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新喜难掩旧伤 哈啰突围仍存悬念

拾枫
2021-04-28 03:06
阅读 6337

哈啰出行需要借助资本续写新故事,更需要借助新故事打动资本。

最近,哈啰出行正在撕掉“幸存者”这一标签,向“共享出行第一股”的位置靠近。4月24日,哈啰出行正式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准备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计划通过IPO筹集至多1亿美元资金。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为联席保荐人。

准备上市的消息让看好哈啰出行的人感到振奋,但与此同时,递表后,哈啰出行此前面临的实际困境也随之暴露在了大众视野。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哈啰出行共计亏损48亿元。

即便其营收逐年扩大,亏损逐年缩窄,哈啰出行的资金状况依然很紧张。经过2019年12月最后一笔融资后,哈啰至今没传出融资消息。截至2020年12月底,哈啰账面现金有8.25亿元,流动资产34.09亿元。按此前的亏损情况来看,若无外部资金注入,哈啰出行能否坚持到盈利是个大问题。

所以此时加速上市进程,在很多业内分析人士看来,是哈啰出行迫不得已的“自救”行为。不过,纵使哈啰最终抢先于嘀嗒、滴滴实现上市,筹到了新一笔资金,若没有新的发力点,后续依然难以盈利。

作为哈啰出行的基本盘,共享单车的毛利率仍然低迷。表面上看,从共享单车到共享电单车,再到生产和销售电单车,哈啰的两轮业务风生水起。然而,哈啰的两轮车业绩却不是很理想。过去两年,两轮车业务为哈啰出行贡献了超过九成以上的营收,具体到利润上,两轮车业务贡献的毛利润去年仅有3.7亿元,毛利率不足7%。

值得一提的是,哈啰若想靠提高单价的方式来拉动毛利率也并不容易。经过前几年的价格战,共享单车的价格已经被压到了低点,用户心中已经形成了共享单车低价的印象。今后再想往上涨价,可能就会导致用户流失或者使用频次下降,直接影响其市场竞争力。

在这样的处境下,只靠共享两轮车的故事,哈啰已经很难打动资本的心。毕竟,ofo和摩拜的“前车之鉴”摆在眼前,资本市场对共享单车大都选择保持谨慎的态度。

所以,这一两年来,哈啰出行一直在跨界试水,通过发展新业务进行多元化布局,试图用新的“故事”,向资本方“拉票”。

2020 年 4 月,哈啰出行上线“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入口,提供包含酒店、餐饮等到店服务;5 月,上线了跑腿业务“哈啰快送”,切入同城即时配送业务;7 月,在淄博桓台县试点首家生鲜店“哈先生”;8 月,哈啰在 APP 内开放了火车票购买窗口;10月,“哈啰打车”上线,并在广东省中山市试运行“经济车”项目。

但是,围绕出行做本地生活服务,哈啰出行面临的竞争也不小。在哈啰试图涉足的其他细分领域中,目前都已有头部玩家占据着大量的市场份额,并各自拥有着自己的“护城河”。因此,哈啰不少新业务推出后并没有掀起太大波澜。

如今,同城即时配送有闪送、顺丰同城等劲敌;网约车领域有T3出行、滴滴出行等强力对手;社区团购业务又被美团、拼多多、阿里巴巴、京东等巨头镇守。

想要从上面这些对手中杀出重围,不可避免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而资金恰好是这些年勒在哈啰脖颈上的绳索。

所以,哈啰出行关于本地生活服务的故事,在得到新的资本支持前,其“想象空间”暂时还不为人知。

那么,难道哈啰就没有可讲的东西,只能“赤膊”上市吗?倒也不是,在一些支持者眼里,哈啰的顺风车就比较有“看头”。

招股书披露,2020年哈啰完成9450万次顺风车服务,总交易额69.7亿元,同比增长137.9%,市场占比38%。

作为比较,我们不妨来观察一下顺风车领域的老玩家嘀嗒出行。根据其近日在港交所重新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嘀嗒出行顺风车业务总交易额超80亿元,累计搭乘乘客数3670万人次。2020年四个季度分别完成交易额12.51亿元、20.54亿元、23.86亿元以及23.78亿元。

从交易额的规模来看,在顺风车业务上,哈啰出行和嘀嗒出行已经非常接近。另外,从司机规模上来看二者也相差不远。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顺风车累计交易用户2610万人,注册司机近千万人;截至2020年末,嘀嗒在全国366个城市提供顺风车平台,拥有约2070万注册私家车主,包括约1080万名认证私家车主。

上线不过两年,哈啰顺风车能够达到这种成绩,其背后的增长潜力或许能让资本市场眼前一亮。有业内人士甚至预计,哈啰有很大概率将在2021年超越嘀嗒成为顺风车行业最大规模的平台。

无论从哪个角度切入,也无论能否将新故事撰写地体面漂亮,对于哈啰出行来说,上市并不是终点,而可能是更激烈竞争的开始

1、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相关阅读
哈啰是唯一的幸存者。即便幸存下来,哈啰出行并没有逃脱亏损的命运。哈啰也是首个对外宣布全面免押金的共享单车企业。不过,哈啰表示,其助力车已经实现盈利。4月7日,哈啰出行宣布推出面向消费者的哈啰电动车产品,从共享出行领域进入到电动车生产销售领域。截至2020年末,哈啰顺风已累积2610万交易用户和近千万注册司机。2018年亏损22亿,2020年受到疫情影响,亏损11亿,亏损幅度收窄了一半。
12月27日消息,近日,哈啰出行APP上出现“正在招募顺风车主”的信息,这是哈啰出行接入嘀嗒出行、首汽约等平台出租车与专车业务后的又一动作,至此哈啰出行已拥有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车、网约出租车、专车、顺风共享汽车等业务。哈啰出行表示,各项业务本质上依然是围绕用户需求进行业务拓展,出行依然是非常大的市场。
5月7日消息,天眼查信息显示,今日,哈啰出行关联公司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开 “网约定价方法、装置及计算机可读存储介质”专利。该项专利公开号为CN112767030A,申请日期为2021年1月21日,公开日期为2021年5月7日,发明人为杨磊、王凡。据了解,哈啰出行此前更新的招股书显示,该公司2021年一季度收入超1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04%。2020年,哈啰出行共享两轮和顺风两大块主营业务分别贡献约58亿元和约70亿元。
1月6日消息,哈啰出行日前公布2020年度的数据大盘点。数据显示,2020年哈啰出行的全国注册用户累计超4亿,稳居行业第一。同时,共享单车与电单车业务延伸至400多座城市;哈啰顺风平台获得认证车主超1800万人;聚合性质的全网叫业务覆盖超200城;面向家用市场的哈啰电动车业务已覆盖超过40城;哈啰换电业务已覆盖超过50座城市;哈啰游玩业务进驻到120余城超420个景区。
3月29日消息,3月26日,哈啰出行就旗下业务“哈啰打车”在广东省惠州市举行上线沟通会。据悉,哈啰打车业务已在广东省中山、惠州、河源、汕尾四个城市上线。沟通会上,哈啰出行网约业务负责人商来瑞表示,哈啰出行的原有业务,无论共享两轮,还是顺风出行服务,在广东都颇受消费者关注与欢迎,具有良好的用户基础以及巨大的市场前景。哈啰打车将长期保持行业低佣金的政策,为司机群体增收,也为乘客群体提供更多便利。
具体业务方面,招股书显示,其共享两轮收入从亿增长至亿,同比增长89%;顺风收入从6400万增长至亿,同比增长高达162%;同时包括电动车在内的新业务在一季度也有不错的增长,新业务共贡献超7000万的收入。招股书显示,哈啰出行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别营收亿元、亿元、亿元;毛利分别为亿元、亿元、亿元。
12月15日消息,哈啰出行今日宣布推出自驾租车业务。另外,芝麻信用大于550分的用户还可以免押租。据了解,哈啰出行今年9月公布的五周年经营成果显示,目前,哈啰出行移动出行服务包括两轮共享服务和顺风、打车服务;新兴本地服务包括哈啰电动车以及和蚂蚁集团、宁德时代合资建立的小哈换电服务等。成立五年以来,哈啰出行注册用户已接近5亿,入驻城市超400座,用户骑行总里程达184亿公里,减少碳排放50万吨。
5月6日消息,哈啰出行日前更新的招股书显示,2021年一季度哈啰出行收入超1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104%。其中,哈啰共享两轮收入从6.21亿增长至11.7亿,同比增长89%;顺风收入从6400万增长至1.68亿,同比增长高达162%;同时,包括电动车在内的新业务在一季度也有不错的增长,新业务共贡献超7000万的收入。2021年一季度,哈啰出行调整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已从上年同期由负转正,比增长273.4%; 经调整净利由上年同期亏损6.32亿收窄至3.83亿,同比增长39%。
3月10日消息,市场消息称,哈啰出行计划将在美秘密递交IPO申请。据了解,目前,哈啰出行服务已覆盖到国内460多座城市,服务类型包括共享单车、共享助力车、顺风、全网叫、网约等。
哈啰承诺于2025年实现净零排放。截至2021年底,哈啰单车骑行总里程323亿公里,校园业务已服务1000余所高校;哈啰助力车骑行总里程93亿公里;哈啰共享两轮出行所服务的全国用户累计骑行416亿公里,共计减少碳排放约194万吨。哈啰顺风覆盖300多座城市,认证车主1800万,用户累计出行202亿公里,减少碳排放逾400万吨。哈啰电动车有超3000家门店,电动车用户累计骑行5亿公里,累计减少碳排放约2.5万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