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团购惊现“破产第一案”!几百万中小玩家在劫难逃!

电商君 2021-07-09 18:50:54
零售 2021-07-09 18:50:54 阅读 2871 评论 0

一、倒在社区团购“破产第一案”的独角兽!

谁都没有想到,社区团购独角兽同程生活会成为社区团购“破产第一案”的主角!

同程生活是2018年8月从同程旅游集团内部孵化出的项目,创始人为原同程旅游高级副总裁何鹏宇;而同程旅游集团旗下的同程艺龙在2018年6月就已经在港交所上市,目前市值400多亿港元。

format-jpg

同程生活进入社区团购后,先后完成了最少5轮的融资,共中A轮、A+轮和C+轮融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1.5亿美元,C轮融资2亿美元,投资人中包括同程资本、JOYY欢聚集团、金沙江创投、真格基金等。

这时的同程生活,就是一个不差钱的主,它也和兴盛优选、十荟团一起,并称为社区团购的“老三团”。

但是,这是这样一个独角兽,从公司发生异动到证实破产,中间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

7月4号,同程生活摘下广州总部牌匾,此举给外界留下不少想象空间。

7月5日,闻风而动的100多位供应商前往同程生活苏州总部催讨维权,在现场双方爆发了冲突,有群众因此受伤。

format-jpg

7月6号凌晨3点,创始人兼CEO何鹏宇发布公开信,宣布同程生活更名为“蜜橙生活”,称公司将进一步加大团长私域流量及直播供应链端投入,为团长(KOL/KOC)提供更多优质商品,继续为用户创造价值。

何鹏宇还说,过去3年,他何鹏宇带着队伍从0做到了10亿;未来3年,他有信心将公司业务做到10亿美金。

format-jpg

但是,鸡血打多了,也没有人会为之沸腾了。7月7日,大量供应商聚集到苏州、广州同程生活总部维权催讨货款。

这时候,更讽刺的一幕来了:就在宣布“未来3年有信心将公司业务做到10亿美金”后的第二天,同程生活宣布正在申请破产!

format-jpg

看上去,就像一出荒诞剧?

不,荒诞剧远没有这个更真实!


二、同程生活为什么破产?

一个这么有实力的玩家,为什么偏偏走到了破产的地步?

在何鹏宇看来,罪魁祸首就是那些新入局的互联网巨头!

7月7日,何鹏宇面对着那些向他讨要货款的供应商,情绪非常激动:“如果不是遇到巨头,我们的数据比最近上市俩公司好看多了!如果不是那么多竞争,我们今年年底也上市了!”

何鹏宇说,去年9月开始,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巨头的涌入,抢走了同程生活大量用户和订单,也让创企的生存空间急剧压缩。

说到动情处,何鹏宇禁不住在台上低头叹息 。

format-jpg

只是就算到了这时候,他还不忘了对着供应商们画出一张张大饼:“现在我们必须做出战略上转型调整。即启用新的品牌名‘蜜橙生活’,围绕团长(KOL、KOC)进行供应链的创新,包括私域流量运营、直播运营、供应链赋能等,因为今天是属于个人IP的黄金时代,巨大的流量红利会让我们的团长取得更大的成长空间。”

他还说:如果资产变现不能偿还欠款,我接下来还要继续创业,只要我不死,就一定能东山再起。”

但是,坐在底下的供应商早就一片嘘声:“你说这话有什么用?说的净是些废话!”

format-jpg

我们回过头来看一下:同程生活真的是被互联网巨头们给玩死的吗?

首先,同程生活从一开始就活得太安逸了,从而失去了创业公司正常的战斗力。

虽然同程生活从同程旅游孵化出来后走的是独立之路,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同程生活每一轮的融资背后都少不了同程资本的影子。可以说,正是背靠着同程旅游集团的优势资源,同程生活才得以“生于安乐”。所以,同程生活对外说是一家创业公司,其实它心里想着的就是到社区团购的市场摘桃子吃。所以,有了充足资金的支持后,同程生活2019年并购了千鲜汇,打开珠三角洲地区;2020年与考拉精选合并,凶狠的扑向兴盛优选的大本营湖南。

但是,当互联网巨头进来后,没经历过多少实战考验的同程生活很快节节败退,甚至不得不暂停、关闭刚开了不久的湖南地区的站点。

其次,主动放弃成为互联网巨头的机会。

其实,像同程生活这样优越的公司配置,从一开始就吸引了很多互联网巨头的关注,并且对它进行的拉拢和示好。比如说,2020年11月左右,阿里、美团和京东都来找同程生活谈过收购,但当时的同程生活正处在鼎盛时期,最后价格都没有谈妥。接下来,同程生活甚至推进一场一场硬仗,像何鹏宇控诉的互联网巨头一样,没有节制的烧钱抢市场。

format-jpg

还有,失去了供应商的信任。

何鹏宇说,从去开始,同程生活“已经开始走出一条社区团购可持续发展道路”,事实真的这样吗?

我们就从供应商的角度来看一下同程生活是怎么“可持续发展”的。

同程生活所以一开始就吸引了很多供应商,主要的一点,就是不压款。2019年之前,供应商送多少货,当即就结多少货款。

但是到了2020年的年底,供应商的货款结算方式变成了7天实销货款,即货物卖出去7天后再结货款,卖不出去的货物继续留在仓库,货物滞留在仓库超过15天的,还需要交纳滞销费。

而且,从这个时候开始,结算货款也发生了拖欠,有的供应商竟然被拖了四个月之久。

就这样,同程生活一步步让供应商对自己失去了信任。所以出事之后,当然也没有人愿意和它一起共同承担风险了。

最后,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随着相关部门对社区团购管理和监督的加强,进入这个领域的互联网巨头们都在瑟瑟发抖,而在经历了一轮轮厮杀后,一般的中小玩家早已没有什么优势了,等待他们的,只有一条不归之路!


三、社区团购进入中小玩家洗牌阶段!

事实上,从去年年底拖欠供应商货款开始,同程生活在社区团购方面已经显露出疲态了。

而它之所以还一直硬撑在那里,说白了,就是等着新的融资来“续命”。

毕竟,参照之前的融资规模,同程生活每次最少都能融到数千万美元,也就是几亿人民币,理论上,只要它还能融资一次,手上有了几亿现金,就可以大大缓解对供应商的货款压力了。

有消息称,目前已经登记的100多家供应商的欠款已超过5000万;而如果按实际拖欠1000多家货款的供应商来算,欠款可能已超过2亿。

而参照供应商根据微信维权群接龙统计,同程生活所欠供应商的货款总共5.7亿,此外,它还欠银行2到3亿,总欠款应该在9亿左右。

所以,如果能成功融资一次,对同程生活的状况的确有改善,可惜,同程生活的最新一次融资还停留在2020年12月的2亿美元C轮融资。

对于所欠供应商货款,同程生活给出了两种解决方案。

方案一:“以资抵债”,就是以现有资产偿还30%的债务,剩下的债务平台再想办法——问题是同程生活现在也没有什么“资”了,而且抵资情况下还只是偿还30%的货款,对供应商而言还是杯水车薪。

方案二:“以债转股”,就是说将来公司还会发展新业务,供应商们可以成为新业务的股东——问题是公司都破产了,摆明了资本不想再入坑了,你凭什么让供应商相信你遥遥无期的所谓新业务?

以上两种方案都不能解决?还有第三种方案:往后再等一等其他的方案,这等于是说,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曾经社区团购三巨头之一,还是走到了申请破产这一步,这件事对那些还在想着入局社区团购的中小玩家也是一种警示:现在的形势下,社区团购还真的不是你们中小玩家能玩得起的。是的,从这一刻起,社区团购已经正式进入中小玩家洗牌的阶段了,最后在这个市场能活下来的,只可能是那些大资本玩家!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