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韩国,孙正义再造“阿里巴巴”

电商之家 2021-03-15 15:02:04
跨境电商 2021-03-15 15:02:04 阅读 8773 评论 0

一、韩国最大电商平台上市

今年初,国内的电商公司像提前约好了一样,扎着堆在港股、美股排队上市。这股资本狂潮,甚至影响到了海的另一边。

3月11日,韩国电子商务巨头Coupang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35美元,开盘价63.5美元,开盘后股价一度涨到69美元,截止当天收盘,市值844.71亿美元。

如果把Coupang“平移”到国内,那么它在电商公司中能排第五,远超苏宁,次于京东。如果算上互联网公司,那么它的市值则刚好追平百度。

或许你从没听过这家电商公司,甚至连它的名字怎么读都不知道。但在韩国,它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相当于阿里巴巴在中国的地位。因此它也有“韩国版阿里巴巴”之称。

不过,后起之秀Coupang远比阿里巴巴年轻。它成立于2010年,最初是一个类似早期美团的团购网站,提供餐馆、SPA按摩和其他商户的打折团购券。不过当时的韩国没有中国的“百团大战”,竞争压力较小,Coupang得以发展壮大。

Coupang发展的有多快呢?它在创立的第二年(2012年)实现盈收平衡,第三年(2013年)网站商品交易总额突破10亿美元,第四年(2014年)初获得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和对冲基金1亿美元融资。在我的印象中,恐怕只有拼多多比它更快了。

目前,Coupang拥有韩国25%的电商市场份额,是韩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拥有1485万活跃用户,接近韩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Coupang最大的股东是日本软银,后者也曾经是阿里巴巴的大股东。或许在软银之父孙正义看来,能“投出”第一个阿里巴巴,就能投出第二个阿里巴巴。


二、孙正义再造“阿里巴巴”

如果说马云是阿里之父,那么孙正义就是阿里的“再生父母”。

2000年,刚成立没多久的阿里就遇到了资金问题,没有钱,公司就运转不下去,马云的那些美好设想也无从实现。

于是,马云只能四处奔波,寻找投资。但在那个互联网远未普及的年代,大多数投资者要么不肯见他,要么听他侃侃而谈后,觉得他是骗子。

或许是因为屡屡碰壁,第一次见到孙正义的马云并没有想着要钱,只讲了他想干什么、他想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马云只讲了6分钟,孙正义便立即推掉了原本要投的另一个互联网项目,开口问马云:“你要多少钱?4000万美元够不够?”马云听完吓了一跳,说,得回去考虑考虑。

很少人能拒绝巨额财富的诱惑,但马云还是很清醒的,它觉得,要再多的钱,如果不会用,那公司肯定就要出问题的,而且出让太多股份也不好。因此最终只要了2000万美元。

2003年,eBay气势汹汹地杀入中国,凭借铺天盖地的广告打得阿里节节败退,并扬言要用一年半干掉淘宝。到了危急存亡之际,马云不得不求助资本市场。

于是,孙正义再次伸出援手,豪爽地拿出了6000万美元。不过这一次,马云没有拒绝。

事实证明,投资阿里是十分正确的选择。按照阿里巴巴市值计算,他的投资回报超过2000倍!阿里巴巴一家公司,就撑起了半个软银集团。

人都是有路径依赖的,两次投资阿里的成功,让孙正义更倾向于寻找“阿里型”的创业公司。而冉冉升起的新星Coupang无疑是他的最佳选择。

2014年,Coupang刚转型综合电商平台不过一年,其创始人金范硕就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自建物流。由于物流系统的高额成本,放眼全世界也没几家电商公司这么干。

Coupang的“火箭快递”很快打出了名声,引起了孙正义的注意。在他看来,这是一家用美团的模式起家,用阿里的模式发展,但又敢“京东式”创新的公司。于是孙正义迫不及待地约了金范硕见面,商谈投资事宜。

巧合的是,马云第一次见到孙正义时是36岁,金范硕第一次见孙正义也是36岁。同样,孙正义在金范硕的眼中,也看到了与马云相似的热忱与野心。孙正义当即明白,这就是我在找的投资对象。

2015年,软银向Coupang投资10亿美元;三年之后,又追投20亿美元。

如今看来,孙正义再次赌对了。


三、Coupang能成为下一个阿里巴巴吗?

诚然,Coupang一直备受资本的青睐,但要想达到阿里巴巴的现在的体量,Coupang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首先,韩国电商市场的规模限制了Coupang的天花板。

韩国只有5200万人口,与中国的一个省相当。尽管韩国电商有70%的渗透率,但从绝对体量上看还是太小。就算能做到一家独大,在世界电商公司里也排不上号。

那么,如果说走出国门呢?其实我们能看到,即使是阿里巴巴,在拓展海外市场的过程中也遇到了“水土不服”的情况,进展不算顺利。离开了国民度和政策倾斜,Coupang也不会在海外有多少优势。

其次,在高昂的成本下,Coupang如何盈利依然是个棘手的问题。

韩国的劳动力不像中国这么充足,用工成本相对较高。在这种情况下,就只能增加个体的工作量,同时提高薪酬。话句话是就是“两个人干四个人的活,给三个人的工资。”

不过,这种方式并不适用于工作强度较高的物流行业。去年,Coupang的火箭配送有超过10名快递员“过劳死”,在韩国社会引发争议,同时政府也因此出台限制政策。

如此一来,本就“不赚钱”的自建物流就显得十分尴尬了。

另外,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优势,Coupang不得不花费大量的钱“买吆喝”。

招股书显示,Coupang去年的总支出高达124.95亿美元,同比增加80.64%,其中销售支出就增长了90.47%。这显然是一种“烧钱”的模式。

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孙正义已经尽力了,Coupang的前路如何,终究要看自己的造化。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