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寞之前,德邦也有一个“刘强东”

电商观察 2022-03-04 09:05:09
物流 2022-03-04 09:05:09 阅读 1019 评论 0

一、德邦加入京东群聊

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

从古至今,物流运输有如纽带一般,将乡镇与城市连接。无论是抵万金的家书,还是博得妃子笑的一颗荔枝,都曾被快马加鞭送达。

漕运镖局、快递快运……江湖虽已风云变化,但仍群星闪耀。刘强东和崔维星,就分别是快递和快运江湖里的两个传奇。

他们的故事,起于上世纪末。而当历史翻到下一页,他们的命运也有了新的变化。

日前,有消息传出,京东已完成对德邦快递的收购。德邦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将退出,京东将委派高层接手。

format-jpg

而直到今天,德邦股份仍在停牌。此前,该公司宣布,正在筹划与股权结构变动相关的重大事项。坊间有消息称,京东、韵达和抖音都曾向德邦伸出橄榄枝。

不过,随着京东收购德邦,刘强东的“京邦达”物流格局正式形成,而德邦的夕阳之歌也开始唱响。

2017年,刘强东曾大胆预测,未来国内只会剩下京东和顺丰两家物流公司。次年,德邦成功上市,崔维星在一次活动中提到德邦暂未考虑整合兼并的路。

短短数年,刘强东离自己的预测越来越近,但崔维星却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一个春风得意马蹄疾,一个即将淡出江湖。两人的命运在此处交汇,又在此处分别。



二、从国企到8平米的门店

京东物流的成功,让当初力排众议的刘强东在如今收获了不少美名。

但世人只知刘强东,却不知德邦的崔维星当年也有过一往无前的坚定和勇气。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崔维星从厦门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广东国旅做会计。

这是一份稳定的工作,人人眼里的铁饭碗。但每个成为大人物的人,必定都会经历不甘现状的情况。工作第二年,崔维星就决定辞职,投身于更广阔的天地。

1994年,崔维星在机缘巧合下加入了广东国旅下属的国际货运公司,前往中山开拓航空货运业务。

在这个临近广佛的城市,崔维星成立了“速达货运公司”。

由于刚起步,人手严重不足,崔维星常常要身兼多职。在当时,他既要跑业务,又要帮忙搬货,完全没有一个领导的样子。

format-jpg

(崔维星)

可当业绩稍有起色后,崔维星却收到了总公司的撤销通知:放弃中山业务,收回办公大楼、车辆设施等资源。

这对于崔维星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两年里积攒的经验和客户,难道说放弃就放弃?总公司的一纸通知,让崔维星的创业梦碎。

于是,崔维星做出了和刘强东一样的决定——创立自己的物流公司。曾经不甘于在国企日复一日的他,这次也同样不甘于命运,不甘于所谓的安排。

1996年,崔维星在广州成立“崔氏货运”。

刘强东的故事里,有乡亲们东拼西凑的500元和76个茶叶蛋。而崔维星,有四处借来的10万元启动资金。

在中关村,刘强东租下的柜台摊位只有3平米,而崔维星门店也只有8平米,18万元的租金还要分三期在一年半内付清。

但所幸,崔维星这次赌对了。

凭借此前积累的货运经验,以及良好的服务,崔维星成功在广州大沙头闯出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创业一年多,崔维星就积累了20万的资产。

后来的崔维星,仍在自己的创业道路上不断践行“勇于改变”的理念。

1998年,崔维星承包下南方航空老干部航空货运处(简称“南航老干”)的经营权,事业进入新阶段。那一年,崔维星在业内首创空运合大票的模式,引起行业轰动。

format-jpg

(南航老干空运营业部)

这种模式可以提高航空货仓的利用率,一方面可以保证航空公司的利润,另一方面也可降低客户的发货成本。

简单来说,就是将同一个地方的客户货物合成一票货,在货物到达目的地后再按照传真清单里的要求去分拣、派送。

直到目前,这种拼舱位的思路仍影响着整个物流行业。



三、崔维星的德邦往事

与南航老干的合作,可以说是崔维星在货运事业上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而在赚到第一桶金后,崔维星的崔氏货运走向更大规模。2000年,与南航老干的承包合同结束,崔维星拿着300万元成立了广州市德邦物流服务有限公司。

这是德邦最开始的模样。崔维星认为,公司最重要的不仅是“通”和“达”,还有对客户和员工的诚信,团队要做一帮有品德的人

成立德邦后,崔维星仍然不改“创新”本色,屡屡赌对未来。

在发展业务的过程中,崔维星发现,大件货物相较于大批量货物,在空运价格上的敏感度更高。他意识到,这些不想支付高额运费的大批量货物,或许会成为下一个高需求市场。

于是,崔维星将目光转移到了汽车货运上。在他看来,汽运一定是继空运后的下一个风口。

2001年,崔维星在广州白云开出了第一个汽运档口。

2004年,崔维星首推“卡车航班”业务,宣称用汽运的价格享受到空运一样的服务。

format-jpg

崔维星的判断没有出错。

德邦的汽运业务很快占领了华南市场,并在2007年实现收入首超空运业务。崔维星的事业迎来第二个高光时刻。

只不过,也是在那几年,德邦奋力发展,行业的老大哥华宇、佳宇、通成却纷纷陨落。

国外物流巨头的入局,加速了国内零担快运格局的变化。有的公司被变卖收购,有的公司接连倒闭,而德邦仍在迎难而上。

崔维星的聪明,为德邦换取了通往零担之王的门票。这不仅仅体现在业务创新上,还体现在先进的管理模式上。

比起其他任人唯亲的物流公司,崔维星的前瞻性在于创立了一套有效的人才机制。

2005年起,崔维星就开始在业内率先采用校招模式。

德邦每年从学校里招来的这些管培生,如活水一般源源不断,不仅让公司业务拥有活力,还可以净化人才队伍。

format-jpg

(德邦官网截图)

正是这样的人才培养模式,让德邦在此后一直被称为物流行业的“黄埔军校”。每一个知名的物流公司,都能看到德邦人的身影,包括京东。

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戏称,德邦被京东收购,其实只是换了个马甲而已。毕竟京东物流的人才,很多都是从德邦过去的。

不断革新的德邦,后来一路开疆拓土,在全国起网。从一家雏形为8平米门店的华南公司,再到后来在各地都拥有网点的国民级企业,德邦终于成为“零担之王”。

此时,距离崔维星成立德邦已过去10年。



四、德邦,终究要面临生命中的那场夕阳

只可惜,德邦终究是逃不过与华宇一样的命运。华宇被TNT收购,而德邦也还是被京东收入麾下。

德邦的陨落,其实早在多年前就落下注脚。

刚发展汽运业务的头两年,德邦内部就经历了一次巨大的危机。和京东物流亏损多年一样,当时德邦的汽运业务也要靠空运业务输血。

在当时,崔维星与负责空运业务的两个高层理念不合,双方的意见冲突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但坚持汽运就是未来趋势的崔维星,并不肯让步。

最终,两个高层带领团队出走德邦,分别成立了两家新的物流公司。

这对于德邦的空运业务而言可谓是元气大伤,相当于摘走了大半。也正是这个原因,崔维星才会在后来更加发力汽运业务,挽救陷入困境的公司。

不过,汽运业务救得了德邦一次,却不一定能救第二次。

随着国内物流市场的发展,德邦的快运业务也开始面临新的问题。由于电商进入千家万户,快递市场得到了爆发式增长,其余公司的快递业务开始瓜分德邦的零担快运业务。

眼看快运业务增长放缓,崔维星决定进军快递行业。

format-jpg

但与此同时,德邦在快运市场又开始面临新的劲敌,其中一个就是安能。2016年,安能在网点数量和出货量上正式超越德邦。

在那之后,德邦的快运增速开始跌到个位数,而全力发展的大件快递也增长缓慢。

这个拥有二十余年历史的老牌选手,终于感到“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无力感。事实上,后期的德邦不仅面临着外部对手的挑战,内部也显得一地鸡毛。

崔维星2019年的一次早餐会发言,揭露了德邦迷局。

在发言中,崔维星提到,希望大家多思考、敢发言,多发言、开动脑筋。如果大家没有人敢发言,那肯定不是好事。同时,他还表示,不要为了汇报准备很久,汇报也不用太花哨。

可以看出,此时的德邦内部已有些“阶层固化”,存在一定的形式主义。

format-jpg

有业内人士认为,德邦的衰落,其实和利益分配机制没跟上时代脚步有关。

在社交平台,也能看到曾在德邦工作过的网友吐槽,德邦的内部管理太多弊端,不仅存在官僚主义,还常常被中高层压榨,工资也越来越少。甚至有网友称,德邦为了让业绩好看,在数据上作假。

德邦之困,已经跃然纸上。

目前看来,德邦被京东收购,或许是最好的结局。无论是快运还是快递业务,德邦都逐渐落后,即使强如崔维星,也不得不认老。

没有什么困局是永恒的,也没有什么辉煌能持续到永远。

曾经被所有同行对标的德邦,终究还是得面对生命中的那一场夕阳。

而崔维星,其实已经成为这个江湖里最璀璨的那一颗星。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