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加暴雷,创始人宣布停业整顿、全力自救

电商头条 2023-09-28 18:17:31
零售 2023-09-28 18:17:31 阅读 17941 评论 0

1.鲜花电商“花加”宣布停业整顿

又一家垂直电商平台倒下了。

日前,鲜花电商明星创业公司“花加(Flowerplus)”发布内部信,向全体员工宣布公司进入停业整顿阶段。

如果你对鲜花电商有所了解,一定听说过“花加”“花点时间”“野兽派”等品牌。2015年时,鲜花电商赛道曾迎来短暂的风口,得到了众多明星投资机构的青睐,有些甚至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

但好景不长,鲜花电商赛道经历3年的爆发后,很快就失去了热度。被称为“鲜花电商第一股”的“爱尚鲜花”上市后连年亏损,2019年被强制退市;2020年,“花点时间”一度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如今,曾同样备受瞩目的“花加”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花加在全员信中提到,受疫情影响,公司资金开始紧张。创始人和高管团队拿出所有积蓄、四处筹钱,却还是没能走出困境。

format-jpg

花加全员信截图(图源:36氪未来消费)

今年9月银行账户被封,成为了压在花加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促使其不得不进入停业整顿阶段。从9月26日起,花加全体员工休假,且工资、社保、公积金等可能无法按时支付。

不过面对当下的困境,花加也没有彻底放弃。内部信中表示:“请给花加一些时间,公司将竭力整顿现在的局面、缩减成本,积极调整人力架构和供应链架构、融资融债、竭尽全力自救,尽早结清大家的薪资。”

事实上,花加的暴雷早就已有所迹象。今年以来,黑猫投诉平台上就已出现了很多对花加质量问题的投诉。今年5月起,投诉的问题开始逐渐集中于不发货、不退款、联系不上客服等。

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也有不少用户反映在花加预订的鲜花,从周六配送改成周日、周一、周二配送。后续又改成隔周配送,最终却迟迟未能送达,客服也不见踪影。

除了消费者以外,花加与合作商也是纠纷不断。天眼查信息显示,花加母公司“上海分尚”近期新增多条开庭公告。花加作为被告方,涉及多起买卖合同纠纷、服务合同纠纷、运输合同纠纷、土地租赁合同纠纷等。

format-jpg

花加相关开庭公告(图源:天眼查截图)

从供货商到包装商再到配送商,花加可谓四面楚歌。再加上公司银行账户被封,一切对供应商、客户、员工的转账都被禁止,花加即使想尽快解决问题也是难上加难——曾经炙手可热的明星创业公司,究竟为何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2.花加8年,从融资3亿到负债累累

成立于2015年的花加,和另一家由明星高圆圆投资的头部鲜花电商“花点时间”一样,诞生于行业的风口期。

彼时,正是鲜花垂直电商行业的爆发期。据艾瑞咨询统计,2013-2019年,该赛道共发生56起融资。其中,花加完成了6轮融资,包括天使轮的光合创投,以及后续的远镜创投、璀璨资本、昆仲资本、国灝资本,还有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等。

仅仅4年时间,花加融资总额就达到了近3亿元。在这些资金的加持下,花加建立了一套独特且高效的鲜花供应体系。

官方介绍称,花加采用的是C2F(Customer to Factory)模式,能够根据顾客订单反馈给平台,决定鲜花的分配,同时直接向大型花卉批发市场和花农批量采购。甚至通过这一模式,花农也能根据采购订单进行种植,效率更高。

据悉,花加此前已经建成全国7大仓储基地,拥有35000平方米鲜花工厂,能够在0.3秒完成一束花的包装。

而在消费者侧,花加在成立之初也抓住了市场空白——当时我国的鲜花消费还集中在礼品消费层面,花加试图培养大众的日常消费习惯和需求。

为此,花加在鲜花电商行业首创了订阅制O2O的销售模式。用户可以在网上以包月/包年等形式预订,随后线下会有专人按时配送。比如其推出的99元/4束套餐,会在每周六送一束花到顾客指定地点,一共送4次。

format-jpg

部分订阅套餐(图源:花加小程序截图)

花加创始人王珂认为,这一模式可以很大程度上增强用户粘性,固定了消费频次也能保证收入较为稳定,而且预付的模式很大程度上缓解了花加前期的资金压力。

据王珂表示,花加用3年时间累计了700多万粉丝,能够一天生产80万束鲜花,月均销售额6500万,最高过亿元。曾有报道称,花加在2017年一度实现了7亿元的年销售额。

不过,疫情确实给花加造成了严重影响。王珂2020年接受专访时透露,仅情人节一个节日受到的影响,预估损失就在千万元左右。

天眼查信息显示,花加的母公司“上海分尚”在今年9月11日才刚刚因为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额约为179.3万元。

外部环境对于履约能力的影响只是一方面,这段时间里消费者对于鲜花的日常需求也出现了明显减少。

尤其是像花加这样线下资产较重的平台,即使订单大幅减少,供应链上游也需要继续付出场地和维护等相关成本。在此情形下,花加资金链断裂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次的内部信中就提到,花加的创始人和高管团队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拿出来投入公司,也只苦撑了一年多,如今还是入不敷出,只能寄希望于人力架构和供应链的整顿,以及寻求更多外部融资。

除了外部环境之外,鲜花电商的行业竞争也不容忽视。这背后不仅仅是来自“花点时间”等同行带来的影响,更重要的是来自综合电商和即时零售平台的压力。


3.前有综合电商,后有即时零售

在鲜花电商兴起的那几年,涌现出了很多垂直赛道的玩家。但是从2019年开始,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综合电商平台,向产业带投入了更多的关注和建设,也顺势加入到了鲜花品类的竞争当中。

依靠庞大的流量,以及对消费者使用习惯的培养,综合电商平台很快就成为了消费者线上购买鲜花的首选渠道之一。

相比线下,综合电商鲜花的价格和流量优势明显。比如在拼多多,你甚至可以用9块9包邮的价格买到10支鲜花;今年七夕期间,淘宝花卉类在线支付人数总计64523人次,在线交易额超过5540万。

而像是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直播电商平台,由于能够让消费者更清楚地看到鲜花的源产地,以及外观细节等等,也容易得到消费者信任,从而实现销量的逐步攀升。

不过如今更受消费者青睐的,还是美团等即时零售平台。比如今年七夕(8月24-25日),美团鲜花交易量突破4亿,较去年同期增长超过1倍。

其它提供即时配送服务的平台如京东到家、叮咚买菜、盒马等等,也都在鲜花电商市场成功分到一杯羹。

format-jpg

骑手正在配送鲜花(图源:电商头条)

只能说在目前的国内消费市场,鲜花还是侧重于礼品性消费,季节性特征明显。想要培养起大众的日常鲜花消费习惯、挖掘更多潜在客户,并不是花加、花点时间等平台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这次花加的内部信被曝出后,王珂简单回应了《中国企业家》的采访,声称要“竭尽全力去改变现状,挑战很大。”

显然,无论花加能否度过当下的难关,留给鲜花电商的时间都不多了。

声明:
  1. 该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电商报观点或立场,文章为作者本人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2. 电商号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发现文章、图片等侵权行为,侵权责任由作者本人承担。
  3.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info@dsb.cn
请勿发布不友善或者负能量的内容。与人为善,比聪明更重要!
讨论数量: 0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