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近百亿,每日优鲜大跌的背后,生鲜电商何去何从

电商行业 2022-05-13 09:38:42
零售 2022-05-13 09:38:42 阅读 48 评论 0

四年烧了近百亿,股票跌成白菜价

正在“过冬”的生鲜零售行业,迟迟没能迎来新的春天。

反倒是最近每日优鲜股价暴跌,又让市场想起这个昙花一现的曾经风口,不免为其未来担忧。

作为“生鲜电商第一股”,每日优鲜的表现,能反映出整个生鲜零售市场的风向。

本周三收盘,热门中概股大多走低,在领跌的中概股列表中,每日优鲜赫然排在前列,跌幅达到近20%,股价不到0.3美元。这个价格,在每日优鲜自家的平台上,只能买到价值1.8元的不干胶贴纸。

format-jpg

同为生鲜零售中概股的叮咚买菜,这次也没好到哪去,跌幅近9%。

生鲜股的走低,虽然和最近中概股整体的不利处境有关,但也和自身发展前景密不可分,从去年开始,这一市场就进入了低迷的状态。

上市不到一年,每日优鲜的股价,一直处于破发状态,并呈现出“跌跌不休”的趋势,从13美元的发行价,到现在的0.25美元,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

format-jpg

虽然叮咚买菜的市场情况,也和每日优鲜一样,近几个月跌幅惨重,但自上市以来,叮咚买菜的股价就一直要比每日优鲜要高,而且还有过高光时期。

format-jpg

每日优鲜这惨烈的股价走势,和其亏损息息相关。

从2018年到2021年前三季度,每日优鲜的亏损额度分别为:22.32亿元、29.09亿元、16.49亿元和30.17亿元。合计亏损98.07亿元。

在三年零9个月的时间里,每日优鲜烧了近百亿,虽然在这同时营收也在不断增长,但不断扩大的亏损,让投资者渐渐失去了耐心。

亏损不仅发生在每日优鲜身上,同为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也处于亏损的境地,只不过要比惨,还是每日优鲜更惨一点。

生鲜电商的两个龙头企业,日子都不好过,在盈利问题上,整个行业都十分头疼,而一直被质疑的前置仓模式,也令两者陷入迷茫之中。

format-jpg

所谓前置仓,就是在客流量大的地方,设置一个仓库,将生鲜储存在离消费者近的地方,以保证供应、配送效率和质量,提高履约能力。

前置仓一度十分火热,是因为能够提升效率的同时,对租金和选址的要求,不如店铺高。但是,线下店没有流量,而且除去租金,采购生鲜、仓库建设、运营、骑手费用、售后等成本,也是居高不下。

也就是说,前置仓这种模式,除了快,没有任何优点,反而特别烧钱,而且它还是动态成本。

采购生鲜有压价的余地,但履约的成本很难降下来,随着订单增多,这项成本反而会升高。

再加上,菜篮子的生意本就毛利低,要达到规模效应,就要不断拉订单、拉客户,和其他对手抢生意,为此,只能向消费者让利、增加营销支出,这进一步让生鲜平台持续亏损。

亏了这么多年不见盈利,这个行业早已处于尴尬境地,急需一次突破。

而对于每日优鲜而言,时间和金钱都不多了,盈利更是迫在眉睫。

从资本宠儿,到四面楚歌

生鲜电商的生意,并不是近几年才做起来的,每日优鲜也不是突然跑出的黑马。

早在2005年,一家名为易果网的B2C类生鲜电商上线,是这一行业的初试水。

2012年,一家名叫“本来生活”的水果生鲜电商出现,它的创始人是担任过《南方都市报》总经理的喻华峰

但是,当时的老百姓刚学会上网剁手,这个平台并没有什么流量,生意惨淡。于是,喻华峰找到种橙子的褚时健,打算用褚时健的名气,打造一款“爆款”。

为了造势,喻华峰发挥了曾作为媒体人的长处,写了一篇《褚橙进京》的宣传稿,一炮而红,褚橙在“本来生活”上线,5分钟卖出800箱,20吨橙子五天之内一抢而光。

format-jpg

2013年,喻华峰又依样画葫芦,策划了“京城荔枝大战”,不同的是,这次顺丰、京东等物流电商平台也申请加入,同样十分成功。

此前,中国的生鲜市场高达十万亿,而线上生鲜的比例,几乎为零。“褚橙进京”和“荔枝进京”的成功,让商家和资本看到了这一市场的潜力,既然水果能在线上买卖,那其他生鲜为什么不能呢?

于是,之后的几年,资本迅速涌入这个赛道,很多生鲜电商企业也拔地而起,其中就有每日优鲜。

2014年11月,每日优鲜上线,当时甚至还没确定名字和logo,就有天使融资找上门来;2016年4月,每日优鲜获得2.3亿元的B轮融资;2017年1月,获得1亿美元融资,2018年9月,获得4.5亿D轮融资。

据天眼查显示,在上市之前,每日优鲜总计获得10次融资,累计超过百亿,可谓名副其实的“资本宠儿”。

format-jpg

每日优鲜被资本看好,是因为其前置仓模式,能够实现最快送货上门。

除此之外,资本对整条赛道也寄予厚望。2015年,“风投女王”徐新在第二届网易未来峰会上甩下一句话:“得生鲜者得天下。”迅速成为业内共识。

不仅是每日优鲜,很多新兴的生鲜电商平台,都获得资本的青睐,美菜、呆萝卜、爱鲜蜂等。当时,做这一行,最不缺的就是钱。

2019年,呆萝卜的CEO李阳开会最常提的一句话就是:呆萝卜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然而,在同一年,“不缺钱”的呆萝卜被爆拖欠员工工资三千多万,欠供应商1.5个亿。

format-jpg

不赚钱,是当时这个行业普遍的问题。

还是2019年,前置仓模式成为众矢之的,盒马的侯毅在尝试过这一模式之后,无奈放手,并断言“前置仓是做给VC看的一道伪命题”

这一年,生鲜电商大批死亡,每日优鲜试图融资,遭到拒绝,成为其唯一没有融资的一年。之后,虽然得到国资的投资,也成功上市,但却迎来连年亏损和股价大跌。

今年3月,多家媒体曝出每日优鲜拖欠供应商货款,欠款上百万。

有供应商透露,他发现每日优鲜从2021年底开始,就出现了资金困难的情况;更有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将每日优鲜告上法庭;在黑猫投诉上,也有网友投诉每日优鲜拖欠巨额货款。

format-jpg

format-jpg

资本离弃、粮草不足、负债累累、盈利艰难,现在的每日优鲜,真正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再不盈利就晚了

从生鲜电商行业的发展来看,生鲜平台走的一直是烧钱快、盈利慢的路子,其实无论是从理论,还是从实践来看,这一行业都大有可为。

在经历2015~2019年的疯狂之后,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杀出重围,成为行业领军者,市场都期盼着它们能够杀出一条路。

这么多年过去,生鲜电商也该盈利了吧?

但是,现在的生鲜电商更多还是迷茫,只能转攻为守

在2021年6月上市之际,每日优鲜已经走向保守,降低了所有运营成本;叮咚买菜则是开足火力,然而仅仅几个月后,梁昌霖就提出“效率优先,兼顾规模”,开始考虑盈利。

format-jpg

降不下的履约成本,不仅成为两家平台的心头之患,更在冥冥之中验证侯毅的那句“前置仓是伪命题”。

或许,根本的突破口,还是在于模式的优化。

另一方面,生鲜电商也可以向其他业务要效率。比如,叮咚买菜提出了“双飞轮”的概念,除了拓宽消费市场、提高性价比,更要在供应商这一块降本增效。

此外,要达到盈利的目的,不能只指望生鲜业务,还需开辟第二增长曲线,丰富营收结构,这样才能提升盈利能力。

总之,对于生鲜电商而言,探索还在继续;对于每日优鲜来说,时间和钱都不多了,盈利是当务之急。

2022年,或将成为生鲜电商盈利的关键一年。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