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联席CEO赵佳臻:不会对消费者分层

柏纳 2023-07-06 21:58:48
人物 2023-07-06 21:58:48 阅读 5794 评论 0

7月6日消息,拼多多联席CEO赵佳臻上任两个多月后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

当被问及拼多多现在最看重什么经营指标时,赵佳臻表示,拼多多的最高优先级一直是消费者,我们把消费者体验放在所有指标的优先级,不会对消费者分层,因为这事不合理,也没有道理。

而谈及多多买菜时,曾是开城“元老”的赵佳臻从买菜业务出发总结拼多多扁平的组织管理和人才培养体系,称多多买菜有制度优势,区域有足够的灵活性、自主性去做决策,而不是依赖远在上海的总部。

format-jpg图源:《晚点LatePost》公众号

外界对赵佳臻的了解很有限,拼多多的任命公告里也只提到他本科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电子商务管理专业,是公司创始团队成员,自2018年起担任高级副总裁。

实际上他跟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现任董事长兼联席CEO陈磊等人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009年黄峥做数码电商欧酷网时期。而且自那之后,几人的职业生涯轨迹就没有分开过,从欧酷孵化的乐其到拼好货以及后来的拼多多。

format-jpg截自拼多多官网

以下为采访内容

《晚点》:上任后你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

赵佳臻:复盘之前的业务。

《晚点》:结论是?

赵佳臻:打个比方,我们现在肯定不是小孩子了,但也不老,算中青年吧。2022年我们年度活跃买家数差不多9亿人,到这个阶段,我们要从更多关注增长速度转变成更多关注增长质量,修炼好内功,带给消费者更好体验。

《晚点》:是意味着主站增长见顶了吗?

赵佳臻:看用户量的话,增长肯定不如前些年,因为不会再有以前那样半年、一年就能获得1亿新用户的好机会了。现在要从质量维度去评判。

《晚点》:那对公司收入或者利润的增长预期呢?

赵佳臻:我们一季报的营收涨幅超出大家预期,各项运营指标增速还是比较好的,所以从增长来讲,我们还是OK的。

《晚点》:你们现在最看重什么经营指标?每日活跃用户数量?复购率?

赵佳臻:这可能是外界对我们理解上的偏差。拼多多的最高优先级一直是消费者,我们把消费者体验放在所有指标的优先级,不会对消费者分层,因为这事不合理,也没有道理。

《晚点》:管理层什么时候意识到增长到了新阶段?

赵佳臻:我们2021年提出“砍营销、重研发”的前后,就明确这点了。

《晚点》:砍营销是砍哪里?重研发又体现在哪里?

赵佳臻:那时候不是我在负责,具体细节不太清楚了,我们应该是各个条线的营销都做了一次优化。研发重在两个方面,一是持续招更优秀人才,第二是“百亿农研”。这个研发投入不是以商业价值来衡量。

《晚点》:你前面提到拼多多将更专注发展质量,请再具体解释下做好哪些事情属于有质量发展。

赵佳臻:高质量的生态、高质量的消费者体验、高质量的商家,这三个是核心。这又涉及首先,能否带给消费者足够丰富的品类和商品,这部分还有很多事可做。其次是商家有没有给消费者提供好的购物体验,以前我们是等消费者投诉时介入,今年我们更主动,如果商户在售前、售后沟通时辱骂、嘲讽消费者,一旦被我们监测到,就会主动介入。以前是要消费者主动反馈、投诉了才介入。

《晚点》:现在拼多多品牌和白牌销售所占比例是多少?

赵佳臻:没有具体统计,也特别难统计。有个可透露的指标是今年一季度,拼多多百亿补贴用户数和品牌数增长非常好,跑赢大盘。

《晚点》:今年电商业基本都在强调“低价”,这是拼多多的标签之一,你们打算怎么应对?

赵佳臻:这对行业和消费者都是好事。我们还是更多关注自己,没必要见招拆招。

《晚点》:三月的炸店事件在你预期内吗?有针对类似事件的预案吗?

赵佳臻:这是突发情况,不在预期内的。我在财报会上也讲,这是有组织、有预谋攻击,是国内竞争异化的表现。

 

《晚点》:你最初做多多买菜,开的第一座城在哪里?

赵佳臻:江西南昌。我们2020年8月9日到达南昌,8月18日产品正式上线。

《晚点》:间隔很短,有没有让你激动的事?

赵佳臻:8月18日23点上线卖出第一单的时候。我还记得是鸡蛋。

《晚点》:当时觉得自己会什么,不会什么?

赵佳臻:团队做农业已经比较长时间了,对消费者的需求了解和对货品供应链,我们还是有一定经验,当然还得经过本地化的洗礼和改造,做产品直发和做本地有很大差别。

比如我们不擅长生鲜商品的本地配送,要从头学。对于如何搭建零售点、物流点、消费者提货点、团长等末端体系,我们之前也没有经验。甚至每天什么时候开单、结单等,也都要学。

《晚点》:但你们追得很快,跟上海总部对你们的授权有关系吗?

赵佳臻:我在多多买菜做的所有的决定,都是未知的。但我们一开始就给区域充分放权、建立威信,我认为还是相比同行建立了制度优势。

比如我们8月9号到南昌的时候,都不清楚应该租多大的仓库。后来我推算大致得要2万平方米,结果那时候我们能用的最大仓库也就5000平方米。但时间很赶,我们有什么就用什么。

而且考虑到买菜业务日销的特点,优势或者差距就是在日复一日的经营中建立或者被拉开的,所以我们没什么诀窍,就是每天复盘选品、价格是否合理,是否合消费者的意,送货是否准时等,并且制定标准化流程,留下对业务和消费者体验好的东西。

《晚点》:南昌开城的经验或者教训,有哪些之后被用来在全国范围内复用或者尽量避免?

赵佳臻:我觉得南昌开城的价值之一是做出了业务基础框架,给其它地区一定借鉴或者参考。真正让多多买菜更具影响力的,我认为还是前面提到的总部对区域的充分放权,区域负责人成为当地最高决策者,使多多买菜相比同行有了制度优势。

《晚点》:总部虽然充分信任你们,但业务终究还是要看硬指标,当时看什么?

赵佳臻:早期开拓时就会看用户数和GMV(成交额),目的是确认到底有多少用户愿意到你的平台消费。再者,还会看这个区域的财务模型,即本地消费者服务是否支撑得了我们的投入。不同地区间的考核标准也不一样,比如广东和河南用一套标准肯定是不合理的,省会和省内其他城市也有差异。另外我们还会看消费者投诉率等。

《晚点》:多多买菜发展起来以后,相关管理经验带给主站哪些帮助?

赵佳臻:买菜业务同事的成长按天算,日复一日,今天的决定好不好,第二天消费者就告诉他。大家每天矫正自己的判断和决策。而且因为区域团队独立做决策并且承担后果,不管好坏,都帮助他们飞速成长。

脱颖而出的那些年轻、敢于做决策、同时又拿到好结果的同事,将成为整个拼多多人才梯队的后备力量。不少当初跟我一起做多多买菜的同事被调去做跨境,包括我也是,我能感觉大家对新业务,已经没有当初做买菜那么焦虑了。

《晚点》:你们怎么让员工敢做决策?毕竟错了是要受惩罚的。

赵佳臻:首先没有人帮他做决定,所以必须自己做。第二,成长肯定有代价,但我们也有比较强的容错机制。再者,现在不少多多买菜负责人是90后,我发现相比80后,他们似乎更没有包袱,导致他们决策速度更快。

《晚点》:从多多买菜到跨境电商,从田间地头到欧美日常消费,员工的业务跨度相当大,大家真适应得那么好?

赵佳臻:我们脱颖而出的那批多多买菜同事,身上有些共性的特质。首先是勤奋——这也是拼多多全体员工都具备的。其次是他们拥有相对更强的学习渴望和学习能力,这是做新业务必备的。最后这批同事面对变化时的心态更好。

拼多多在业务上很克制,2015年到现在只做电商这一件事。我们精力足够专注、足够克制,对所在赛道有自己的认知和判断,这帮助我们至少在大方向上不会错太多、不出大问题。加上刚提到的同事的特质,都使我们新业务的成功率略高一些。

 

《晚点》:现在拼多多是一家有上万员工、市值千亿美元的大公司了,但组织架构仍非常扁平,保持这个结构的目的是什么?

赵佳臻:扁平化就意味着没有特别繁杂的晋升体系,同事不用想着那些么Px、Lx的职级。有些公司每年花一两个月时间在这些事情上。我觉得对组织和个人的消耗都挺大的。

业务方面,扁平化组织使管理层、负责人更容易关注到一线业务、离消费者更近,我们有专门的指标评估部门或者业务负责人离消费者和业务的远近。离得越近,你更有机会了解清楚经营数据,从而更有可能做出够符合实际和逻辑的决策。

《晚点》:你说拼多多没有繁杂的晋升体系,那如何激励优秀员工?

赵佳臻:我们会给表现好的同学更多业务选择权,表现越出色就越有可能成为某个业务部门负责人。我们也有足够好的回报机制。

《晚点》:你什么时候知道公司的新任命?

赵佳臻:3月开董事会的时候,开完就已经是联席CEO了。然后4月正式对外宣布。

《晚点》:得知新任命的时候什么反应?

赵佳臻:情绪很复杂,感到荣幸又兴奋,但更多还是感到很大责任和压力。

《晚点》:压力来自于?

赵佳臻:各方面。首先是我的业务范围扩大了许多,比如以前我就不用接受你们采访。因为拼多多偏重业务、不擅长对外。这其实也是额外压力。另一个就是能不能带好公司新业务。

《晚点》:拼多多为什么要设这个头衔,是为了解决哪些具体问题?

赵佳臻:我们2022年9月上线跨境业务TEMU。因为是新业务,增速非常快,遇到的挑战也非常大。这种情况下,单CEO容易顾不过来,所以董事会想启用联席CEO,分别负责国内和国际业务。

董事长兼联席CEO陈磊是留学博士,他侧重国际化比较合适。我本科生,更习惯在田间、地头或者仓库,现在国内业务和供应链都由我负责。

《晚点》:你以前冲在业务一线,现在站在更高位置以后,有哪些需要适应的地方?

赵佳臻:拼多多管理层也得做业务,这是我们扁平化组织结构所决定的。对我来讲,现在需要看更多业务、看自己以前没做过的,并且做好它。

《晚点》:你公开资料很少,根据之前的采访内容推断,是2015年拼好货时期就在公司了吗?

赵佳臻:还要更早一点,2009年我们做第一个项目欧酷的时候就在了。

《晚点》:为什么取“冬枣”这个花名?

赵佳臻:这是拼好货时期取的。因为当时做的品类是水果,大家想统一用水果做花名,就改了。我想了好几个花名,第一志愿其实是西瓜,可惜被人先注册。

《晚点》:现在你遇到问题会找谁讨论?

赵佳臻:董事长陈磊。同时也会跟更多一级主管去碰。

《晚点》:和陈磊碰面频率高吗?

赵佳臻:有需求再碰。

《晚点》:会找创始人吗?

赵佳臻:他已经完全退出日常经营了。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