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莽与枭雄:王兴背后的八年宿敌

电商君 2022-01-10 09:40:55
人物 2022-01-10 09:40:55 阅读 344 评论 0

2022年的第一个工作日,阿里本地生活传来新一轮大裁员的消息,这次裁员将涉及饿了么口碑所有业务线。

不过这则消息很快被饿了么回应“消息不实”,称不仅没有裁员计划,而且对下一步的发展制定了明确规划。

犹记得2018年,刚收购百度外卖不过半年的饿了么,被阿里“大鱼吃小鱼”,花95亿美元全资收购时,创始人张旭豪向王兴和美团直接叫板“整体加入阿里后,阿里的多元流量开放让我们可以对美团也来一次降维打击了。”其结果却是后来的故事,走向了完全相反的一方。

如今互联网寒冬到来,裁员的消息屡见不鲜,饿了么流出裁员传闻,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如今站出来主动辟谣,大概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确实没有裁员的打算,另一个则是欲盖弥彰。饿了么究竟属于前者还是后者,还有待时间检验。

但这一切与饿了么的创始人张旭豪已没有太大关系,他拿着从马云那里套现来的665亿,换了一条赛道重新创业,最近正摩拳擦掌,思考着如何重新定义高尔夫。



一、饿出来的生意

饿了么的张旭豪和美团的王兴两人,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

张旭豪比王兴晚出生6年,但两人家境相仿,都出身富裕。众所周知,王兴的父亲王苗是福建有名的“水泥大王”。但鲜有人知的是,张旭豪也出生于上海市一个商业世家,他的祖父张韶华是民国时期工商界的知名人士,有“上海滩纽扣大王”之称,他的伯父被人称作“轴承大王”,父亲则以渔具生意开门立户。

这两个家庭在教育子女上,也都十分成功。王兴当初以优异的成绩被保送清华,张旭豪也先后就读于同济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

除了相似的出身和学历背景,两人也都在后来的创业中进入外卖赛道,并成长为这一领域内的两只独角兽。但相比于王兴数次创业都为他人做了嫁衣裳,直到2011年才从“四纵三横理论”中找到美团,张旭豪的创业路明显要顺利许多。

2008年,正在上海交大读研的张旭豪,像往日一样和舍友在宿舍里玩电脑游戏《实况足球》,打游戏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腹中空空的两人像往常一样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卡片开始打电话订餐,然而这天运气似乎不是很好,不是电话打不通,就是商家不想送货。

其实这样的情况发生过许多次,也许真的是次数太多了,让张旭豪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找来十几万启动资金,把上交闵行校区附近的餐馆信息搜罗成一本小册子,印刷了一万册在校园里分发,再购置了十几辆电瓶车,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2008年的那场雪灾,想必很多人还留有印象。上海的情况虽好些,但也薄薄的下了几场雨雪,天气阴冷异于往年,没人愿意顶着这样的凄风冷雨出门送餐。

张旭豪只好喊上舍友康嘉,一人一辆电瓶车,满校园的穿梭,给大家送餐。那个冬天结束,两人的脚上也长满了冻疮。而那时候的王兴已回国5年,连续创业后在业内小有名气。

回想2008年的这段往事,张旭豪调侃道:“我有一双全世界最丑的脚。上海的冬天湿冷,下雨送餐时鞋袜湿了,我干脆光脚送外卖,因此双脚长满冻疮,疤痕至今未散。”

当时,这个光脚开着电瓶车,疾驰在上海阴冷冬天的985硕士,或许隐约知道自己走在一条对的路上。但他大概不能预料,未来外卖送餐将是一个日订单千万以上的赛道,而他正是其中一位举足轻重的深度参与者。

format-jpg

毕竟那时候,O2O(Online to Offline)的风口还一片平静,Alex Rampell在3年以后才会提出O2O的概念,至于O2O模式爆火,更是6年之后的事情。

话说回来,接电话、确定订单、取餐、送餐,这个模式无可争议。但张旭豪很快意识到,这一模式的运转完全依靠个人体力,是不能持久和扩大的。

于是张旭豪从校园BBS上找来两名软件学院的同学,花了半年开发出了基于Napos技术的首个订餐网络平台,后来又用了近半年时间开发出一套网络餐饮管理系统,将以前的出餐效率提高了一倍。

靠着技术创新,张旭豪他们从上交大的校园里杀了出来,商业模式也从向餐馆抽取佣金转变为收取固定服务费,并且拓展了竞价排名等新的收费方式。一套组合拳下来,饿了么顺利完成了从中间商向平台商的转变。

2010年,张旭豪的外卖版图,经历了一轮迅速扩张,不仅从上交大扩展到了上海其他高校,使用人群也从学生扩展到了白领上班族。到这年9月份,饿了么实现了在全上海的上线,合作餐厅超过上千家,单月交易额超过百万,同时推出了超时赔付体系和行业新标准。

而在2010年,王兴的饭否已是回天乏力,苦闷的他在困境中创办了美团。作为一名在业内颇有名气的连续创业者,他在这年年底获得了红杉资本1000多万美元的融资。



二、“荷尔蒙式”创业

2011年,中国市场上5000多家团购网站同时崛起,这场没有硝烟的混乱战争,被称作“千团大战”。

在商场摸爬滚打多年的王兴已然是一座高峰,他凭着自己惯有的冷静思维,在这一年选择收缩规模,在所有品牌都烧钱打广告的时候,悄然站在一旁,一边耐心打磨产品,一边和商家搭建亲密关系。同时不顾同行反对,实行团购费用过期自动退款,收割了一大波用户。

与王兴相比,张旭豪的饿了么就是一个大学生团队。这一年他最大的困境在于,如何让投资人对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充满信心,毕竟在此之前,他连商业计划书怎么写都不知道。为此,他不得不花时间向投资人证明自己的能力。这段时期,他甚至想过中途放弃,转行搞煤炭运输。

就在这个时候,张旭豪的一位贵人出现了。金沙江的朱啸虎决定投给饿了么100万美元,而这笔早期投资,也在日后饿了么被阿里以95亿美元收购时,为朱啸虎带来了一笔颇为丰厚的回报。

但朱啸虎不知道的是,当时美团在打开上海的白领市场时受到了挫折,原本50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了4个人。所以张旭豪后来也打趣说,如果朱啸虎亲自来公司考察,看到这样的光景,怕是不敢投了。

format-jpg

(饿了么最开始的创业团队)

有了金沙江这关键的第一桶金后,张旭豪的偶像经纬中国的张颖,投了饿了么的B轮。

据说两人第一次见面,张旭豪就开口说“我很成熟,我帮我爸讨过债。”除了说话直来直去不绕弯,他还时不时从嘴里蹦出来一句“他妈的”,草莽气十足。

当张颖问这个年轻人,未来的目标是什么?张旭豪回答“老子就想着独立发展,最终有一天能去敲钟、能去上市,能把这个事情做到中国第一。”

生猛、霸蛮、尖锐、破坏性的领导力几乎成为了外界对张旭豪的统一看法。这样的性格恰好与王兴形成反差,王兴做事讲究章法,从T型战略到无边界扩张,他走得每一步都经过深度思考。

2013年,移动互联网方兴未艾,张旭豪与王兴狭路相逢。

当时淘宝推出了淘点点,意欲在外卖市场上分得一杯甜羹,但结果只是雷声大雨点小,没对张旭豪和王兴构成任何威胁。

浴血奋战后的美团,占据了团购市场的大壁江山,2013年实现营业额超过160亿。在上线了电影和酒店业务后,王兴将目光瞄准了外卖赛道和这个后来居上的年轻人张旭豪。

这年7月,美团的副总裁王慧文找到张旭豪,意图收购饿了么,张旭豪拒绝的很干脆,因为他有上市敲钟的梦想。

于是4个月后,美团上线了一款线上订餐平台,美团外卖。

尽管王兴的强悍和美团地推的骁勇,张旭豪早有耳闻,但他还是不服,很快便带着饿了么进入疯狂扩张期。他每天拼命给各个城市的负责人打电话,一天8个小时,用最原始粗暴的方式,将自己的指令以最快的速度下达出去。目的只有一个,集中精力,防守美团。

从2013年底到2014年底,饿了么的员工数量从200多人发展到4000余人,进驻城市也从12个扩张到200多个。

format-jpg

一声枪响,便没有回头路。压力巨大的张旭豪也将自己的情绪毫无遮掩的传达给了下属。他开会时言语之间充满霸蛮和匪气,对业务部门不满意他会说要用鞭子抽;对方案不满意,他会说把傻子清理掉就能解决问题。甚至后来因为争抢客户,员工之间发生争斗后,饿了么在新人培训中,增加了拳击项目。

张旭豪以自己极具破坏性的领导力,在外卖领域和老牌本地生活服务平台正面硬刚。

2015年,美团高层爆料,饿了么一天的烧钱数在七百万上下,而美团自己在外卖领域的月亏损峰值一度高达1.5亿元。除了比拼烧钱,双方还在不同的场合,各自强调自己才是市场上的老大。

但两者相比,张旭豪比王兴似乎更占上风。饿了么这一年融资顺利,估值达到10亿美元,反观美团,钱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于是张旭豪拉着团队跑去巴厘岛度假,就在度假期间,饿了么最重要的盟友大众点评倒向美团,被收购了,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同时从饿了么合作群中退出。

随后阿里出资12.5亿美元投资饿了么,一个月后腾讯则出现在了美团点评的投资名中。

而后知后觉的张旭豪,也是从这时候和阿里直接结了缘。

到2016年底,背靠阿里的饿了么覆盖了1000多个城市,平台用户突破8000万。至此,饿了么与美团和百度外卖一起,瓜分了外卖市场的天下。



三、上市梦碎,二次创业

2017年8月,百度外卖以5 亿美元的价格,打包资源入口,一起卖给饿了么。随着这场酝酿许久的收购案尘埃落定,外卖市场从三足鼎立的格局,演变成了美团与饿了么两大枭雄各占一方的格局。

2018年4月,阿里巴巴以95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饿了么,饿了么从此被看作阿里抢占O2O外卖领域的一颗棋子。

世事无常,一心想要上市独立的张旭豪,最终还是投入阿里的怀抱。

但真正让张旭豪感到寂寥的,或许还是美团的顺利上市。就在饿了么被阿里收购的第5个月,79年出生,经历十多年艰辛创业的王兴,终于完成了自己独立发展的上市梦。

format-jpg

(王兴敲钟)

而收购了饿了么的阿里也几次出手,但与美团比终归是棋差一着。饿了么的市场份额开始不可遏制的一步步走向萎缩。

到2020年7月份,饿了么的市场份额跌破三成,到2021年9月份,饿了么在自己的大本营上海的市场份额跌落50%,而在阿里最新一季度的财报中,饿了么在本地生活板块的营收占比更是创下5%的新低。

从与美团越拉越大的财报数据来看,饿了么已经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对抗中落入下风。

一方面是美团太能烧钱了,红包补贴力度一直很大;另一方面美团用户的消费习惯早已养成,在王兴筑起的护城河面前,想要撬走用户,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上市一直是张旭豪的梦想,但此一时彼一时,他自己也想开了,想要不被控制,就要自身强大,做的不好被收购,也算给股东们一个交代,这至少比那些连被收购资格都没有,只能默默死去的公司,强许多倍。

当外卖赛道的热闹都围着王兴的时候,张旭豪带走了上亿财富,随之进入了三年沉默时期。

所以,无论是后来阿里将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口碑整合,成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亦或是又将本地生活与飞猪、高德整合,形成生活服务板块,都已经成为阿里和俞永福的故事。

2021年年尾,张旭豪带着他新的创业方向,重新走进众人视野。

format-jpg

不过这次的项目和饿了么有很大不同,新项目叫做PLAYGOLF,是一个高尔夫培训的生意,他决定重新定义这个偏门的行业,让天下没有难学的高尔夫!

而张旭豪在社交媒体上的发言,似乎又有了当年拍桌子怒吼时的影子,他说“2680元必须让大家学会高尔夫”!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