,腾讯斜刺里杀出,正式发布QQ游戏第一个公开测试版本。鲍岳桥发现,从平台到游戏设计,QQ游戏完全是联众游戏的翻版。震惊之余,他当场给马化腾打了一个电话,马化腾回复说不知道这个事。

鲍岳桥与马化腾私底下有交情,因此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双方也没有掀起太多的波澜。但“抄袭”一事,后来成为腾讯屡屡被黑的导火索。

在鲍岳桥离开联众三年后,一篇名为《“狗日的”腾讯》的文章横空出世,文中写到腾讯血洗联众,说腾讯是联众的终结者,并以鲍岳桥作为受访者的身份谈论当年腾讯对联众的围剿和逼迫的事。

关于这件事,鲍岳桥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后来被问到才回应说,“他们根本没有来采访我”。

旧事重提,他坦言“腾讯干掉我们是一个更大的平台干掉了一个游戏平台,这是无法阻挡的结果。腾讯的市场都是新用户,不是从我们这挖走的用户,10个用户里只有1个玩联众,他们发展的是另外9个用户。”

联众的失利,鲍岳桥的黯然离场,让人心生唏嘘。也有人说他活生生把一手好牌打烂,把PTDOS版权送给希望、离开希望以及将联众卖给中公网,都被人说是亏了。

如今的鲍岳桥,已经远离了网络游戏,远离了曾经的是是非非,进入人生的另一条赛道。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82970.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