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超速,王兴刹车!

电商君 2021-10-18 09:28:03
人物 2021-10-18 09:28:03 阅读 946 评论 0

以后在“饭否”上,再也听不见王兴的絮叨了。

最近,美团接受的34亿反垄断处罚,刚让一年近七成的净利润打了水漂,在保护消费者个人隐私的问题上,又紧接着遭到了王思聪的当头棒喝。

王思聪在微博爆料,自己的美团手机号遭人恶意改绑。一众博主齐心协力,没费多少力气就发现,原来只需手机号和生日这两项个人信息,即可换绑手机号。其结果自然是个人在美团的一切信息被人看个精光。

format-jpg

重大安全漏洞被人实锤,这个人又偏偏是“超级流量池”王思聪。

于是,媒体们一拥而上,微博上一片欢呼,舆论上一片叫骂,王兴和他的美团,被送上了前所未有的风口浪尖。

短短数周,王兴设置了自己的新浪微博半年可见,在停止饭否发言四个月后,又将十余年的一万七千条动态半年可见。

此时的他,生怕自己的思考和输出,被人深扒和过度解读,继而对已经四面楚歌的美团,产生更坏的影响。



一、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1995年,中国刚刚接轨国际互联网。

出生福建龙岩的王兴家境富裕,父亲给正读高一的他买了台电脑,王兴于是成了中国最早接触互联网的一批人。

1997年,王兴保送清华,开学的自我介绍就一鸣惊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他的学习成绩偏偏与这份壮志凌云极不相称,倒数第五,简直一塌糊涂。

有趣的是,后来一起创业的兄弟中,王兴的成绩并不是最差的。团队的哥们里,还有王兴下铺,成绩倒三的王慧文,以及倒一的付栋平。

学业不精的王兴,只考上在美国排名60开外的特拉华大学。2003年,攻读博士期间,水木清华BBS上由清华科创协会首任会长慕岩创立的Uuzone,一个SNS(社交服务)网站,引起了他的注意。

format-jpg

8个月前,全球首家SNS网站刚在美国上线,王兴对此已有耳闻,创业的想法涌上心头。

他随即与国内五名好友通了邮件,说“这是改变信息传播的巨大机会”,然后跑到导师跟前,招呼了一声,就拍屁股走人了。

出于对王兴的信任和对这一机遇的看好,家境并不宽裕,正在中科院读研的王慧文也选择退学,外企码农赖斌强也辞掉高薪工作,义无反顾的北上。

就这样,北京海丰园小区一套三居室里,王兴等人的创业生涯拉开序幕,那是2004年3月。

不过,从第一个项目“多多友”开始,没有市场、技术不够、时机不对,就转圈围着他们。失败成了家常便饭,每过一两个月他们就更换一次方向。

明明机会就在眼前,却一直得不到回响。大家的创业的激情很快在宿命般的失败中动摇起来。

2005年12月,在“多多友”基础上,全面照抄Facebook的“校内网”(被陈一舟收购后改名“人人网”)上线了,大力推广之下,校内网在学生群体中迅速扩散,半年时间用户数突破百万,王兴们终于看到了光明。

format-jpg

红杉资本主动联系起他们,谈合作那天,360创始人周鸿祎恰巧也在,对神态冷漠,言语傲气的王兴很是看不上,转而建议红杉资本投了校内网的竞争对手,更接地气的“占座网”。

这一次合作流产后,“千橡互动”又锲而不舍的找上门来,痛苦的挣扎后,王兴们最终决定 以1600 万人民币卖出“校内网”。

后来,“校内网”与千橡互动“5Q网”合并,在两年后拿下软银孙正义4.3亿美元投资的故事,还有人人网上市的故事,都与王兴们无关了。

我们只知道,卖掉“校内网”的王兴和兄弟们在抱头痛哭后,分了钱各奔东西。



二、舍饭否,得美团

2007年,上线才半年的美国网站Twitter,又引起了王兴的注意。

在与小自己一届的清华师弟穆荣均促膝长谈后,王兴走上另一条创业之路。这次的主角,被起了个很有古意,又有些悲怆的名字,“饭否”(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同时,他也推出了模仿Facebook的“海内网”,因为那时刚起步的Twitter远没有Facebook红火。

然而海内网很快被证明没有前途,反而是备受冷落的微博客“饭否”,在角落悄悄积累起几十万用户,还得到许多名人的青睐,那时,新浪微博还没有出现。

2009年初,饭否用户突破百万,然而这年7月,具备媒体属性的饭否因对某些信息处理不当,遭到封禁。

被命运无情摆弄的王兴,在这一年的年会上,一时失控,泪洒当场。

这次灭顶之灾一直持续到2011年11月,当饭否重新开放时,新浪微博早已一骑绝尘,王兴再也找不回失去的505天。

当人被逼到绝境时,思维反而会异常清晰起来,因为失无可失,所以更能拿得起,放得下。

“四纵三横理论”正是这一时期的产物。这是一张很简单的表格,却清楚展现了当下与未来的互联网发展逻辑。

format-jpg

当王兴的手指指向商务与社交交汇的那处空白时,“美团网”诞生了。

很多人都已不再使用饭否,只有王兴一直坚持在饭否上思考和输出,这甚至已被他内化为一种生活方式。

深夜写诗的创业者、人到中年的好奇宝宝,这些因为饭否发言,而得到的标签,随着他自己对十余年所思所想、随处感慨的一键清空。不知在未来还会留下多少印记。

format-jpg

除了上面这些标签,屡败屡战的连续创业者、善于忍耐与坚持的孤狼、四处出击的挑战者,或许才是王兴的本色。

毕竟在李志刚的《九死一生》中,是这么形容他的:“王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三、从“千团大战”中胜出

王兴的真正成名,还是因为那场杀得血雨腥风的“千团大战”。

“四纵三横理论”自然精准,然而独具慧眼之人,并非独有王兴一个。

2011年,中国市场上有5000多家同时崛起的团购网站,这场没有硝烟的混乱战争,史称“千团大战”。在这里,5月6日刚上线的美团,经历着地狱生存模式。

但绝处逢生后的王兴,有了义无反顾的劲头。

首先,在和商家的关系搭建上,他表现出十足的耐心。那时美团每天只上线一个新产品,并且给予每一个新产品所有的流量支持。

其次,他提出团购费用过期应自动退款。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王兴遭到了来自竞争对手的集体攻击,但在消费者心中的口碑却向另一个方向急速攀升。

再者,他在所有品牌都烧钱打广告的时候,悄然站在一旁,把钱都用来打磨产品。等竞争对手培育好市场,也花光钱的时候,具有产品优势的美团这才从“乱战”中一跃而出,为自己代言。

曾经拒绝王兴的红杉资本找上门来,阿里巴巴也千里挑一看上美团,1200万美元再加5000万美元,美团的账面简直跳起舞来。

或许是太过兴奋了,在媒体发布会上,王兴直接把美团的账户余额(6192.2122万美元)广而告之,不仅如此,还补了一句“我们从不说预计融资多少,到账多少就是多少。这行业很乱,但我们不浮夸,希望大家也不要浮夸。”

format-jpg

这一狂妄的举动和言论,有效打击了竞争对手的心理防线,在同行眼红的同时,美团再一次赢得用户的青睐。

王兴没有雷军的好运气,不是“风口上的猪”,美团此时的高光,是他一寸一寸争出来的。这样的竞争对手,是强大的,强大到足以令人生惧。

俗语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美团能在尸横遍野的团购战场活下来,也少不了身边聚集的一批牛人。

原阿里中供铁军大将,被王兴“六顾茅庐”相邀的美团“地推铁军”COO干嘉伟;清华科创协会第二任会长,王兴的师兄,为美团早期业务拓展做出巨大贡献的销售副总杨锦方;美团10号员工,后来离职创立“水滴互保”(水滴筹母公司)的沈鹏;还有王慧文、赖斌强、陈亮等一众兄弟……

随着美团成功转型移动互联网,再加上全球首家团购网站Groupon股价大跳水,投资界对团购网站兴趣大减,竞争对手一下子锐减到1000多家。

大浪淘沙中,美团活了下来。

在后来的采访中,王兴说,他们不是被美团打败的,是自己绊倒的,这也全非狂妄。

美团接入酒旅行业后,靠着“地推铁军”干嘉伟,酒店团购业务一度超过了“沙场老兵”携程、去哪儿、同程艺龙的总和。

外卖业务是又一个新的战场,2015年,美团合并了重要对手大众点评,王兴也从此与阿里交恶。2018年,美团超过早自己4年耕耘的前辈“饿了么”,成为行业第一。

format-jpg

在王兴转战一个个新战场的进击之路上,他也主动碰瓷了多年好友程维,在打车领域和后来的共享单车领域,正面硬刚,寸土不让。

无孔不入的美团,还在旅游门票、跑腿代购、超市生鲜,甚至无人汽车等领域疯狂拓展……

在与巨头共舞的王兴眼里,这些都是同向竞争,并非要致对方于死地,可在竞争对手眼中,他的剑却刀刀见红。

2015年时,他说“我认为我们完全有机会打造一家超过 1000 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如今六年过去,他以多出1.5倍的市值,超额兑现了目标。

以至于现在提起王兴,无一例外,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哦,你说美团啊!”



四、四十不惑,王兴今年四十有二

王兴的“无边界”式扩张仍在持续,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烧钱”烧到红透半边天的社区团购,是美团扩张的新领域。

如今,“美团优选”已是美团内部的“一把手项目”。事务庞杂的他,不仅亲自过问项目进展,甚至每天都在密切关注数据变化。

迥异的态度中,隐隐透露出王兴内心的不安。

这是因为,“烧钱”模式下的社区团购,很快面临了大面积的集体崩塌。

全民皆团长,遍布自提点的现状维持不到一年时间,滴滴橙心优选、京东“京喜拼拼”都做出了大范围调整和收缩,今年7月同程孵化的“同程生活”申请破产,同一时间食享会武汉总部人去楼空……

format-jpg

坚持到底的美团优选日子也并不好过,自2020年10月定下“务必打赢美团优选战役”后,2019年刚实现盈利的美团,重又陷入亏损泥潭。

今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公司大部分亏损来自于新业务及其他,亏损金额高达92.38亿元,美团优选正是新业务中的重点投资领域。

但“社区团购业务是五年或十年才有一次的优质机会”,在这张赌桌上,王兴并非说说而已。

对于可预见的亏损,其实早在意料之中,在美团的2021年团购业务预算中,为美团优选预估了270亿元的亏损。

如今距离2020年7月美团下场社区团购比拼,才过去一年三个月。

王兴如今重压美团优选,一方面因为社区团购这个模式,能够帮助企业满足下沉市场需求,同时提效降本;另一方面,也潜藏着美团发展触及瓶颈期后,利用新业务拓展第二增长曲线的急迫心情。

事实上,自2018年起,美团最重要的餐饮外卖业务,增长渐趋乏力,两年间增速掉落了25%;到店业务上,除了誓死相随的老对手饿了么,抖音、快手等也纷纷张开触角。

一向被赞誉“有大局观”“善察大势”的王兴,在彷徨中乱了步子,34亿的罚款和整改建议犹如耳畔一记警钟,“铛铛”作响。

如今,在“社区团购”新业务上狂奔的王兴,纵使焦急,恐怕也得慢放步子、谨慎行事了。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