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猪打车乘客拒付款 罪因于何方?

王小孟 2021-02-22
生活服务 2021-02-22 18:17:52 评论 0

网约车司机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被黑、被殴打,甚是乘客逃单不付款,统统都落在网约车司机身上,即使没生事端也会落个白忙活的下场。

近日,多名网约车司机向媒体表示,在花小猪打车平台上完成订单时,遇到了乘客拒付款,司机收不到车费的情况。

据在青岛做兼职司机的孙先生介绍,“下车前提醒乘客付款,一般都能很快支付。”但他有一笔去年12月跑完的订单,直到今年1月才发现乘客仍未支付车费。而后多番与花小猪客服沟通无果,在孙先生将自己的经历写进微博后,有花小猪打车的工作人员联系孙先生,并催促乘客完成了支付。

无独有偶,来自厦门的刘先生也遇到了乘客拒付款的情况,在订单完成后的半个月内,平台多次通过短信、智能电话、应用消息、微信公众号等方式提醒乘客,但该乘客仍未完成支付,刘先生也没能收到应得的车费。

此外,还有来自河南的王女士也表示一项于1月2日完成的订单,乘客至今仍未付款。

39_1613988930.JPG值得注意的是,在黑猫投诉平台上“花小猪打车”条目投诉量达2694条,其中大部分都是由收不到车费又寻求客服帮助无门的司机所发出。

不得不说,网约车司机实惨。尽管相关部门已开始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到保障网约车司机权益上,这虽属进步但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惠及这一群体,毕竟还在起步或正要起步阶段,包括广东省率先出台了相关办法,首次将网约车司机等新业态从业人员新纳入工伤保险参保范围;北京市、浙江省也计划开展专属商业养老保险试点,以解决网约车司机等群体的养老问题。

自2016年5月“网约车”入选中国十大新词,“网约车司机”也就不再是陌生词汇,此前这一职业多号称为“的哥”。而自“2018年某空姐乘顺风车遇害”一案引起舆论轰动之后,网约车司机这一新业态群体似乎从此被冠上了与“犯罪”等相关的不招人待见的代名词。

39_1613988947.JPG比如,此前就有一段来路不明的视频以"滴滴司机性侵直播"为标题,从境外网站开始再到国内社交媒体大肆传播。大量声音质疑甚至攻击滴滴司机。

滴滴总裁柳青对此表示,要坚决和犯罪斗争到底,但也不要冤枉一个好人。滴滴司机这个群体有很多不公平的标签,但他们中既有背着养家糊口责任的劳动者,也有在疫情期间冒着危险接送医护人员的英雄,更是有着亲人和爱人的普通人。一个有爱的社会一定会在思辨中自我进化,少些冷漠和歧视,多一些视人为人的尊重和信任。

但有因必有果,网约车司机这一职业以门槛低、易上手吸引众多人从业,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遭遇乘客与平台“欺负”也就在所难免。而平台抽成高,司机收入少“压榨”又使得司机怨气重重。

网约车平台以为更好的解决用户需求而生。对于平台而言,乘客即上帝的说法似乎是天理,而因市场环境使然,对应的网约车司机稍不幸即落个平台与乘客双压榨的局面。

种种矛盾无论是人为因素还是客观因素,都需要平台去解决。若是人为因素,还可以短时间内解决,而若本质上是平台的漏洞,不仅苦了司机,也不利于平台的可持续发展。

而这,就需要网约车企业平衡好平台、司机、乘客三者之间的权益问题。只能说,这需要一个过程,需要各方努力。

声明:
  1. 1、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2、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3、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