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明州案落幕:四年超级反转 一场“偶然误会”

电商报 2022-10-03 20:28:17
行业观察 2022-10-03 20:28:17 阅读 22112 评论 0

format-jpg

人生总有风雨,但时间永远向前。

出品 | 电商报Pro   作者 | 电商君

“明州案”以和解终结

四年时间过去,刘强东“明州案”终于落下了帷幕。

北美时间10月1日晚,原定于10月3日开审的刘强东明州民事诉讼提前达成和解,双方律师团队发表联合声明:

“刘强东先生和刘婧尧女士于2018年在美国明尼苏达的一次偶然事件所造成的误会,占用了大量的社会资源,也给彼此的家庭造成了深重的困扰。今天,为了避免进一步的诉讼伤害,双方决定消除误会,达成和解,为这次事件画上句号。除以上声明,刘婧尧女士及其代表和律师不再发表任何评论,双方也不会出具其它的联合声明”。

format-jpg

和解声明意味着事件出现超级反转。它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女方从一开始的坚称被“强奸”,到现在变相承认了是出于自愿。

此前,据明尼苏达州法院官网信息,刘强东明州案于9月26日开始进行陪审团候选人指导等工作,并且定于当地时间10月3日正式开庭审理。

9月29日上午8点,刘强东携妻子章泽天出现在了陪审团遴选现场,但另一位当事人刘婧尧并未出席。让人没想到的是,正式开庭前夕,刘婧尧还没公开露面,案件就达成了和解。

10月2日,刘强东本人就明州事件发表声明:

“纠葛四年的事情,今天终于结束了!再次对被这件事困扰的所有人尤其是我的妻子表示歉意。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妻子的宽容、支持和陪伴!没有她,我无法坚持到今天!时间永远向前,我希望我的生活和工作能够尽快恢复正常。我们也即将迎来新的小生命,我会更加珍惜、守护好这个家庭。祝福所有人明天会更好!”

从刘强东的声明中我们也能看出,如今对于他来说最重要只有家庭。当初轰动全国的“明州案”,断断续续持续了四年,期间双方都受到了很大的舆论压力。随着案件的结束,刘强东也终于能从噩梦中走出。

持续四年的漫长诉讼

如今再回顾整场案件的始末,真相已逐渐清晰起来。

2018年8月30日晚,刘强东在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参加DBA项目学习时,与21岁的刘婧尧到一家日本餐馆吃饭,随行的还有一批朋友、同事。

晚饭过后,二人共同乘车前往女方公寓,并且发生了关系。次日凌晨,刘婧尧的男同学Tao报警,指控刘强东涉嫌强奸。当警方赶到时,刘婧尧第一时间表示“这是个误会”“我是自愿的”。

后来曝光的监控视频显示,当晚刘婧尧也确实有主动跟随刘强东的表现。在电梯口,女方还用左手做了个“请”的姿式,刘强东则是双手插在口袋里,非常谨慎地和对方保持一定的距离,迟迟没有挪步。

format-jpg

(公寓监控视频截图)

然而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刘婧尧又变更了一开始的说辞,一口咬定自己遭到了强奸。据她表示,先前之所以会否认,是因为慑于刘强东的强大背景,很害怕很恐慌,但又一定要讨回“公平和正义”。

问题在于,当晚的实际情况,只有两个当事人知晓。虽然警方和医院检查后,都没发现女方身上有受伤的痕迹,但既然有指控,就必须详尽调查。

2018年9月2日,刘强东因涉嫌性侵被美国明尼苏达州警方逮捕。

同年12月21日,明尼苏达州亨内平郡检察官宣布,经过当地警局彻底调查,认定刘强东涉嫌性侵的案件,存在着严重的证据问题,检察官办公室决定不以性侵罪起诉刘强东。刘强东也因此被无罪释放。

原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已结束,没想到2019年4月16日,刘婧尧又对刘强东提起了民事诉讼,并索赔5万美元起,上不封顶。

2020年4月6日,刘强东正式出庭应诉并递交答辩状。从这时开始,“明州案”正式进入到了漫长的取证和非公开庭审之中。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双方均提交了大量材料,包括被告的法律意见书、被告对原告惩罚性赔偿动议的反对,原告对此反对意见的回应等等。

最新的一次材料递交是在9月26日,刘强东律师团队向法庭提交辩护状,认为原告方是在索要钱财无果后才提起诉讼,并称原告方有撒谎、有意破坏证据等行为。

婧尧没底气,强东耗不起

虽然双方和解的具体原因并未公布,但多少还是能看出一点端倪。

案件起初,刘婧尧打着“讨回公平和正义”的旗号,收获了大量拥趸。在舆论的支持下,她得以有底气索要天价赔偿。然而随着真相抽丝剥茧、逐渐显露,刘婧尧赢得官司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不管是前后矛盾的证词,还是事发现场的监控、执法记录仪等等,都对刘婧尧极为不利。甚至,此前流出的一份聊天记录显示,她与事发时帮忙报警的男同学Tao,以及其他多位知情人士关系破裂,互相攻击。

即使是自己父亲的恩师、负责DBA项目的明尼苏达大学教授崔海涛,她也照样出言不逊、毫不客气地进行责骂。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众叛亲离,原先的支持者都不愿再出庭作证。

format-jpg

(刘婧尧与崔海涛教授聊天记录)

通常来看,到了这种地步,和解已经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刘婧尧依旧坚持了四年。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很难再有回头的余地。

另一方面,民事诉讼本身就是为了索要赔偿为主。如果不能索要到巨额赔偿,一切努力都等于白费。而且即使刘婧尧想要放弃,她的律师团队也绝不会同意。

据官方资料显示,刘婧尧的辩护律师Wil Florin和Tommy Roebig,一直以为客户索取巨额赔偿著称。自1985年以来,Wil Florin和Tommy Roebig为其客户获得的平均陪审团裁决都超过了一百万美元。Wil更是代表他的客户获得过75次以上金额超过 100 万美元的判决或和解。

format-jpg

(截自Florin|Roebig律所官网)

此前,长期关注此案的明州资深律师周东发表示,刘婧尧这起索赔案件的代理律师一定是风险代理,绝对有经济利益在里面。一旦刘静尧能够赢得此次诉讼,将获得的巨额索赔是以百万千万计的。作为代理律师也可以得到33%-40%的高额代理费,到时候每个代理律师都会成为百万富翁。

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刘婧尧的律师团队自然不甘心放弃。然而随着胜利的天平逐渐向刘强东一方倾斜,他们也不得不做出让步。毕竟律师的职责还是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如果败诉,更是一分钱都捞不到。

而对于刘强东来说,和解也是目前的最优解。此次开庭需要持续一个月的时间,和解可以节省时间和金钱成本,也能避免法庭审理造成再次伤害。此外,即便刘强东胜诉,对方也可能继续上诉,这注定又将是一场持久战。消耗大量时间、精力不说,还会对其自身以及企业形象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从目前摆在台面上的证据来看,已经对刘婧尧一方更加不利,和解极有可能是女方主动提出,并且大幅降低了要价。因为民事诉讼本身就是为了赔偿,如果和解的要价反而更高,刘强东方不一定能这么爽快地接受。

无论双方最终达成了怎样的协议,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长达四年的案件结束后他们都会如释重负。同时,这次事件也让刘强东明白了一个道理:家庭永远是他最坚实的后盾。

此次远赴明州的庭审,怀有身孕的章泽天一直全程陪同着刘强东。在旁听席上,章泽天一边和身边的律师交流,一边认真做着笔记。

前不久,更是有网友拍到刘强东夫妇在明州的一家超市里闲逛。二人边逛边聊,表情轻松甜蜜。对于身旁怀孕的妻子,刘强东也尽显关怀,外界的种种猜测在此不攻自破。

format-jpg

一切正如章泽天在案件结束后所说:“人生总有风雨,但时间永远向前”。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