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游戏、教育业务被曝大幅裁员

林月 2022-06-18 09:35:23
行业观察 2022-06-18 09:35:23 阅读 20450 评论 0

6月18日消息,《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字节跳动的教育、游戏业务都启动了大幅裁员。

其中,教育业务在“双减”政策落地后从2万多人缩减到5500人左右,本轮将再减少约80%,剩下千余人。朝夕光年(字节的游戏业务)则开始削减北京等城市游戏工作室的多个项目、裁减团队,拥有超过370名员工的上海101工作室则遭到整体裁撤——这也是字节跳动最早成立的游戏工作室之一。

format-jpg

据了解,2018年,字节进入教育、游戏行业,并将这两块业务视为今日头条和抖音之后的新增长点。去年3月,张一鸣在卸任CEO前的最后一场全员会上,将教育硬件部门大力智能、游戏研发与发行团队朝夕光年列入了有进展的新业务。

5月初,字节跳动中国主体从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有限公司。教育、游戏、飞书等与抖音 BU (事业部)无关的业务部门也成了 “抖音公司” 的一部分。这一轮多业务裁员结束后,教育、游戏业务的版图逐渐缩小。

format-jpgformat-jpg

去年11月,新任CEO梁汝波宣布字节中国的业务将分为六个板块,大力教育就是其中之一,负责人为陈林,下设四个方向:智慧教育(河马爱学、好奇小知、瓜瓜龙等)成人教育(企业学习、Bytelingo 、谭水源等)智能硬件(大力智能学习灯等)校园合作(极课大数据、AI学等)。

其中,智慧教育是本次裁员的重灾区,该业务600人左右的销售、运营团队只留不到30人。大力智能学习灯接下来也不会再发布新品,上千人的团队至少有一半人离开。2020年10月上线到2021年底,大力台灯售出100万台,但未能盈利。

2020年10月陈林曾提出,教育做好了三年不盈利的准备。《晚点 LatePost》了解到,过去三年,字节为教育业务投入超过100亿元。但当教育业务再也没有盈利的可能时,缩减在所难免。

format-jpg

字节游戏业务方面,虽然朝夕光年的裁员规模不及教育,但同样要面对营收压力。

在本轮整体裁撤的101游戏工作室是字节游戏最早成立的工作室之一,其团队主体是字节在2020年收购的游戏公司墨鹍科技,主要专注研发经典IP游戏。该工作室负责人费舍尔曾是一家知名游戏开发商在中国的测试主管、助理制作人。

据了解,101工作室手中目前有三个游戏项目。101工作室裁撤后,字节游戏上海地区仅剩专注于大DAU、中重度游戏研发的无双工作室。此外朝夕光年旗下其它地区工作室的部分项目也将遭到裁撤,其中包括北京绿洲工作室P5项目,而字节游戏发行线则在今年5月进行了一次团队缩减。

需要注意的是,这并非朝夕光年第一次启动裁员。2021年年底,字节已经裁撤了几个投入较大的项目,其中包括由北京绿洲工作室负责开发的一款开放世界游戏,该项目曾被内部寄予较高期望。

字节目前在北京、上海、深圳、杭州四地成立的若干游戏工作室,几乎覆盖了所有类型的手机游戏:休闲游戏发行、各品类中重度游戏研发、经典IP游戏开发、开放世界游戏研发、赛事体系搭建,甚至是虚拟偶像开发。

format-jpg

据报道,在政策限制到来前,字节跳动在游戏和教育业务已经投入超过两年时间,并没有获得与投入相匹配的成功。此前字节教育的多个业务里发展最好的瓜瓜龙也持续高额亏损,去年初用户规模只有猿辅导同类产品约五分之一。朝夕光年的突破则更少。

据《晚点 LatePost》统计,2018年~2020年,字节跳动自研、收购了大量项目,光在苹果App Store上线的应用就有约140个。但今天支持字节跳动公司收入以及估值增长的依然是更早上线的抖音和TikTok。抖音、TikTok 成功所依赖的能力更多是在今日头条基础上的进化:基于算法的流量分发。

但大型手机游戏需要IP、模式、创意、技术、运营等多方能力和往往数年的开发,在线教育亦是如此。在环节多、周期长的游戏和教育市场,字节无法延续此前成功所依赖的快速反馈、快速决策、快速调整。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