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TEMU的对手撑不住了

电商之家 2024-02-21 20:32:28
跨境电商 2024-02-21 20:32:28 阅读 3791 评论 0

1、Wish白菜价卖身

事实证明,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就在拼多多海外版TEMU怒砸数千万美元重登美国超级碗广告疯狂收割新用户的同时,对手Wish宣布撑不住了,决定卖身求存。

曾经的低价顶流,被号称为“美版拼多多”的Wish在近期宣布Wish母公司ContextLogic Inc.计划以约1.73亿美元现金将其大部分运营资产和负债出售给一家亚洲电商集团Qoo10

format-jpg图源:截自Wish商户平台公众号

而以1.73亿美元的价格出售,也算是打骨折了,与Wish在2020年IPO时140亿美元的巅峰估值相比低约99%。

公告称,交易完成后,Wish仍将保留其上市地位,并保留Wish品牌和平台,投资者仍可交易其股票。

不过针对平台商家,两个平台整合以后的细节尚未确定。如获得股东通过,该交易预计于2024年第二季度完成。

消息宣布后,ContextLogic公司12日股价上涨了39.11%,报6.26美元/股,市值1.5亿美元。

Wish其创立于2010年,在最初定位仅是技术服务公司,面向移动端广告业务。直到2013年Wish才在进入电商领域,主要出售“超低价格”的小物件,比如女装、手表、球鞋和首饰,平台卖家大多数来自于亚洲。

另外,与亚马逊相比,Wish定位为美国城市以外的中下层消费者,他们可能负担不起每年119美元的亚马逊Prime会员费。

Wish瞄准的低端消费市场规模巨大。其招股书显示,44%的美国消费者和85%的欧洲消费者的家庭收入低于75000美元。除了中国和印度以外,估计全球有超过10亿家庭的收入低于75000美元。

但是,理想与现实还是存在差距的。Wish被出售的悲剧似乎在上市当天就埋下了伏笔,2020年,Wish登陆纳斯达克,但上市首日就遭遇破发。

随后Wish也并未迎来新的增长拐点,反而是深陷市值跳水、业绩暴跌的困境。在2021年,Wish全年营收20亿美元,同比下降20%;

2022年Wish全年收入为5.71亿美元,同比下降73%,甚至低于2016年的收入水平,净亏损增也扩大至3.84亿美元。

而在2023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中,Wish报告了9800万美元的收入,同比下降49%,较两年前下降了87%;净亏损则达到8900万美元;

2023年第三季度营收为6000万美元,同比2022年下降了52%,比2023年二季度的7800万美元营收还要少,连续七年处于亏损状态。

在用户方面,据BusinessofApps的一份统计报告,Wish的月活跃用户在近几年大幅下降,从2021年的9000万下降到2022年的2700万。

截至2022年初,Wish应用程序上的月度活跃买家较2020年的高峰期减少了74%。季度月活用户也从2021年第三季度开始大幅下跌,已跌至201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format-jpg

Wish季度活跃用户2019年至2023年(单位:百万)图源:AMZ123

Wish卖家数量也在大幅下降,2021年大约有60万商家在其平台上销售商品。由于假货或假冒商品,它在2019年移除了很多商家。

format-jpg

Wish商户2018年至2021年(单位:百万)图源:AMZ123 

另外,Wish还在2023年公开宣布了两次裁员,总计涉及超400名员工,公司现有员工不足500人。

此外管理层也被更换,2022年2月,Wish创始人退位,公司一年内更换两次CEO,纪源资本运营合伙人Joe Yan(严峻)自2022年9月担任CEO至今。

2、Wish为何被抛弃

低价销售+社交是Wish打开下沉市场的重要打法,Wish借此一度成为全球下载量最大的购物APP,曾经也是风光无限。

但低价是一把双刃剑,为了吸引更多的卖家和用户,Wish放宽了商家的入驻要求,如此一来,不少卖家争相涌入Wish。

良莠不齐的卖家带来了质量不一的商品,导致平台商品质量和口碑的双双下滑,用户纷纷逃离。

另外,卖家对Wish平台也是吐槽不断,罚款金额高、频繁封号、资金被冻结、流量大幅下滑等情况让卖家们苦不堪言。

在2020年,法国对Wish平台上“售卖假货”、“虚假宣传”等行为开始重点关注。

当年DGCCR一次性从Wish购买了140余种产品(其中大部分并非法国本土卖家在售),并对产品进行了检测。数据显示,当时Wish大部分产品都不符合法规要求。

在2021年11月24日,法国政府正式命令Wish退出法国市场,原因是在Wish上出售的大部分产品都含有危险成分。

在离开法国市场的一年多时间内,Wish在欧洲市场的搜索流量、平台销量都下滑严重。直到23023年3月,支付完300万欧元的罚款,Wish才得以重回法国市场。

当然,Wish也曾想过自救。在2021年11月,Wish宣布推出Wish Standards项目,以激励更多优质商家,并提高用户信任度。

从2022年开始,Wish不仅更换了logo,而且还努力从APP应用、营销、服务等多方面入手,持续投入重金。

尽管Wish的一些变革稍有成效,但还是每况愈下,这些措施已经无法挽回颓势。

3、Temu、Shein等正在冲击市场格局

此前,Wish首席执行官严峻(Joe Yan)和首席财务官兼任首席运营官Vivian Liu都认为,竞争格局变化与行业竞争加剧给Wish带来空前的压力。

Wish曾和亚马逊、eBay、速卖通一起被列为全球四大购物网站,如今的市场竞争格局已经大变。Temu、Shein和Tiktok Shop不断冲击着原有格局,并与速卖通被并称为“出海四小龙”。

《2024移动市场报告》显示,2023年SHEIN再度斩获全球购物类APP下载量冠军,Temu、速卖通分别位于2023购物类APP下载量第二位和第九位。Wish的市场正在不断被挤压。

format-jpg

图源:电商报

Temu和Shein走的都是低价策略,在营销上也是毫不惜金。上线当月,Temu用于公域流量获客以及内容型投放的预算便达10亿人民币,预计2023年预算将超过70亿。

同时,Temu和Shein意在布局全球市场,而Wish仅专注欧洲和北美市场。

同是低价玩家,Temu与Wish的一大区别在于,其由商家直接提供货源,平台负责销售。因此,Temu对商家的掌控力也高,通过核价政策牢牢把控平台的最低价优势。

另外,TEMU将在“全托管”模式之外推出“半托管”业务。TEMU半托管一期业务计划于今年3月15日在美国站点启动,并将在当月月底扩展至欧洲各大站点。

通过半托管模式,TEMU吸引在海外有存货的高水平卖家入局,更有助于部分商家处理滞销、低价处理存货,提高了产品流转效率。

据了解,Qoo10是一个立足于新加坡的电商平台,业务遍及多个亚洲国家,包括印尼、马来西亚、日本、中国香港、新加坡和中国等。

另外,Qoo10以收购电商平台实现加速扩张,比如收购Tmon、interpark、Wemakeprice等等。

第三方调研机构的信息显示,Qoo10虽曾宣称是“新加坡第一大电商”,但目前市场占有率很低,没有被列在东南亚电商平台排行榜中。

此次收购Wish,Qoo10即将冲刺北美市场,毕竟Wish在北美影响也比较深远。

目前来看收购Wish后会不会与Temu、TikTok及Shein开展激烈竞争,还是一个未知数。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