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理三剑客”之一李东生

创业如下棋,步步为营,但落子不悔。

在风云诡谲的商海沉浮30余载,每一股风浪迎头涌过来时,李东生始终还能稳稳地掌控着TCL这盘棋,尽管免不得被打湿一身。

“华理三剑客”之一李东生_人物_电商报

最近,李东升又接连下了两步“险棋”,备受关注。

2018年12月7日,TCL集团公布重大资产重组,其中拟将旗下600亿元营收的智能终端业务,以47.60亿元的交易对价打包出售,交易方为以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为首的核心高管层作为第一大股东的TCL实业控股(广东)股份有限公司。

换言之,在这次交易中,李东生为核心的高管团队仅以9亿元为杠杆,便撬动了年营收超600亿元的资产。与此同时,TCL集团原有近2/3员工均将被“打包”至新东家。

消息一出,饱受质疑,有人认为涉嫌贱卖上市公司资产,也有人直指,李东生正将TCL集团家电等资产私有化。如此一来,李东升被推上风口浪尖。

不过,随着深交所对此次资产重组进行问询,以及TCL集团随后长达212页的回复函来看,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按照股权价值来说,李东生及公司管理层团队在这次交易中不存在利益输送,因为他们在TCL集团持有的股权价值远比在TCL实业控股更大。

正所谓在商言商,“以大博小”,实在不符合逻辑。抛开股东利益不论,TCL这次资本重组,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李东升对TCL启动的一次战略转型。

果不其然,12月29日,TCL与小米集团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就智能硬件与电子信息核心高端基础器件一体化的联合研发等,双方将相互合作或联合投资。没多久,双方进一步合作,2019年1月6日,TCL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小米集团通过深交所在二级市场购入TCL集团65168803股(占股0.48%),战略入股TCL集团。

“华理三剑客”之一李东生_人物_电商报

雷军微博截图

为此,两大公司掌舵者李东生与雷军在微博上互动。先是李东生在微博上回忆,“几个月前,跟雷军一次聊天中,雷军提起合作意向;几天前,小米与TCL讨论了战略合作的框架,现在小米又入股TCL集团。”

雷军随后转发此微博表示,“李董是我非常敬佩的实业家,TCL是在技术创新、经营效率上全球领先的优秀企业。入股TCL集团并在联合研发、供应链等方面达成战略合作,对小米继续做大做强大家电业务有巨大帮助。”

其实,自1982年进入TCL以来,“毁誉参半”的事,李东生并没少干。

1957年出生于广东惠州东江边上的李东生,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与校友陈伟荣、黄宏生等人并称为“华理三剑客”,分别创办了TCL、康佳和创维,极盛之时,这三家公司的彩电产量之和占全国总产量的40%,一时风光无两!

原本李东生是那种性格极其内向的人,不过,几年的“下乡”生活磨练了他。

“小的时候比较内向,下乡的时候当民兵排长,厂长叫你带几个人把稻子给收了,那个时候下乡真的很苦,像那个夏天的时候,收稻子插秧总得要脱一两层皮,那你就得把人组织起来,偷懒的人你就要讲他,所以慢慢的这个性格就有变化了。”在《遇见大咖》节目中,他这样回忆。

熟悉李东生的人都知道,商海纵横多年,作为50后企业家,他为人极其严肃沉稳,公开场合永远以西装示人,拍照中规中矩,讲话也四平八稳,没有“金句”,更不习惯“贩卖”企业家人设,而且为人“有一点霸道”,他坦承。

25岁那一年,大学毕业的李东生以工程师的身份进入TCL的前身——TTK家庭电器有限公司,主要制作录音磁带。那时候,李东生的“野心”还没有显山露水,最大的愿望不过是“当一名车间主任”。

随着TCL不断发展壮大,终于在1996 年李东生爬上了TCL掌舵人的位置,于是放开手脚,开始轰轰烈烈的创业之路。

最浓墨重彩的一笔,莫过于2004年以“蛇吞象”的姿态相继收购了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以及汤姆逊公司(国际老牌彩电巨头)。

当时TCL集团刚刚整体上市,这场“蛇吞象”起初并不被看好,在内部讨论会上,反对者众,执意要大展拳脚的李东升引用林则徐的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来明志,最后力排众议成功实现并购。

当一系列蛇吞象的闪电国际并购尘埃落定,李东生的名字在国内外成为热点,不仅成为《财富》杂志封面人物、央视经济年度人物常客,还是《时代》周刊和CNN眼中“25名最具影响力商业领袖”之一。

然而,福祸相倚。从2005年开始,李东升遭遇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自从并购后,原本一直处于盈利状态的TCL遭遇20年来首次亏损的困境,而且额度巨大,全年亏损高达20多亿元,TCL股价大跌。由于账面难看,李东生在2006年股东大会上首次被点名批评。

更要命的是,他还登上《福布斯》中文版2007年“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第六名。那种从高空跌落低谷的感受可想而知。

“我经历了一生中最难过的日子,做了十多年企业,一直是盈利,突然间就亏损了。跨国收购后,原来预计18个月扭亏也没有实现,面对员工、投资人、同行、政府,感到很是内疚、惭愧,自己的情绪甚至一度有点失控。”后来李东生在某一次采访中这样回忆。

为了走出困境,李东生决定把精力集中在核心领域,砍掉一些非核心业务,从而稳定现金流。在这个过程中,他又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卖掉电脑业务,斥重金杀入液晶面板这个公认最烧钱、设备折旧超快的领域,也就是华星光电项目。

毫无疑问,这系列动作,再次引发无数非议,当时管理层有人放言,“汤姆逊项目失败了,还可以消化,华星光电要是失败了,TCL就再也翻不了身”。

最后,李东生还是顶住压力,坚决干到底,给出的理由很简单,“不去试,哪里有机会?哪里知道行不行?”

更何况,这些年,随着互联网的崛起,传统制造业遭受互联网追堵围剿,后起之秀乐视、小米等一步步向TCL逼近,TCL的日子并不好过。尤其是2014年,乐视净利润不到TCL十分之一,但股价却是TCL的十几倍,这让李东生一度“心塞”。

当一场场恶战压下来,与其坐着等死,不如主动出击,就像李东生在2016《鹰的重生》一文中所言,“这篇有关鹰的文章让我感触颇深,由此更加深深体会到TCL此次文化变革创新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商海浮沉,不进则退。

于是,主动拥抱互联网的的李东生,与腾讯、阿里、百度、搜狐等主流厂商几乎合作了个遍,如今“牵手”小米,大抵也是顺势而为之事。

本文链接:http://www.dsb.cn/92851.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李迎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