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公寓破产 “罗生门”:三大教训需要警惕

鸣远 2020-11-18
生活服务 2020-11-18 18:22:52 评论 0

尽管蛋壳公寓仍然在不断挣扎,但是其故事的剧本已经向“破产”or“卖身”的方向越走越远。

逐步“暴雷”

2020年,蛋壳公寓本来有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局,1月17日的成功上市,虽然因为破发不够完美,但对一家初创企业来说,上市即拥有了更好的融资环境,这终归是一个新的开始。

但还未等蛋壳公寓展开其下一步的计划,便遇到了疫情这一只“黑天鹅”。于是本应该是大展拳脚的2020年,成为了蛋壳公寓的水逆之年。

回首这一年的动态,可以发现其实在很早之前,蛋壳公寓就出现了“暴雷”的预兆。

在2月-3月,蛋壳公寓还在给用户发放疫情补贴,但是却一度引发了租户、房东两头吃的质疑。不过蛋壳公寓很快进行了调整,在其公布2019年度全年业绩之后,事情很快被遗忘。

报告显示,2019全年蛋壳公寓收入71.29亿元,同比增长166.5%,净亏损34.37亿元,净亏损率和经调整EBITDA亏损率同比分别收窄3.0和3.5个百分点。

简而言之,2019年蛋壳公寓的收入维持了高速增长,而且在收入高速增长的前提下亏损却出现了收窄的趋势,这份财报起码从这些数据上来看是可圈可点。

在整个一季度,除了因为疫情补贴问题发生了一些小争执,蛋壳公寓的一切都似乎再正常不过,虽然不算是高歌猛进,好歹也是有声有色。

但从4月份之后,关于蛋壳公寓的消息开始变得严峻起来。

4月份,蛋壳公寓杭州公司被曝成为“老赖”,蛋壳公寓方面回应称,信息不属实,裁决并未生效。这是蛋壳公寓杭州公司首次曝出问题,但在蛋壳公寓的辟谣之下并没有引起更多的关注。

6月份,蛋壳公寓提前迎来“多事之秋”,这一个月,深圳住建局开始对蛋壳公寓租金贷等问题进行专案处理;这一个月,蛋壳公寓发布2020一季度财报,收入增速下降为62.5%,亏损同比出现扩大;还是这一个月,蛋壳公寓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EO高靖被相关地方政府部门调查,董事会临时宣布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崔岩担任CEO,尽管蛋壳公寓称高靖所涉调查与之前参与的个人商业投资有关,与蛋壳公寓无关,但是相关传言还是满天飞,蛋壳的股票也是“先跌为敬”。

联合创始人、董事兼CEO高靖被调查的消息对蛋壳公寓形成了较大的负面影响。此后来到8月份,蛋壳公寓杭州公司曝出破产倒闭、财务跑路的传言,大量围堵要钱的视频、图片流出。

对此蛋壳公寓直到10月份才回应称,蛋壳公寓经营活动一切正常,针对部分合作方因与本公司存在商业纠纷,采取了过激行为。散布“蛋壳跑路、倒闭”等相关不实言论、视频、图片,公司已报警处理。

11月,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聚集数百人维权,现场发生肢体冲突。蛋壳公寓杭州分公司的门头招牌已经撤掉,虽然还有员工在,但只负责登记一些前来讨要说法的租客。另外,蛋壳公寓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被执行总金额超千万。

从10月到现在,关于蛋壳公寓的负面消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具体表现为出现问题的区域越来越多,从杭州扩散到了北京、深圳、武汉;要钱的队伍越来越大,从最初的房东、业主、租户,到后续的供应商、保洁、维修人员,再到蛋壳公寓公司内部的员工,都成为了苦主。

喧嚣之间,关于蛋壳公寓即将破产跑路的消息不胫而走。

破产“罗生门”

针对这些纷乱与质疑,蛋壳公寓在11月16日才承认,公司确实遇到资金困难的情况,但正在积极进行处理。租客和房东等问题,也在积极应对。蛋壳公寓还在微博承诺:我们没有破产,也不会跑路。

11月17日,关于蛋壳公寓杭州分公司停止运营的消息又开始传播,蛋壳公寓再次发微博表示:假的!

但是不管蛋壳公寓如何辩解,有一个事实是,当前各地频频发生的因为房租拖欠而引发的租客被断水断电、租客被房东驱赶的事件并没有得到遏制和解决,反而随着蛋壳公寓各项问题的曝光而越来越严重。

微博关于“蛋壳公寓房东断水断电”的话题已经有1163万的阅读,1.5万讨论。

这样的情况每持续一天,蛋壳公寓就离破产近一步。而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蛋壳公寓能否解决资金困难问题。

11月17日,蛋壳公寓一度看到了解决这个问题的曙光。

昨日晚间,市场突然传出消息,我爱我家将接盘蛋壳公寓。如果消息为真,那意味着蛋壳公寓面临的资金问题将有望立刻得到解决。

消息一出,本来已经暴跌10倍,来到1美元区间的蛋壳公寓股票一度出现90%的大涨。但是到今日早间,我爱我家回应表示,并未接到相关通知。

这种回应虽然并未直接否定,但是却表明接盘事件目前并无定论。也就是说,蛋壳公寓也有可能空欢喜一场。

而我爱我家接盘的传闻也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单靠自己,蛋壳公寓已经无法解决资金问题,他们必须要引入外部资本,并且为此付出“卖身”的代价。

按理来说,作为长租公寓新星,搭载互联网的蛋壳公寓本应该是香饽饽才是。但就目前来看,并没有多少资本对蛋壳公寓有兴趣,说白了,就算卖身,蛋壳公寓也并不见得能顺利度过难关。

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蛋壳公寓暴雷背后,暴露出了其运营模式上的致命缺陷,也给其他企业留下了多个教训。

三大教训值得警惕

今年以来,疫情的出现对所有企业来说都是一次艰难的考验,在这场考验中,蛋壳公寓很早之前就埋下的资金隐患彻底的暴露出来,这要从蛋壳公寓的经营模式开始说起。

虽然打着互联网公司的旗号,但蛋壳公寓在住房租赁市场承担的实质上还是一个“二房东”角色,但是与普通二房东不同的是,蛋壳公寓在收集房源之后,会对这些房源进行统一的装修改造;而租客往往采用一种“租金贷”的方式来交房租。

具体而言,就是房东将房子交给蛋壳公寓之后,蛋壳公寓先对该房子进行统一风格的改装,然后租给租客;而租客一般通过“租金贷”将房租交给蛋壳公寓,蛋壳公寓再按月将房租打给房东。

在这个模式中,假如蛋壳公寓在运营过程中老老实实的只赚取“中介费”、“服务费”,那疫情可能会导致蛋壳公寓业务停滞,却不会出现资金问题。

但是在事实上,通过“租金贷”,蛋壳公寓提前拿到了租客半年-1年的租金。拿到这些钱的蛋壳公寓却只需要按季度或按月给房东打款,手头上剩余的钱,多被用于市场拓展,即寻找新的房源、并对这些房源进行改装。

如果一直有新的租客,为蛋壳公寓提供新的资金,那这种模式不见得会出现问题,关键是疫情的到来,让蛋壳公寓的新租客数量出行了断崖式下跌。

于是蛋壳公寓面临手头的钱提前用完,却没有新的资金来源的困境。最终出现无法按时为房东打款、房东驱赶租客、被驱赶出房子的租客仍然需要按月还贷等问题。

蛋壳公寓整个暴雷的过程,留下三大教训。

第一,蛋壳公寓在获取房源之后,选择自己为房源进行统一装修。这种方式烧钱、回款慢,注定让蛋壳公寓背负巨大的资金压力,并且无限拉长了投资回报期。

这为蛋壳公寓最终的失败埋下伏笔,因为蛋壳公寓为了解决资金问题,选择了鼓励大量租客以“租金贷”的方式交租,以一次性拿到租客半年-1年的租金。

第二,提前将租客半年至一年的租金收到手中之后,蛋壳公寓用来扩张市场,虽然获得了业务的增长,但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模式过于脆弱,一出问题满盘皆输,毫无抗风险能力。

数据显示,蛋壳公寓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9个月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占比分别为91.3%、75.8%和67.9%。

而国家相关规定显示,住房租赁企业租金收入中,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蛋壳公寓明显超标。这也就决定了,一旦出现问题,大部分租客都受到影响。

而假如使用“租金贷”的租客只是少部分,那有大部分正常交租的租客支撑,蛋壳公寓也不至于迅速失去基本盘,败的如此彻底。

最后,回顾这一年蛋壳公寓的动态,其实很早之前问题就已经初露端倪,但是蛋壳公寓在半年的时间里没有给出解决方案,一直硬撑到问题全面爆发,让租客、房东、员工都蒙受了巨大损失。

这样一来,即使蛋壳公寓能够卖身成功,其品牌也难以再获取用户信任。如何赢回市场信任,将会是未来蛋壳公寓最头疼的问题。

小结

综上,疫情只是蛋壳公寓出现资金困难的导火索,深层次原因还在于蛋壳公寓本身的运营模式存在缺陷,并最终让蛋壳公寓一步一步走到了不“卖身”就“破产”的地步。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最新的传闻,我爱我家对蛋壳公寓的接盘事宜已经有实质性进展,目前双方仍在洽谈。

这对那些被驱赶又陷于“租金贷”无法脱身的租客来说,对于那些很久没有收到房租的房东来说,以及对于那些未及时收到工资的员工来说,应该是一个好消息。

声明:
  1. 1、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2、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3、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