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计划生育部门正式裁撤,全面放开进入倒计时

计划生育俱往矣,为国生娃看今朝。

刚刚,成立了37年的计划生育部门正式宣布裁撤,我们从此踏上了一个全新的征程。

计划生育三司裁撤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曾经,我们从1971年的“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就多了”到1979年的“最好一个,最多两个”再到1980年的“只能生一个”;

刚刚!计划生育部门正式裁撤,全面放开进入倒计时_行业观察_电商报

计划生育是一年比一年严苛,而无数家庭为了多生,不惜铤而走险,和生育部门在全国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

即使躲过了强行流产和结扎,顺利生产,事后也躲不过巨额的超生罚款。

这好像是一段颠沛流离,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据父辈们说,那是一段倾家荡产却笑脸如嫣的日子。

一转眼,画风完全变了,为了鼓励二胎,我们从2001年放开了“双独二胎”;2013年放开了“单独二胎”;2015年呼吁“全面二胎”。

近日,各大党媒更是齐上阵,人民日报将生娃直接上升到国事层面,不禁喊话:“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鼓励大家多生娃”;

刚刚!计划生育部门正式裁撤,全面放开进入倒计时_行业观察_电商报

新华日报随即放出了“政策气球”,一篇《提高生育率:新时代中国人口发展的新任务》倡议设立“生育基金”:

建议40岁以下公民不论男女,每年必须按照工资的一定比例缴纳生育金,用于补偿二胎家庭,如此奖惩制度在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

而我们的邮票也在偷偷的改头换面,中国邮政官网发布的2019年邮票,几十年来第一次出现了“两大三小”的全家福。

刚刚!计划生育部门正式裁撤,全面放开进入倒计时_行业观察_电商报

两只大猪前卧着三只小猪,喜庆中透着淡淡的无奈,很多外媒更是将其理解为生育政策的全面松绑。

截止到昨天,政府的职能调配再次出手,我们诟病已久的计划生育部门正式宣布裁撤。

刚刚!计划生育部门正式裁撤,全面放开进入倒计时_行业观察_电商报

9月10号晚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即“三定”方案正式公布:

原内设机构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计划生育家庭发展司、流动人口计划生育服务管理司三个与计划生育相关的内设机构,均被撤销,转而变成新的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

从曾经的春晚小品“超生游击队”到如今鼓励生育,裁撤计划生育部甚至想强制缴纳奖惩税的种种,无不都在昭示一个时代的落幕和一个新时代的纷至沓来。

生育率降至冰点,人口结构严重失衡

如果应了外媒所说的,我们的生育政策将在2019年全面松绑二胎,难道顶层设计就不担心人口的再度失控吗?

从韩国,日本,香港,新加坡,台湾的前车之鉴来看,失控几乎是不可能的,相反,我们更应该担心的是“人口下滑陷阱”。

即一旦人口出生率下降到某个临界值,再反转将是非常艰难的事情,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如果政策松绑了,大家依旧不愿意生咋办?

数据显示,“单独二胎”的放开,并没有给我们带来节节高升的新增人口,2017年的人口出生率更是低至12.43%,较2016年还减少了63万。

要知道,自从1980年严格执行“只能生一个”之后,虽然解决了人口超高速增长的问题,但直接一刀切的手法,还是给社会留下了非常大的隐患。

刚刚!计划生育部门正式裁撤,全面放开进入倒计时_行业观察_电商报

一方面,自从1978年中央“69号文件”出台,确定要把中国人口自然增长率降到1%以下之后,我们独生子女率就陡然飙升。

目前留给我们的是人口的极度失衡,我们战后“新生潮一代”已经渐渐老去,”回声潮二代”即将步入4:2:1的中年,新增人口却跟不上步伐。

截止到2017年末,从年龄结构来看,我们16周岁至59周岁的人口基数为90199万人,占比64.9%;而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090万人,占比17.3%;其中65周岁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比11.4%。

不仅如此,按照正常的人口老去,我们2020年的老年人口将达到2.48亿人,2025年将达到3亿人。

按照国际惯例,如果全社会65岁以上的人口超过总人口的7%,那么很遗憾,这个国家已经进入了传说中的老龄化社会,而我们2025年将进入更加恐怖的超老年型国家。

作为当下顶梁柱的回声潮一代,如今并不是不想生,而是真的生不起,单就4个老人的赡养,就已经筋疲力尽了。再生一个更是尽了洪荒之力,哪还有能力为国多生娃。

而数据显示,我们截止2017年末0-14岁新生代人口仅占总人口的17.8%,远远低于世界27%的平均水平。

在这样的人口断带面前,出生率自然是降至了冰点,我们2014年生育率的统计数据为1.27;《中国统计年鉴2016》发布的2015年全国1%抽样调查结果为1.05;目前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徘徊在0.7左右;

相较于上半年全国生育率降至0.97的韩国来说,我们真可谓是难兄难弟。

这样的生育率不仅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2.45,更低于发达国家的1.67,离正常的2.1(一对夫妻生2.1个)完全是相去甚远。

我们早已没有了计划生育傲娇的人口红利,解决人口结构问题,增加新生人口应该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回声潮”注定苦逼,一切为了下一代

人口结构失衡,生育率降至冰点,对整个社会的冲击将是不可估量的。

从整体的经济层面来说,一个国家总的经济产出=劳动人口X人均产出。

这也是改革开放后,我们GDP能高速增长的根本原因,密集的廉价劳动力的崛起再配合全球的产业转移。

这并非我们的专利,当年的亚洲四小龙,日本上世纪70-80年代,就凭借低成本的出口及产业转入成功晋升为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

随后,当人口红利消失即劳动人口减少后,为了保持经济的正常发展,就只能在人均产出上作文章,这就是所谓的转变增长模式。

本来是10(人口)X2(单个产出)=20(总产出)的问题,瞬间就变成了7X2.85=20的事情。

整个国家必须从低端劳动力向高精尖转移,转型成功,我们或许没有多大的增长,而一旦转型失败,我们面临的是总产值7X2=14的结局,即中等收入陷阱。

不仅如此,在这样的总产值下,曾经我们的老年人总支出还会从2增长到4,这就是未富先老。

我们“回声潮一代”已经注定匍匐前行了,注定担负着4:2:?的蜗牛壳前进,除此之外,我们正好赶上了整体的城镇化进程,我们还要背着几十年的房贷。

我们已经因为4:2的人口结构尝尽苦果,我们的下一代呢?难道也让他们在2:1的结构中恶性循环?

什么时候都有机会,其它亚洲国家失败不代表我们不行,我们应该利用我们的体制优势,想尽一切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其实在我们自己的历史上,就曾经非常成功的解决过这个问题。

早在我们汉朝初期,因为连年征战,导致国家人口锐减,从秦末的两千万直接降到了汉初的一千三百万。

而且战争致使人口结构失衡,男多女少,其中三分之二都是女性,就曾经采用对特殊人群征税达到了快速增加人口的目的。

当时的这个特殊的征税群体就是如今的“大龄剩女”,刘邦颁布的法令规定,家中只要有15岁以上的未婚女子,每年必须缴纳120钱的人头税且直到结婚才能终止。

而到了汉惠帝刘盈时期,这个税收更是高达600钱,相当于汉朝成年男子一年的口粮。

当时的女性并没有自给自足缴纳税款的能力,于是在如此重税的情况下,很多女子在年满15岁之前便被父母嫁做人妻,甚至是小妾。

这个法令效果如何呢?效果可谓非常显著,最终到西汉灭亡前,全国人口已经跃居世界第一,从一千三百万增长到了六千万之众。

放到如今讲究人权的社会,收税当然不可取,但我们能不能大力减轻目前“回声潮一代”的生活压力,从总财政中抽出足够的税收,大额补贴二胎家庭呢?

小恩小惠已经没有意义,但重赏之下或许能出勇夫。

别再拖拖拉拉了,请为国生娃!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86226.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蓝鲸财经观察 责任编辑:爱德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