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益困境的外卖骑手,如何“你情我愿”?

权益困境的外卖骑手,如何“你情我愿”?_O2O_电商报

网约车、外卖、快递等新型业态的发展带来极大的便利,随着新业态从业人员的急剧增加,个体人员和平台的矛盾逐渐浮出水面。

有媒体报道称,近日广东肇庆陈先生来到广东中山应聘某平台配送员,到横栏三沙站点报到时发现待遇和招聘信息有出入。

公司要求他签署一份“协议”,让他工作期间“自愿放弃”社会保险等待遇。对此,三沙站点负责人表示,没有为骑手购买社保是双方“你情我愿”。

需要明确的是,在劳动关系中“自愿放弃购买社保”本身就是一个违规约定。

按照相关规定,用人单位和职工应当参加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并按时足额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这既是用人单位和职工的合法权利,也是用人单位和职工的应尽义务,不能根据职工或者用人单位意愿而免除,否则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权益困境的外卖骑手,如何“你情我愿”?_O2O_电商报

美团《2019年度企业社会责任报告》显示骑手总数达到399万人,饿了么APP则显示平台拥有300万的骑手。

如此众多的骑手,外卖平台如果给每位骑手根据劳动关系缴纳社保,一年需要支出巨额的保险费,因此这些平台通过与第三方服务商合作来降低人力成本。

外卖骑手分为众包骑手(兼职骑手)和专职骑手,拿饿了么来说,骑手通过蜂鸟众包接单,根据《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与饿了么兼职骑手签署协议的是“蜂鸟众包平台经营者”,即饿了么母公司“拉扎斯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

协议提示道:“蜂鸟众包仅提供信息撮合服务,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签订协议后,严格意义上说,骑手并不是平台下属正式职工,饿了么与骑手没有劳动关系,平台按照规定可以拒绝替外卖小哥代缴社保。

在法律层面来说,饿了么等外卖平台的这种外包模式并不违法,但新业态从业人员在法律层面上的权益保障存在一定缺失,亟待完善。在这个过程中,网约车司机、外卖员、快递小哥等发生安全事故时,常常因为责任主体不明而产生纠纷,上述陈先生围绕社保所产生的相关问题并不是个例。

权益困境的外卖骑手,如何“你情我愿”?_O2O_电商报

据红星新闻报道,2020年12月21日,饿了么骑手韩某在外卖配送途中猝死。其家属在追究其工伤保险责任由谁承担时,饿了么工作人员表示,韩某与平台并无劳动关系,平台出于人道主义,愿给家属提供2000元。除此之外,韩某唯一的保障就是自费购买的1.06元意外险,保险公司则表示称,猝死只能获赔3万元。

该事件引发网友热议,8日,饿了么对此发表声明称,已与各方紧急商谈,推动改进保障提升和结构优化事宜,将保额将提至60万元。在新的保险规则实施前,平台将提供抚恤金。本次事件中的60万元抚恤金将在本周内交付骑士家属。

此类事件频频发生,需要政府部门制定相关规定政策对该行业进行完善。针对新业态人员的权益问题,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广东省财政厅、广东省税务局在近日出台了《关于单位从业的超过法定退休年龄劳动者等特定人员参加工伤保险的办法(试行)》(简称《办法》),该文件自2021年4月1日起执行,试行期2年。

文件明确提出,新业态从业人员通过互联网平台注册并接单,提供网约车、外卖或者快递等劳务的,其所在平台企业可参照《办法》自愿为未建立劳动关系的新业态从业人员单项参加工伤保险、缴纳工伤保险费,其参保人员参照本办法的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国家出台实施新业态从业人员职业伤害保障政策的,从其规定。

广东省出台的政策或许能改善网约车司机、外卖小哥、快递员等相关人员的生存环境,为他们提供一份保障。

回到文章的开头,如果一方被迫不得不签订协议,便谈不上“你情我愿”之说,外卖配送平台切实承担责任,才是真正的“你情我愿”。

本文链接:https://www.dsb.cn/136799.html 来源:电商报 作者:电商报 金江

声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电商报原创或编译,转载时请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电商报”,电商报尊重行业规范,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电商报立场。

顶部